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社区团购“折戟”,谊品生鲜贻误战机?

2021-06-18 17:06:22 和讯名家 

公众号 | itlaoyou-com

来源 | 地歌网

作者|周宇浩

谊品生鲜正步入“多事之秋”。

今年5月,合肥某家谊品生鲜店因销售过期食品等问题,被罚款8.5万元。无独有偶,在重庆、武汉等地,谊品生鲜同样出现过类似问题。

有业内人士透露,部分谊品生鲜门店的生鲜商品质量出现下降,原因可能是门店在商品管理上出现问题。

被曝出门店商品质量问题的合肥,正是谊品生鲜的发源地,不过,自2017年谊品生鲜高速扩张之时,其对加盟门店的“粗放式管理”,导致各店服务管理水平参差不一,消费者评价可是褒贬不一。

与此同时,谊品生鲜也在线上“受挫”。

去年年底,谊品到家内部敲定将“all in社区团购”。但如今,社区团购打得火热,前三甲却并无谊品生鲜的身影。即便是谊品生鲜的大本营合肥、重庆,谊品到家的单量依旧在“后来者”美团优选、多多买菜之后。

线下管控不力,线上单量平平,谊品生鲜何以至此?

扎根

在生鲜赛道打出一席之地的谊品生鲜,有自己的“两把刷子”。

2013年7月,原永辉超市(601933,股吧)华东区负责人江建飞带领5名永辉老部下,在合肥创立谊品生鲜。师出同门,谊品在落地之初便承袭了永辉的长处,大力推行合伙人制度、打造专业的生鲜供应链。

例如合伙人制度,在永辉的制度基础上,谊品强调门店团队与门店利益捆绑,门店内从店长到分管各品类的课长,均要“投资入股”门店,最后按利润进行分红。

在谊品生鲜内部,店长拥有着“最高管理权”,店内事物基本由店长全权负责,包括运营、清洁、卫生、招聘等,谊品生鲜的角色,更类似于幕后的“挂牌供应商”。

通常,一家谊品生鲜门店,店长需投入10-40万元,副店长、小店长投入2-10万元不等,出资比例一般不会超过单店的40%,合伙人享有分红权而非股权。

这极大减少了谊品生鲜的开店成本,且促进了员工积极性。从2013年到2016年,4年时间里,谊品生鲜探索了60多家合伙人制门店。

除却合伙人制开店,谊品生鲜还在各个维度压缩成本。

在供应链上,谊品生鲜通过与批发渠道的供应商建立共担风险、共享利润的合伙人关系,从产地承包土地或养殖场的全部产能,打造自己的养殖、种植基地、海鲜批发平台。

这类批发商品,除部分供应谊品生鲜门店外,谊品还整合外部渠道进行产品分销,拓宽收入来源的同时,也压低商品售卖价格。

为节省门店装修费用,谊品生鲜甚至成立工程装修公司,加盟店铺需根据谊品生鲜提供的图纸进行施工装修,成本可控。

一旦模式跑通、规模起势,谊品生鲜实际是以轻资产形式运作,“省出一条路”,以规模压低价格,以低价对标菜市场。

在此基础上,谊品生鲜加速扩张。

2016年9月,谊品生鲜首次跨区域进入重庆。到2018年,谊品生鲜陆续进入成都、武汉、南京、北京等8座城市,一年内发展了290家线下门店,并在随后两年,陆续斩获来自今日资本、腾讯和美团的三轮融资。

加速开店的同年,谊品开始探索线上化,相继开拓社区团购、包邮到家、线下自提店等业务;今年,谊品生鲜还上线B2B平台“谊批宝”,为小店提供线上进货渠道。

线上线下齐发力,到2020年,谊品生鲜更是提出,年内将新开800家门店,社区团购进驻60座新城市(300778,股吧),发展5万家自提点。而截至目前,谊品生鲜已进驻47座城市,门店数量已超1200家。

江建飞用“汉堡模型”来比喻谊品消费生态圈:最底下一层面包是谊品生鲜的门店;中间一层肉是谊品到家自提点;最上面一层面包是入驻谊品平台的商户。未来,三者销售比例为4:3:3。

基于对线下店成本的良好把控,以及快速铺设的线上化通路,谊品生鲜成为当之无愧的生鲜赛道新星之一。

对谊品生鲜而言,线上化业务是重要的开源途径,但这需要比实体店更大规模的投入,并且是持之以恒的投入,尤其在巨头进军社区团购后,对谊品生鲜将带来巨头考验。

好日子过多了,坏日子就来了。

狼来了

今年2月,谊品生鲜创始人江建飞表示,谊品到家在重庆的提货点超过1万家,2020年销售额超过5亿元。而重庆谊品到家的内部目标是今年网点翻六倍,即布局6万家提货点。

但即便如此,MDP中的任何一家,均在点位密度、单量及sku丰富度上超越谊品。

在MDP进入重庆市场前,谊品到家在当地的日单量仅次于兴盛优选,但如今,美团优选、多多买菜用3到4个月的时间,就赶超谊品一年多的成果。

谊品“大本营”合肥同样如此。

尽管谊品生鲜在合肥、重庆的门店数量均超过200家,谊品到家可以与线下门店共享物流、仓储等供应链资源,但在巨头入场合肥后,谊品依然没有守住市场份额。

相距合肥数百公里的南京,同样如此。

今年1月,南京谊品生鲜的门店数量已超百家,谊品到家将数名从美菜网挖来的高管派驻此地,开发团点,并开出“底薪6000元,开发一个团点最高500元”的薪资。

在南京谊品到家BD动员会上,谊品到家南京业务负责人与10名“精英BD”一起头绑发带,签下“军令状”:7天之内,每人拓展30个团点。

雄心壮志“跃然纸上”。

不过,由于谊品到家并未在南京建立大仓,而是与相距200多公里外的安徽共享一个中心仓,这导致南京谊品到家的履约、商品质量、缺货等问题频现。

2021年1月,谊品到家南京峰值GMV不超10万元,平均日单量约为兴盛优选的四分之一;团点在2000家左右,不及美团优选的三分之一。

时隔不到半年,3月18日,谊品到家南京业务宣布暂停运营。

谊品到家南京业务宣布暂停运营

截至目前,南京谊品到家再无上线消息。据地歌网了解,原谊品到家的南京团队已经解散,员工纷纷调往合肥或离职。

为挽回颓势,谊品到家也使出“十八般武艺”,例如开发自提点加盟、对厂商及本地商品开放App,开放电商项目后商品SKU数增长近400%。

但颓势难改,在社区团购这场洪流中,谊品到家等一批中小玩家,与巨头间的差距正在被逐步放大。

2018年社区团购业务初上线时,谊品有着冲击一线梯队的大好时机,但在业务整体“节流”的保守策略下,谊品到家已经“贻误战机”,市场地盘被疯狂蚕食。

这背后,或许不止有谊品生鲜的战略“失策”,也隐含着谊品生鲜的无奈。

注: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排版 | 楼雨歌    责编 | 陆远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IT老友记。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