LABUBU国内99元,泰国却贵5倍炒至500元!泡泡玛特泰国狂割“小泰妹”,中国发烧友们退烧,市值蒸发近千亿

2024-07-09 09:58:29 新浪网 

文|新浪科技原祎鸣

泡泡玛特旗下当红IP LABUBU,这些天在泰国火得一塌糊涂。

国内99元能买到一只LABUBU,在泰国竟然炒至500元,不仅如此,LABUBU来泰“旅游”还得到了泰国旅体部部长亲自接机待遇,次日,LABUBU机场欢迎仪式的照片登上了泰国《曼谷邮报》头版……

然而,泡泡玛特在国外的火爆,与国内的冷淡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如今,盲盒在中国早已迎来“退坑潮”,泡泡玛特更是如此。在小红书上,有关泡泡玛特退坑的笔记已超过5万篇,大批消费者意识到“惊喜”其实是一场消费陷阱,此前被炒上万元的热门款式如今都打着半价出售……众人对其购买力呈现明显的“疲软”趋势。

如消费者所言,对于泰国年轻人,泡泡玛特像是刚认识的“crush”(短暂的暗恋、突如其来的心动)对象。也许几年后,“退坑潮”也会在泰国重新上演。

国内99元! 泰国500元?

看到泰国人“挤爆”泡泡玛特门店的盛况时,若海(化名)愣了一下。

她仿佛看到了当年为泡泡玛特“疯狂”的自己,几年前的她,愿意在线下排队几小时、出高溢价只为买一款盲盒,而前不久,她选择把所有的泡泡玛特打包售出。

“和周围的很多人一样,我退坑了,我发现自己的心态从喜欢拆盲盒时的惊喜和快乐,变成了被消费主义绑架”,若海告诉新浪科技。

如今泡泡玛特在泰国受到追捧,在她看来,是把他们这一批中国前发烧友的心态复制到了海外,这更让她觉得,当初下单盲盒的快乐是泡泡玛特制作的消费主义陷阱。几年后,中国的消费者“惊醒”了,它就去开拓海外的新人群了。

此前,泡泡玛特创始人王宁预测,泡泡玛特2024年海外业务有信心超过集团IPO前2019年的收入,“相当于在海外再造一个泡泡玛特”。

泰国粉丝也确实为其“疯狂”。自泡泡玛特走入泰国,当地几乎所有的门店门口都排起了长龙,泰国明星、公主甚至僧人都团团包围泡泡玛特售卖机。

不得不承认,泡泡玛特是懂得如何讨泰国粉丝的欢心的。

自2023年5月正式进军泰国以来,已经在当地开出了六家线下门店。今年6月27日,泡泡玛特旗下IP小野快闪店在曼谷Central World商场开业,泡泡玛特甚至专门打造了两款泰国独家限定商品,设计采用了泰拳元素。而其第六家线下门店,首日营业额超过1000万元人民币。

而其中最令泰国粉丝上头的,就是上文提到的LABUBU——由泡泡玛特签约艺术家龙家升(Kasing Lung)创作,是THE MONSTERS精灵天团系列之一。

根据泡泡玛特2023年财报,LABUBU在2023年为集团带来3.68亿元的收入,同比增长39.9%。泡泡玛特乐园业务总裁胡健曾明确表示,LABUBU是年底增长最快的头部IP之一。

目前,在中国99元能买到的LABUBU盲盒,在泰国已最高炒到500元,甚至泡泡玛特的官方直播间里“混迹”了不少泰语评论。

从财报数据可以看出,近年来泡泡玛特的海外市场增速远高于国内市场增速。2023年,泡泡玛特总收入63.01亿元,同比增长36.46%;其中港澳台及海外业务营收达到10.66亿元,同比增长134.9%,占营收比重升至16.9%。不过,即使在海外业务始终保持高增长,由于业绩占比仍然不高,泡泡玛特的总营收依然没有回到巅峰时期的三位数增长。

2024年一季报显示,泡泡玛特海外营收的大增幅仍在持续,其总营收同比增长40%—45%,其中中国内地收益同比增长20%—25%,港澳台及海外收益同比增长却高达245%- 250%。

据了解,2020年9月,泡泡玛特首家海外直营店在韩国首尔开业,自此走向出海的道路。2023年2月开始,泡泡玛特线下门店先后进驻法国、马来西亚、泰国及荷兰,数次刷新全球门店单日销售额。

泡泡玛特国际业务总裁文德一曾在一场电话会议上表示,“东南亚特别是泰国是在2023年发展最快的地区,到2023年年底,泡泡玛特的东南亚线下门店数量达到15家。”

截至2023年底,泡泡玛特已在东南亚开出15家线下店,第二多的是开店10家的澳洲市场,其次是欧洲和北美市场,各开店6家。

中国发烧友们,组团“退烧”

虽然在海外受到如此追捧,近年来中国的消费者对泡泡玛特却有着逐渐“退烧”的趋势。无论是从社交媒体上消费者的反馈,还是财报上的总体营收数字都能看出,中国消费者的购买力呈现疲软态势,海外市场在泡泡玛特的营收占比中越来越重要。

小红书上,有关“泡泡玛特退坑”的笔记已经突破5万篇,还有不少泡泡玛特低价出、急出、退坑回血等相关笔记。此前在二手市场上价格炒至过万的可口可乐联名款SPACE MOLLY,如今全新未拆封版5000元就能到手,其他多数普通款也基本可以以半价打包包邮的价格售卖。

为维持泡泡玛特的热度,王宁此前曾设定两个方向:在纵向上,它希望可以把潮玩规模做大,开更多的店、推出更多IP;在横向上,泡泡玛特打算围绕IP拓展更多产品,比如做动画、推出主题乐园等。

2023年9月26日,泡泡玛特沉浸式IP主题乐园POP LAND开业,但该乐园的争议极大,“避坑”“又贵又小”“只适合黄牛党”的声音围绕着泡泡玛特乐园。

新浪科技此前的一份投票数据也显示,有78%的消费者并不认可泡泡玛特乐园,直言不感兴趣,以后也不会去,6%的消费者称自己去过但以后不会再去,仅有16%的人表示以后可以经常去。这也证明着,泡泡玛特乐园尚未破圈引消费热潮。

而从财报数字来看,2018、2019年,泡泡玛特的营收同比增长达到了225.49%、227.19%,但自2020年开始再未重回三位数的高速增长。

即便如此,粉丝们仍然在2020年12月将其成功送上港交所,泡泡玛特自此成为国内“盲盒第一股”。两个月后,泡泡玛特迎来了股价106.15港元,市值超过1400亿港元的巅峰时刻,可如今却徘徊在35元左右,市值约480亿港元,蒸发近千亿。

此外,近年来泡泡玛特曾多次陷入抄袭、侵权、虚假宣传等问题。2022年,315晚会揭露了盲盒产业低成本高定价、饥饿营销等乱象,其中便提到了泡泡玛特800元的盲盒成本仅为30元、与肯德基联名发售限量盲盒诱导不理性消费等。

2023年6月,市场监管总局印发《盲盒经营行为规范指引(试行)》,为盲盒经营划出红线,要求盲盒经营者加强合规治理。泡泡玛特作为“盲盒第一股”,受到的影响首当其冲。

此外,泡泡玛特的服务和质量也劝退了不少消费者。在黑猫投诉 【下载黑猫投诉客户端】上,泡泡玛特的累积投诉量已经达到1.4万条,多数投诉集中在不退款、质量差、预售时间长、客服态度傲慢等问题。

若海告诉新浪科技,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盲盒爱好者意识到泡泡玛特的产品并不是刚需,而是可以提供情绪价值,但其性价比低、套路多,一款盲盒的价格近百元,已足够一线城市年轻人一天的基本开销。

“我越来越发现,盲盒是情绪和生活的调味剂,但不管最初多喜欢的款式,到手几天后新鲜感就褪去了。此外,最初‘入坑’盲盒是因为觉得漂亮、喜欢,后来我渐渐发现自己有了赌徒心理,更多的是考虑是否抽到了有溢价的热款和隐藏款,买得划算不划算,当我开始关注价格的时候,我发现盲盒对我来说的意义已经变了。”一位泡泡玛特前发烧友分享道。

结语:惊喜只是包装后的消费陷阱

显然,中国消费者已经过了对泡泡玛特“疯狂上头”的热恋期,但对于偌大的海外市场消费者而言,泡泡玛特像是年轻人刚认识的“crush”,他们如同几年前的中国消费者一样,被抽盲盒的惊喜、解压,以及有可能带来的高溢价刺激着神经,但也许几年后,他们也会像如今大批退坑的消费者一样,意识到所谓的“惊喜”只是泡泡玛特用心包装过的消费陷阱。

“他们沉迷其中,互相分享着‘赚到了’的喜悦和快乐,但有些人终会觉醒,意识到兴奋无法持续,在盲盒上花费的大量金钱与精力,其实可以用在更切实际的事情上。”若海总结道。

(责任编辑:宋政 HN002)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