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王儿子,玩出一个IPO

2024-07-08 17:56:21 和讯网  康嘉林

  6月底,星竞威武集团(NIP Group)正式递交招股书,计划在纳斯达克上市。颇为引人关注的是,站在这家集团背后的主理人,是“赌王”之子何猷君,他担任公司董事长兼CEO,也是这家集团的第一大股东。

  有人出生就在罗马。何猷君于1995年出生在经营着澳门最大赌场的赌王家族,“赌王”一生“娶”了4位太太,生了17个孩子,何猷君为四太梁安琪所生。

  “赌王”去世后,留下了千亿遗产,四房中的每一房都颇具财富值,曾有网友盘点了四太梁安琪名下的财产,光是名录就整整罗列了28页纸。据传,四太梁安琪名下有223套房子,200多个车位、116套写字楼等。

  何猷君毕业之际,梁安琪曾叫他回家,帮助打理家族生意,而何猷君却说:“如果我28岁时创业还不成功,就回去帮你。”

  而现在,他和他的星竞威武需要先放下家族情结,冲刺电竞第一股了。

 

  两则重要的并购

  何猷君从小就是学霸,曾展现出很高的数学天赋,一个为人皆知的成就是:他曾在《最强大脑》节目中以21秒的成绩完成了数字华容道的挑战。

  18岁的何猷君顺利拿到了麻省理工、耶鲁、斯坦福、剑桥4所名校的录取通知书,最终入校麻省理工,并在21岁修完了金融硕士。

  毕业的时候,事业方向的选择权摆在何猷君面前:去知名投行工作、回家处理家族事务,抑或是自主创业。一次偶然的机会,他遇到真格基金联合创始人王强,王强问:“你父亲是一个很成功的创业者,你是有创业基因的,为什么不自己创业?”

  实际上,何猷君出生时,他的父亲已经74岁高龄,他一直在和时间赛跑,希望父亲能亲眼见证自己的成功,为此他选择不接受家族的启动资金,白手起家。后来何猷君回忆称,“父亲是一个成功的创业者,如果我能创业成功,就能和父亲在同一个bracket(等级)里。”

  因为喜爱电竞,何猷君的创业之路走得很笃定。2018年底,何猷君在深圳正式创立V5电子竞技俱乐部,开始在LPL联赛(英雄联盟职业联赛)中崭露头角,争抢赛事席位。

  成立仅10个月,何猷君便拿到了上亿元的A轮融资,由国金投资领投,今蓝投资、StarVC、江西日月明跟投,打破了当时电竞俱乐部单笔融资最高纪录。

  不过,赛场如战场,V5战队在2020年春季赛时迎来了比赛的滑铁卢,0胜16负的战绩让何猷君很受打击,同时他也意识到,一个新入局的创业公司不能仅仅依靠自身的常规自然增长,合才能共赢。

  随后,他找到武汉一家老牌电竞俱乐部eStar,做出了当年中国电竞市场上最大的一桩并购:2020年,V5与eStar换股合并,星竞威武集团正式成立,何猷君出任董事长兼CEO。

  这次并购最重要的意义是拉来了武汉国资的支持,成为星竞威武前十大股东之一。何猷君曾对外表示,“我们是国内唯一一家有国资背景的电竞公司。”当然,星竞威武集团还先后收到了斗鱼资产、真格基金、SIG China、360等集团的投资。

  V5和eStar换股合并后,成为联盟的新贵,战绩一路走高,在2022 LPL春季赛中,以14胜2负击破一众对手,夺得了常规赛冠军,也创造了队始最佳成绩。

  这次并购宣布告捷后,何猷君还将目光放在了海外。2023年初,星竞威武集团完成了对瑞典知名电子竞技俱乐部NIP的并购,成为迄今为止全球电子竞技行业规模最大的跨国并购之一。

  之所以会选择这家俱乐部的原因,是因为后者在全球业务的开展比较广泛,在海外组织中也具有一定的影响力,这也为星竞威武后期的全球化埋下了伏笔。

  合并完成后,何猷君将原V5电子竞技俱乐部更名为NIP电子竞技俱乐部,重点运营两个电子竞技品牌,Ninjas in Pyjamas和eStar Gaming,并在武汉和深圳拥有双主场。

  亏损困境

  两笔成功的并购让这家创业公司迅速做大,何猷君也开始被称为最争气的富二代,成功摘下了“纨绔子弟”的负面标签。

  从业绩看,完成合并后的星竞威武确实表现出了前景。财务数据显示,星竞威武集团的营收从2022年的6580万美元,增长至2023年的8370万美元,有一定的涨幅。如果能顺利上市,将是中国电竞的第一股。

  然而,盈利模式的可持续性一直是电竞行业备受质疑的关键,星竞威武集团也不能例外。从2022年到2023年,不包括优先股赎回带来的价值增值,星竞威武净亏损从630万美元增加到1330万美元,至今亏损仍在加大。

  正如WE电子竞技俱乐部的创始人ZAX说得那样,中国的电竞俱乐部根本不赚钱,目前行业的商业模式并不清晰,俱乐部收入很大程度上受到比赛成绩的影响,但是比赛成绩极度不可控,一次失利就有可能导致俱乐部面临生死存亡的压力。

  这一点在星竞威武的招股书中也得到了明显体现。2023年,eStar在KPL锦标赛中的表现不及预期,连带星竞威武获得的联赛收入及奖金大幅减少,从1100万美元滑落至770万美元,同比减少30%。

  虽说胜败乃兵家常事,但为了缓解这种困境,有电竞产业人士告诉和讯商业,国内电竞俱乐部正尝试将触角向更深处延伸。

  为了实现收入的多样性,星竞威武提出了“电竞+”三个阶段的商业模式,第一阶段为电子竞技本身的业务,包括比赛的收入、奖金等。

  而如今,星竞威武已经成功走到第二个阶段:人才经济、活动制作、创意工作室和广告等业务作为收入的补充。

  所谓人才经济,包括培养和孵化可以直播比赛的主播,以在线娱乐平台斗鱼和虎牙的内容创建和分发为主,也会适当参与其他商业化活动。

  这部分业务从2021年开始正式实施,两年的时间过去,星竞威武麾下已经拥有了超过3.6万名的签约艺人,比较知名的主播有斗鱼平台的骚易,以及健身博主刘太阳等。

  这个阶段的运营重点还包括集结明星资本,带动粉丝经济。如韩国男团出身的王嘉尔已入股星竞威武,成为合伙人和实益股东。

  其实,明星与电竞合谋的操作屡见不鲜。2024年5月,杭州电竞俱乐部LGD官宣旗下和平精英分部迎来新的投资人股东:同样拥有一定人气的选秀歌手华晨宇。

  需要指出的是,这条路能否让星竞威武摆脱亏损困境,还有待时间的考验,毕竟从招股书数据来看,人才经纪业务至今仍处于毛亏状态。

  第三个阶段还尚未成型,包括电子竞技教育和培训、粉丝世界(B2C货币化和元宇宙)、数字收藏品、电子竞技房地产和IP等多元业务,这部分业务大多与业界热点话题相关,未来,能否承接住虚火与流量还未可知。

  “我刚进入这个市场的时候,大家都说电竞俱乐部不赚钱,甚至是亏钱的,我觉得可能和过去10年电竞俱乐部行业的运营思路有关。我们现在希望通过精细化管理让业务本身实现正向盈利。只有在这个基础上,这家创业公司才能更快迎来整体盈利的转折,作为创业者,这是我很在乎的一点。”可见,何猷君对于这三个阶段,有自己的思考。

  超级富二代,偏爱电竞

  可以说,王思聪没干成的事业,被何猷君做成了。

  和何猷君一样,王思聪也曾热衷于电子竞技行业,早在2011年,王思聪就与演员林更新等人联合创办了游戏直播平台熊猫TV,并收购了濒临解散的CCM战队,亲自下场重组和培训,最终演变成为iG电竞俱乐部。

  因为培养出了不少有天赋经验的选手,IG电子竞技俱乐部一度被称作“电竞界的黄埔军校”。

  iG电竞俱乐部最浓墨重彩的一笔留在2018年,在《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上夺冠,这是中国电竞历史上首次LPL夺得世界赛冠军,激动的王思聪在微博豪掷百万抽奖庆功,受到全网讨论。

  战队捧杯,熊猫TV和iG俱乐部估值也迎来了暴涨,王思聪游戏产业身家一度迫近60亿元。

  令人遗憾的是,巅峰后王思聪的电竞事业却急转直下,于2021年变卖“电竞家产”宣布退场。

  不过,和王思聪的落寞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电竞市场迎来了一波“热辣滚烫”。《2023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23年,全球游戏市场规模约为1840亿美元,用户规模约为33.8亿人。

  国资也陆续加入到战局中。除武汉国资加持何猷君外,去年11月,电竞俱乐部AG获得数千万元B+轮战略投资,投资方为成都国资策源资本。AG和成都的合作由来已久,不但双方联动冠名,2022年,AG电竞集团全国总部还正式入驻成都高新区瞪羚谷数字产业基地。

  除腾讯系的游戏外,成都与网易游戏的战队也有诸多关联。2023年底,狼队第五人格分部正式落地成都市金牛区,以“成都Wolves”之名,征战包括IVL职业联赛、COA世界赛。

  政策导向无疑推动了上述合作。2020年5月,成都市政府印发了《成都市关于推进“电竞+”产业发展的实施意见》,提出打造“电竞+文创”“电竞+旅游”“电竞+娱乐”等多产业融合发展的创新发展格局,创造性地发挥电竞在促进成都文化、经济发展中的独特作用,走出一条“电竞+产业”融合发展的成都特色之路,将成都建设为“电竞文化之都”。

  其实不止成都,上海、深圳、西安等城市亦加入了国际电竞之都的竞争。各地明确扶持电竞产业,看中的是电竞背后的经济效益,如果可以将地方文旅与电竞产业结合式绑定,对于推广城市名片无疑将带来正向收益。

  曾几何时,电竞被看作是不务正业,如今话锋一转,各地开始争抢资源。何猷君和王思聪的故事也在告诉世人,电竞不一定是玩物丧志,也可以是事业,甚至国争光,在杭州亚运会上,电子竞技首次以正式比赛项目的身份亮相国际赛场。

  正如星竞威武招股书概要中的一句话:“我们成立的初衷是对电子竞技的热爱,并坚信它可以创造与过去一个世纪的传统体育一样的历史、传奇体验和回忆。”

(责任编辑:康嘉林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