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郑永年:中国大型互联网公司像土豆,相互封闭排斥,只有走出去才可制衡美国

2021-10-19 14:45:08 时代财经 

“全球网络安全还基本上处于无政府的状态,如果以往的安全要通过国家间的合作来达到的话,网络的安全则更需要。”10月19日上午,在博鳌亚洲论坛首届全球经济发展与安全论坛的分论坛“网络空间的安全与治理”上,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全球与当代中国高等研究院院长郑永年就国际网络安全发表观点。

在郑永年看来,美国的网络安全规则是进攻型的,而中国是防守型的,中国还没有形成“走出去”的网络安全规则。他指出,中国的问题在于,有很多大型互联网公司就像土豆,相互之间没有关联,相互封闭,互相排斥。而美国的网络公司是互相开放的。

郑永年认为,中国作为第二大经济体,第二大网络力量,不仅自己本身要形成网络规则,还要思考怎么制定国际规则。“我提倡中国在互联网核心主权维稳基础上走出去。因为只有走出去,才能在世界范围内建设联盟,给美国造成制衡的力量。”

郑永年通过视频参加论坛

网络安全的国际合作太少

郑永年认为,人类历史上任何一种技术的产生,会对一个国家以及国际社会的政治、经济、社会产生深远的影响。产生影响的技术会成为政治,那么政治产生以后会对技术产生巨大的推动力。他还举例子称,不断升级的版本如1.0、2.0就是跟政治不可分割,技术本身的进步,是一种政治的结果。

郑永年指出,谈主权的概念就是政治的结果,所以互联网的安全也是一种政治。互联网已经成为一种经济形态、政治形态、社会形态,甚至于一种生活形态。

当下用“虚拟空间”的概念形容互联网已经过时,郑永年认为,网络空间跟实体空间、网络空间跟实体物理解释密不可分了。他还指出,从互联网分布式的特点看,网络基本上还处于一种无政府状态。

“以前讨论的安全问题是核武器的安全问题,大部分还是精英。现在的网络几乎是‘人民战争’,每一个人都可以接入网络,每一个人都可以走进网络获得足够的知识。”在郑永年看来,以往的安全要通过国家间的合作来达到,那么,网络的安全更需要国家之间的合作。

“现在有一个非常麻烦的事,我们国际合作太少。”郑永年解释,现在黑客做坏事,很容易形成国际统一战线,因为黑客们共同语言就是技术与代码,而主权国家之间没有任何合作。

郑永年还指出维护网络安全是非常困难的,“我们说,做好事的人多于做坏事的人,但是做好事的人很难对付做坏事的,因为做好事的人是全天候的,做坏事的时候人只要24小时当中几秒就足够了。”因此,郑永年在网络安全上呼吁国际间的合作。

中国网络应在主权维稳的基础上“走出去”

美国是全球网络最发达的国家,也经常受黑客的攻击。郑永年指出,美国自己没有网络安全的需求,因为美国处于国际互联网的主导性地位,其网络还在扩张。

郑永年提出,为什么美国高科技公司没有像中国那样有高效的监管,因为美国要主导世界。美国的网络安全以及美国科技公司的规制已经被讨论很多年了,但一直没有出台。郑永年指出,这正是出于美国国际利益考虑,“网络公司以后要建立全球版权,美国要把自己的规则成为世界的规则。”

在郑永年看来,如果美国这种“主导”的情况不改变的话,不仅中国,很多小国家更没有任何的网络安全可言。郑永年指出,中国现在有很多网络公司也应该参与到规则的制定中去。 但是很遗憾,中国那么多的网络公司,却没有与国际接轨的网络安全法则。

“中国的网络安全法等是内部的、防守型的,美国的网络安全法则是进攻型的。”郑永年指出,中国有很多大型的网络公司就像土豆,相互没有关联,相互封闭,互相排斥。如果看美国的网络公司,它们是互相开放。“能否有一种技术使得中国网络公司互相开放,把这个量转化成规则走向国际,而不仅仅是防守型。 ”郑永年问道。

郑永年把网络规则的制定上升到核安全的层面。他称,美国的网络力量,就像美国发现了核武器,必须受到制约、制衡,否则对整个世界不安全。“除非大家都接受美国的领导,中国作为第二大经济体,第二大网络力量,不仅自身要形成网络规则,还要想一想国际规则怎样制定。如果不强调规则,我们国安法是走不出去的,只是内部安全,不是外部安全。”

郑永年倡导,中国应在互联网核心主权维稳基础上“走出去”,“因为只有走出去,才能在世界范围内建设联盟,给美国造成制衡的力量。”郑永年称,如果中国互联网不开放,最后会成为美国围堵的对象,中国只有通过开放走出去,在国际舞台上才可以制衡美国。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