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百度前高管向海龙难救“非洲手机之王”

2022-01-14 08:51:21 新浪网 

文 | 新浪科技周文猛 张俊

编辑 | 韩大鹏

划重点:

1、向海龙于近日加盟传音控股。这位互联网老将扛起了“传音互联网业务”增收的重任,但目前该业务营收占比不足1%。

2、传音手机在非洲的日子并不好过。国产主流厂商纷纷抢占市场,传音在技术和营销上毫无优势,此前积攒的“先发优势”也正在失效。

3、非洲目前仍是功能机和低端智能机的天下,用户更看重低廉产品,加上基础设施建设落后,无法支撑复杂应用,向海龙将面对一个无比艰难的市场。

从百度离职后,向海龙的职业履历变得丰富起来。

先是自主创业,后又担任国美在线CEO,近日又携百度旧部,加入传音控股,担任移动互联事业部总裁。

该意图十分明显——扛起传音互联网业务增收的重任,但这绝非易事。

号称“非洲手机之王”的传音控股,主要市场在于非洲和东南亚,国内业务基本为零。而其即将重点发力的互联网业务,目前在公司营收中占比不到1%。反观向海龙,虽然此前有着光鲜的个人履历,但工作经验主要在国内,海外市场又几无涉猎。

一心求变的传音控股,在引入向海龙之后,真能有效扭转营收结构,一改此前凭借硬件营收的现状吗?

传音危机四伏:非洲人民的钱,不好赚了

传音控股是一家出海手机产商。早在2020年,传音在全球手机销量排行榜中位列第四位,手机出货量达1.74亿部,全球市场占有率为10.6%。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非洲市场,传音智能手机出货量占比高达40%,占据了非洲50多个地区近半的市场份额。

因此,传音也被外界称为“非洲手机之王”。但对于传音而言,“非洲手机之王”的名头虽然响亮,但其实背后却也饱含深意。

目前,传音的手机均价在人民币500元左右,主要以功能机和低端智能机为主。由于居民消费水平的限制,非洲当地居民更倾向于选择此类价位产品,但随着消费水平的提升,需求开始转向更高端的智能手机产品。

彼时,小米、OPPO、vivo等中高端国产手机品牌,成为了传音的竞争对手。

据IDC数据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非洲智能机市场第一名是传音控股,但随着小米、OPPO等厂商进军非洲市场,传音的“蛋糕”被蚕食不少。

在非洲以外,传音也在拓展南亚、南美等新兴市场,但和非洲市场相比,这些地区目前的竞争更加激烈,业务拓展并不顺利。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与这些国内主流手机厂商相比,传音在技术研发、用户规模等方面均处于弱势。

手机行业资深观察员宋昌来直言,传音早期主要依靠产品定位和市场的差异化打法,提前进入非洲市场,大获成功。但现在行业竞争正在加剧,传音的产品核心技术说服力低,缺乏长期护城河,早期打开非洲市场的方法与策略在其他市场也正在失效。

数据恰巧证明了这一点。以研发投入为例,其2020年研发投入约11.58亿元,虽然同比增长了43.80%,但占营业收入比重仅为3.06%;2021年上半年,传音控股研发投入为6.4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0.72%,但研发投入总额占营业收入比例仅为2.8%。

另外,由于目前中低端手机市场竞争逐渐趋于饱和,低价成为了大家普遍的选择,这直接制约了传音盈利能力的提升。

根据2021年半年报,传音的净利率只有7.6%。而且因为原材料价格上涨、芯片短缺等问题影响,2021年Q2的毛利率,也从2019年的31%下降至21%。

“传音只靠硬件挣钱并非长久之计,还需要借鉴国内手机厂商,迅速拓展出其他新的业务营收模式”,宋昌来表示,如今手机已成为移动互联网发展的重要载体和入口,围绕智能手机打造硬件、应用生态,深入消费者生活的商业模式,在国内已司空见惯,未来传音只有构建起自己的生态体系和品牌力,才能获得更多的商业机会。

向海龙的新征程:面对一个无比艰难的市场

事实上,除了手机硬件,传音还提供一些软件与服务。

在移动互联网服务方面,截至去年上半年末,传音有超过10款自主或合作开发的App的月活数破千万。此前,传音控股便提出过将移动互联业务作为“公司业绩增长的新动力(310328)”的说法,意图发力新的业务方向,拓宽公司的生态边界。

但遗憾的是,传音目前互联网方面的营收占比依然很低。

以2021年上半年为例,传音控股实现营业收入228.53亿元,其中手机业务总收入为 216.77 亿元,占比近95%。这也意味着传音控股对外宣传的 “手机+移动互联网服务+家电数码配件”的商业生态模式,目前仍旧只有手机业务得以成立,移动互联网服务+家电、数码配件两大业务收入占比仅为5%左右。

信达证券数据,2021年第三季度,传音控股在非洲等地区开拓的移动互联业务的营收约为 1.3 亿元,占当季总收入不到 1%。

在手机业务面临强敌之下,开拓移动互联网服务等新兴业务的收入,成为传音控股目前发力的重点。这也是此次引入向海龙的原因所在。

据悉,此次向海龙加入之后,将担任传音控股移动互联事业部总裁,肩负起传音互联网业务增收的重任。这也意味着,向海龙将成为驱动传音控股业绩增长新动力的核心人员。

但向海龙究竟能不能胜任此工作呢?目前仍需要打上问号。

从向海龙的职业履历来看,他曾在2001年创建上海企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并担任总经理,成为百度竞价排名上海地区总代理;2005年,百度收购上海企浪后,向海龙和原企浪团队正式加入百度,随后又负责百度竞价排名业务。

2016年4月,随着百度搜索公司的成立,向海龙出任新公司总裁,掌管了百度每年贡献超七成营收的最核心商业化体系,直接向李彦宏汇报,其个人也达到了人生事业的最辉煌时刻。

但随后,由于百度在移动互联网方面的失利,百度迎来了上市以来的首次季报亏损,向海龙随即辞去百度高级副总裁,从百度离职。

当时有媒体报道,向海龙从百度离开属于“被动离职”。而在离开百度之后,向海龙也曾表态,自己的下一步是创业加投资。但创业好景不长,他又加入国美担任国美在线CEO,负责的业务包括国美电商App真快乐等。2021年7月,因真快乐业绩表现不佳,向海龙再次从国美离职。

此次,向海龙再次迎来了自己个人事业的新征程,但新的挑战和问题也随之而来。

“向海龙的经验主要是国内互联网市场,传音的市场主要在非洲、东南亚等地,适应新的岗位可能存在挑战。而且此前他在加入国美时也存在失利的情况”,有业内人士评价指出。

另有业内人士表示,传音引入向海龙本质是希望更快地增加互联网收入,但非洲目前仍是功能机和低端智能机的天下,用户更看重价格低廉,加上基础设施建设落后,根本无法支撑复杂应用,习惯于做国内商业变现的向海龙,面对的将是一个艰难的市场。

(责任编辑:李显杰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