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比特:最新两期净利润或未达新规“门槛” 供应商成立即合作却撑起上亿元采购额

2024-06-06 18:15:47 金证研 微信号

《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 亚一/作者  夕山 汀鹭/风控

2024年4月12日发布的“国九条”指出,要严把发行上市准入关。拟冲击创业板上市的深圳市斯比特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斯比特”),因申请文件中记录的财务资料已过有效期,2024年3月北交所对其审核中止。

关注现有财务资料,斯比特连续三年处于失血状态。参照新修订的创业板上市标准,斯比特最新两期即2021-2022年的净利润或未达新规“门槛”。2023年全年财务数据暂未披露。

另一方面,子公司总经理田剑峰曾在客户处供职,在其离职当月即作为斯比特员工持股平台新增合伙人获股权激励,次月才正式入职子公司。值得一提的是,田剑峰自其前东家离职不足一年即参与斯比特子公司专利发明。此外,斯比特与其累计交易超亿元的同一控制下的外协供应商,成立即合作,而交易期间外协供应商社保人数寥寥无几。

一、主要产品市占率在同行中居后,最新两期累计净利润或未达新规“门槛”

自2023年4月12日起,创业板上市标准进一步提高。放眼斯比特,2021年其净利润暴涨,但或仍未满足新修订的上市标准。

1.1 业绩持续增长,却连续三年处于“失血”状态

据斯比特签署日为2024年2月24日的招股说明书(以下简称“签署于2024年2月24日的招股书”),2020-2022年及2023年1-6月,斯比特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92亿元、4.11亿元、5.61亿元、2.9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33.72万元、3,095.79万元、6,063.06万元、2,928.02万元。

经测算,2021-2022年,斯比特营业收入增速分别为40.55%、36.58%,净利润增速分别为2,215.06%、95.85%。

据签署于2024年2月24日的招股书,斯比特主要从事工业级、车规级磁性元件和新能源汽车充电桩电源模块研发、生产与销售。2020-2022年及2023年1-6月,斯比特磁性元件收入占其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86.33%、88.72%、89.24%、80.14%。

可见,斯比特超八成主营业务收入来自于磁性元件。

对于磁性元件业务,斯比特选取的同行可比企业包括深圳市京泉华(002885)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泉华”)、深圳可立克(002782)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可立克”)、深圳顺络电子(002138)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络电子”)、东莞铭普光磁(002902)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铭普光磁”)、广东美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信科技”)、伊戈尔(002922)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伊戈尔”)。

据签署于2024年2月24日的招股书,2020-2022年各年末,斯比特应收票据分别为4,208.47万元、2,145.16万元、820.39万元,应收账款分别为9,731.4万元、17,421.75万元、21,805.34万元,应收款项融资分别为1,298.73万元、1,651.1万元、3,435.11万元。

2020-2022年各年末,斯比特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应收款项(以下合称“应收款项”)合计分别为1.52亿元、2.12亿元、2.61亿元,占斯比特同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2.1%、51.62%、46.42%。

经《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测算,2020-2022年各年末,斯比特同行可比企业应收款项,占营业收入比例均值分别为38.57%、38.97%、44.27%。

对比之下,2020-2022年,斯比特的应收款占其营业收入的比例均高于同行均值。

据签署于2024年2月24日的招股书,2020-2022年,斯比特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5,833.38万元、-3,084.54万元、-1,198.03万元。

即2020-2022年,斯比特持续“失血”,且其收现比均不足0.6。

1.2 2020-2022年,收入占比超八成的磁性元件市占率在同行中居后

前文已知,2020-2022年,磁性元件均系斯比特主营业务收入占比超85%的产品。

据签署于2024年2月24日的招股书,磁性元件方面,2020-2022年,斯比特的国内市占率分别为0.67%、0.95%、1.14%。同期,顺络电子国内市占率分别为7.41%、9.54%、7.66%,可立克国内市占率分别为0.72%、1.09%、3.9%,京泉华国内市占率分别为1.09%、1.94%、2.99%,伊戈尔国内市占率分别为1.07%、2.21%、2.94%,铭普光磁国内市占率分别为1.69%、2.25%、2.17%,美信科技国内市占率分别为0.7%、1.02%、0.91%。

2020-2022年,斯比特的全球市场占有率分别为0.2%、0.28%、0.34%。同期,顺络电子全球市场占有率分别为2.7%、3.48%、2.87%,可立克全球市场占有率分别为0.55%、0.71%、1.66%,京泉华全球市场占有率分别为0.62%、0.99%、1.32%,伊戈尔全球市场占有率分别为0.54%、0.96%、1.26%,铭普光磁全球市场占有率分别为0.64%、0.97%、0.9%,美信科技全球市场占有率分别为0.26%、0.35%、0.33%。

可见,2020-2022年,斯比特主营业务收入占比超八成的产品磁性元件市占率在同行中居后。

将“目光”移至斯比特选取的上市标准。

1.3 创业板新规对第一套标准中最近两年净利润提高至1亿元,2021-2022年斯比特累计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不足九千万元

据签署于2024年2月24日的招股书,斯比特所选取的上市标准为《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第2.1.2条规定的上市标准“(一)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5,000万元”。

2021-2022年,斯比特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以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孰低者为准)分别为3,091.2万元、5,789.6万元。

据深圳证券交易所2024年4月12日发布的深证上[2024]259号文件,其中,创业板上市在标准中,第一套上市标准的净利润指标,将最近两年累计净利润由“5,000万元”提高至“1亿元”,并新增“最近一年净利润不低于6,000万元”的要求。

上市规则修订后,深交所提高了创业板申报企业的净利润指标。而2021-2022年,斯比特净利润、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以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孰低者为准)或均不符合修订后的“最近两年累计净利润1亿元”。

需要说明,斯比特的2023年完整年度财务数据暂未披露。此外,2020-2022年,斯比特应收款占营收比重超四成,均高于其同行均值,且处于持续失血状态。另外,2020-2022年,斯比特主营业务收入占比超八成的产品磁性元件,其国内市长率、全球市占率均在同行中居后。

二、子公司高管未入职即获激励,自前东家离职一年内即向斯比特贡献专利

股权激励影响到企业的长远发展,也关系到企业核心员工及未来引进人才的切身利益。

值得一提的是,斯比特子公司总经理田剑峰曾在客户处供职,田剑峰自老东家离职当月,即作为斯比特员工持股平台新增合伙人,获斯比特股权激励,次月才正式入职斯比特子公司。

2.1 2022年7月田剑峰作为员工持股平台新增合伙人获股权激励,次月才入职斯比特子公司任总经理

2022年3月,斯比特新增注册资本345万元,由客户英搏尔(300681)成固平以5.1元每注册资本认购。截至签署日,成固平对斯比特的持股比例为4.69%。2022年10月10日,斯比特完成股改,并于2022年11月24日,完成上市辅导备案。2022年12月,斯比特引入私募股东,即广东宏腾十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深圳富镕新驰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除了客户股东及私募入股,2022年斯比特还授予员工股权激励。

据签署于2024年2月24日的招股书,2022年7月,斯比特新增注册资本60万元,由其员工持股平台深圳市合一兴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合一兴合伙”)以120万元的价格认缴,本次增资的单价为2元每注册资本。合一兴合伙新增有限合伙人田剑峰为激励对象之一。并且,斯比特披露,田剑峰系其全资子公司深圳市凌康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凌康技术”)总经理。

显然,2022年7月,斯比特员工持股平台出资的120万元,即为田剑峰以2元每股认购60万股的出资款。

值得一提的是,田剑峰的入职时间与“官宣”或存出入。

据首轮问询函回复,1996年11月至2015年2月,田剑峰任中兴通讯(000063)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兴通讯”)产品经理。2015年3月至2022年7月,田剑峰任中兴通讯全资子公司深圳市中兴软件有限责任公司产品经理。2022年8月起,田剑峰任凌康技术总经理。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22年11月16日,凌康技术总经理、执行董事由吴永钊变更为田剑峰。且截至查询日2024年6月5日,田剑峰系凌康技术总经理、执行董事。

值得一提的是,田剑峰的前东家系斯比特客户。

2.2 2022年7月田剑峰自大客户中兴通讯处离职,2017年曾以业务骨干身份获中兴通讯激励

据签署于2024年2月24日的招股书,2020-2021年,中兴通讯分别为斯比特第二大、第四大客户,交易额分别为5,915.49万元、2,735.2万元,占斯比特同期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20.23%、6.65%。

据首轮问询函回复,田剑峰具有产品开发和行业管理经验,是斯比特2022年引入的人才,斯比特引入田剑峰主要负责凌康技术的产品开发规划以及管理工作。另外,斯比特表示,田剑峰曾任中兴通讯产品经理,现为凌康技术总经理,不属于中兴通讯的控股股东、实控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持股5%以上股东或关联方,其入股斯比特是基于其员工激励安排,不属于客户中兴通讯入股。

值得关注的是,田剑峰曾以其他业务骨干身份在中兴通讯获得股权激励。

据中兴通讯发布于2021年6月29日的公告,2017年,田剑峰以“其他业务骨干”身份获得中兴通讯年股票期权激励。

由此,中兴通讯的业务骨干“田剑峰”,与凌康技术总经理“田剑峰”是否为同一人?

在此背景下,田剑峰自中兴通讯离职未满一年,即参与斯比特子公司研发工作。

2.3 2023年3-4月,田剑峰为凌康技术提交的两项专利申请的发明人

据国家知识产权局,发明专利“一种电源及其输出负载调整率补偿电路和电压调整方法”、“电流检测电路、恒流电路和电池充放电保护系统”的专利号分别为2023102396892、2023104390388,申请人均为凌康技术,发明人均为吴永钊、田剑峰,申请时间分别为2023年3月14日、2023年4月23日,授权时间分别为2023年7月14日、2023年7月25日。截至查询日2024年6月5日,上述发明专利均处于授权状态。

至此,田剑峰或先获激励后入职,且起自前东家离职不满一年即为斯比特子公司贡献专利。

2022年7月,田剑峰作为斯比特子公司凌康技术总经理以2元每股获得股权激励。履历显示,2022年7月,田剑峰自中兴通讯子公司离职,次月入职凌康技术并任总经理。而官宣中田剑峰任凌康技术总经理的时间为2022年11月。

与此同时,报告期内,中兴通讯系斯比特前五大客户之一,而田剑峰自中兴通讯处离职不足一年内,于2023年4月即参与凌康技术专利研发活动。历史上,中兴通讯亦存在名为“田剑峰”的员工,以其他业务骨干身份获得中兴通讯股票期权激励。

三、同一控制下的多家外协供应商成立即合作,“3人”却撑起超亿元采购额

在外协供应商方面,斯比特累计交易超一亿元的同一控制下外协供应商均成立即合作,且前述外协供应商社保缴纳人数或寥寥无几。

3.1 2020-2022年,腾跃升及其同一控制下的腾峰协盛、恭城腾峰合并为第一大外协供应商

据签署于2024年2月24日的招股书,2020-2021年,同一控制下企业深圳市腾跃升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跃升”)、深圳市腾峰协盛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峰协盛”)合并为斯比特第一大、第一大外协供应商,合计交易额分别为2,186.99万元、3,346.12万元,占斯比特外协服务采购总额比例分别为46.08%、41.4%。

2022年及2023年1-6月,同一控制下腾跃升、腾峰协盛及桂林市恭城县腾峰协盛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恭城腾峰”)合并为斯比特第一大、第二大外协供应商,合计交易额分别为4,499.67万元、1,852.25万元,占斯比特外协服务采购总额比例分别为40.69%、32.94%。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研究,2020-2022年,斯比特与同一控制下的腾跃升、腾峰协盛及恭城腾峰累计交易额为10,032.77万元。

需要指出的是,斯比特与上述外协供应商均成立即合作。

3.2 腾跃升及同一控制下的腾峰协盛均成立当年即与斯比特合作,合作期间过半收入由斯比特贡献

据首轮问询函回复,腾跃升、腾峰协盛、恭城腾峰成立时间分别为2014年4月17日、2020年10月29日、2021年11月19日。斯比特与腾跃升、腾峰协盛、恭城腾峰的开始合作时间分别为2014年、2020年、2022年。

合作期间,斯比特向腾跃升、腾峰协盛、恭城腾峰的采购额,占腾跃升、腾峰协盛、恭城腾峰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0%-70%、70%-80%、80%-90%。

在成立即合作背后,腾跃升、腾峰协盛、恭城腾峰的社保缴纳情况值得关注。

3.3 2022年恭城腾峰、腾跃升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腾峰协盛仅3人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9年5月8日前,周朝映系腾跃升持股100%的股东。2019年5月8日至2023年4月19日,杨步华、周朝映、何伟先、刘秀英分别对腾跃升持股10%、30%、30%、30%。2023年4月19日至查询日2024年6月5日,杨步华、周朝映、何伟先、刘秀英分别对腾跃升持股10%、30%、30%、30%。

2019-2020年及2022年,腾跃升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9人、0人、0人。2021年,腾跃升年报未显示社保缴纳情况。

截至查询日2024年6月5日,腾峰协盛注册资本为100万元,股东包括周朝映、何伟先、刘秀英、孙前宏。且腾峰协盛无变更信息。2020-2021年,腾峰协盛年报未显示社保缴纳情况。2022年,腾峰协盛的社保缴纳人数为3人。且腾峰协盛于2023年6月10日填报的2022年年报显示,周朝映、何伟先、刘秀英、孙前宏的认缴出资额分别为22万元、34万元、22万元、22万元。

截至查询日2024年6月5日,孙前宏、周朝映、何伟先、刘秀英对腾峰协盛的持股比例分别为34%、22%、22%、22%。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23年10月13日,恭城腾峰投资人变更,变更前,刘秀英、张小军的持股比例分别为60%、40%。变更后,刘秀英、张小军的持股比例分别为73.7%、26.3%。除此之外,截至查询日2024年6月5日,恭城腾峰无其他股东变更记录。

2021-2022年,恭城腾峰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0人、0人。

不难看出,2019年起,周朝映、何伟先、刘秀英分别对腾跃升持股10%、30%、30%、30%。2023年10月前后,刘秀英均为恭城腾峰的实际控制人,由此,斯比特所称的同一控制下企业腾跃升、腾峰协盛及恭城腾峰或均系刘秀英或周朝映、何伟先、刘秀英、孙前宏控制。

据公开信息,截至查询日2024年6月5日,刘秀英、周朝映、何伟先、刘秀英、孙前宏均无其他关联企业。

即同一控制下企业腾跃升、腾峰协盛及恭城腾峰或无社保代缴情形。

2020-2022年,同一控制下的外协供应商腾跃升、腾峰协盛、恭城腾峰,合并为斯比特第一大外协供应商,累计交易超1亿元。其中,腾跃升、腾峰协盛均成立当年即与斯比特合作。恭城腾峰成立于2021年11月,并于2022年与斯比特合作。

需要提及的是,合作期间,斯比特为腾跃升、腾峰协盛、恭城腾峰贡献过半收入。而2019年社保缴纳人数有9人的腾跃升,2020年及2022年,均为0人。恭城腾峰成立以来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2022年腾峰协盛社保缴纳人数仅3人。

此次冲击上市,斯比特业绩虽持续增长,却连续三年“失血”。新规下创业板上市标准提高,以斯比特最新两期净利润来看,或未达新规“门槛”。股改前夕,斯比特客户前员工田剑峰上任斯比特子公司总经理。奇怪的是,田剑峰未入职即获斯比特股权激励。除此之外,斯比特与同一控制下的三家外协供应商合作异象频出,交易真实性或值得关注。

免责声明:本研究分析系基于我们认为可靠的或已公开的信息撰写,我们不保证文中数据、资料、观点或陈述不会发生任何变更。在任何情况下,本研究分析中的数据、资料、观点、或所表述的意见,仅供信息交流、分享、参考,并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在任何情况下,我们不对任何人因使用本研究分析中的任何数据、资料、观点、内容所引致的任何损失负任何责任,阅读者自行承担风险。本研究分析,主要以电子版形式分发,也会辅以印刷品形式分发,版权均归金证研所有。未经我们同意,不得对本研究分析进行任何有悖原意的引用、删节和修改,不得用于营利或用于未经允许的其它用途。

-END-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金证研。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宋政 HN002)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