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日本理研所STAP细胞疑云

2014-05-16 20:30:52 环球财经 

  《环球财经》特约 张云喆(发自日本新潟)

  纵观近期日本各大报刊的头版头条,出镜率最高的词汇非“STAP细胞”莫属。从今年年初的“震惊世界的生物学最前沿研究成果”、“颠覆干细胞领域思维定势的大发现”,转眼间成为千夫所指的学界之耻,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1月30日,日本理化学研究所女研究员小保方晴子 (おぼかた はるこ,1983年 - )在英国《自然》杂志上发表了两篇论文,第一篇论文声称发现了一种新的“万能细胞”,其制作方法较其他干细胞简单许多,将新生一周小白鼠的脾脏中的淋巴球细胞浸泡在弱酸性溶液中即有机会形成。小保方将其命名为“STAP细胞”,取“刺激触发的多能性获得(Stimulus-Triggered Acquisition of Pluripotency)的首字母而来。第二篇论文则介绍了将STAP细胞培养成各种组织的过程。BBC等权威外媒随即也用不小篇幅报道了小保方的研究成果。日本各界为之振奋,这是继京都大学山中伸弥教授发现IPS细胞之后,日本在干细胞研究方面的最新也是最尖端的突破,人们都在兴奋地讨论下一个诺贝尔生物学奖奖项的归属。

  作者怎么了?

  然而还没等人们的兴奋劲过去,论文就受到了多方质疑。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基因组研究中心的Paul Knoepfler副教授连日在博客发文,就论文内图像的真实性和实验结果的可重复性进行了质疑。随后,日本一个著名的科技打假博客发现第二篇论文的一幅图片上方有非常不自然的边框,并且确认图片是由小保方的博士学位论文中复制粘贴而来。小保方的博士论文与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论文时隔三年,而且实验环境完全不同,不可能得到相同的结果。

  在一片巨大的压力声中,2月17日,日本理化学研究所决定成立调查小组对论文的真实性进行调查。4月1日,调查结果确认:小保方的论文存在两处严重问题:一是电泳图像涉嫌拼接篡改。小保方将一张电泳图上的某个泳道通过缩放和旋转,拼接在另一个电泳图像上。二是细胞免疫实验的图像为挪用小保方博士论文中的图像。简言之,就是这两篇论文里有明显PS和CTRL+V的痕迹。至此,日本理化学研究所决定向《自然》杂志提出将两篇论文撤回的申请,包括山梨大学的若山照彦教授、理研再生科学综合研究中心项目组长的丹羽仁史,理研再生科学综合研究中心副中心长的笹井芳树等论文共同作者都表达了同意撤稿的态度。

  小保方则表达了不同的看法。她声称,给图片润色仅仅是为了让图片效果更加清晰,“非常遗憾我没有接受过关于图片的正确使用方法的教育”,而与博士论文的雷同则是无心之失,最多算作选用图片的一时疏忽。4月7日,小保方对理研所的调查结果提出申诉,要求重新展开调查。次日她召开记者招待会,表示“因为我的学习不足、不够小心谨慎也不够成熟,论文里暴露了很多破绽,给许多研究相关者带来了莫大(博客,微博)的麻烦,实在是十分抱歉”。但对于STAP细胞的存在,小保方始终强调“这是已经被反复验证过的事实”,寸步不让。

  对于从事实验研究的学者而言,修改数据就是100%的造假,是绝对不能逾越的红线。在干细胞研究这个生物科学的最前沿领域中,任何新成果都会受到全世界研究者的的审视,一个小小的不端都可能会摧毁研究的基石。韩国的黄禹锡教授就是前车之鉴。尽管时至今日,黄有无造假还没有定论,但他从实验室女性研究者取得卵子等行径的确是违背了科学家的伦理守则。

  媒体怎么了?

  日本的各大新闻媒体在整个事件的报道上体现出的职业素养也招致了不小的批判。

  小保方的论文发表见报之初,也是STAP细胞被热捧之时,所以媒体都免不了将其与山中教授发现的IPS细胞对比。然而不知出于厚今薄古还是出于懒惰或不严谨,媒体引用的IPS细胞相关资料都是2006年左右山中教授论文发表时的数据,与现时的情况出入甚大,令山中教授颇有微词。比如,使用新生一周小白鼠的脾脏中的淋巴球细胞制作STAP细胞的转化成功率可达到7%~9%,而IPS细胞的转化成功率不到1%;制作STAP细胞只需要花费2~7日,而IPS细胞需要2~3周;由于不需要导入遗传因子,STAP细胞相较于IPS细胞,癌变的风险大大降低。实际上,IPS细胞的研究已经突飞猛进,根据山中教授2009年发表的论文,细胞的转化成功率业已超过20%;2013年,导入以色列研究小组开发的遗传因子后,7天以内就可以完成IPS细胞的转化了;通过导入低致癌性的遗传因子,IPS细胞的安全性已经大大提升,并且通过了日本厚生劳动省的初步认可,正在为取得临床实验许可证进行最终的安全性确认。

  其次,媒体在报道小保方的研究成果时,有意营造 “年轻貌美”的标签,突出其女性魅力的一面。诸如,小保方做实验时穿的并不是白大褂,而是祖母亲手缝制的围裙;实验室被漆成粉红色或者淡黄色;各种实验器具上都能看到卡通角色的贴纸;连小保方饲养在实验室的宠物龟也成了焦点之一。此外,对小保方佩戴首饰和衣着的专门报道也见诸报端。或许媒体是在意在改变公众对女性研究者的刻板印象,不过好像适得其反,小保方的研究小组称对小保方的不实报道对整个小组而言都构成了隐私权侵害,并发表声明要求媒体人士自肃。

  理研所怎么了?

  小保方过去的就学和研究经历也被网友一一起底。网友发现,小保方的博士学位论文也有学术不端的嫌疑。论文的背景部分有一段对干细胞的简介,与美国国立保健研究所网站上的一篇科普文章十分类似,而且并没有在引用文献中做出标示。整份论文的108页当中,有20页都有抄袭的痕迹。网民把从小保方博士导师的研究室毕业的博士的学位论文挨个翻了个遍,发现其中涉嫌抄袭的不在少数。早稻田大学紧急决定,针对小保方肄业的先进理工学研究科,将设立以来发表过的全部博士论文,共计280本进行调查,并取消有不端行为者的学位。

  处于风口浪尖的理研所也开始了危机公关。4月16日,理研所高层、小保方论文挂名作者笹井芳树召开新闻发布会,一上场就声明“我参与论文的时候已经是实验和数据解析都完成的阶段,我只是对文章加以润色而已”,“我的立场只是俯瞰这次的研究”,“小保方已经不是我直属的部下,很难让她把实验数据交由我过目”云云,对于自己的责任则是“给大家带来了迷惑和麻烦,作为(小保方)的建议者、作为理研所的干部,我有必要承担责任向大家道歉。”有记者提问“1月公开研究成果时与IPS细胞的比较是不是出于对山中教授的对抗心理,” 笹井的回答是“山中教授和我有着十分坚韧的信赖关系”。至于大众最关心的“STAP细胞是否存在”的问题,笹井的态度非常暧昧,“称为STAP现象应该比较贴切。如果我连这一点也怀疑的话就不会在论文上挂名了”、“基于现有的观察数据考虑的话,STAP细胞是一种具有相当高验证价值的、极具合理性的假说”、“其他学者的再现实验没有成功,是因为STAP细胞的制作过程其实十分复杂,对溶液酸碱度和刺激时间的要求非常敏感”,并且否认了任何有关捏造的指控。

  然而,录取小保方为理研所研究员、并且擢升她为研究组组长,几乎都是笹井芳树的一己之力,作为小保方的顶头上司,笹井芳树表现出的“造成骚动虽然遗憾,但是跟我基本无关”的态度遭到人们的诟病。

  现时,论文的主笔小保方和联名作者之一的哈佛大学教授Charles Vacanti对从《自然》杂志撤稿一事仍持坚决反对态度。然而,骚动发生之后,包括理研所在内的全球所有实验室还没有成功制造出新的STAP细胞。按照《自然》杂志的规定,已发表的论文撤稿需要所有作者的一致同意,现状下撤稿一事只能搁置。不过,《自然》杂志编辑部已经让各位作者提出实验的原始数据,开始了独立的验证调查。《自然》的姐妹杂志曾有无视论文作者反对而撤稿的先例,并且会在撤稿声明中明确记述反对撤稿的作者的姓名。如果当真被强制撤稿,理研所的声誉会受到极大的打击,相信理研所属的每个作者都承担着不小的压力。

  回顾事件的来龙去脉,理研所一开始大张旗鼓地将30岁年轻有为的美女科学家推到台前,大张旗鼓地宣传研究成果;出事以后又急于切割与小保方的关系,不到50天就匆匆弄出一份调查报告,把所有责任都推给小保方本人。事实上,小保方2011年就已经将论文投稿到《自然》,并被拒稿。此次投稿,如果没有挂上若山照彦、丹羽仁史、笹井芳树、Charles Vacanti的大名,见报的可能性也是极低的。

  归根到底,理研所的一系列行为都是为了利益。作为“安倍经济学”成长战略的重要一环,日本重新提出技术立国的根本理念,准备于2015年4月开始设立“特殊国立科学技术开发法人”,可以给予高昂的经费支持,并可以开出极高的薪金吸引精英科学家(据媒体报道,最高年薪能达到1亿日元)。现在,“特殊国立科学技术开发法人”只有理研所和产业技术综合研究所两家机构。在这个节骨眼上,日本理研所突然搞出一个干细胞研究的大新闻,动机是显而易见的。不过,想必理研所没有预料到事态竟会至此,升级成为国家最高级别的研究机构,只怕已是黄粱一梦。

(责任编辑:马杰 HN011)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