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邱冠宇的“信贷把戏”:畅行花砍头息投诉不断 或触碰监管高压

2020-11-25 19:05:43 和讯科技  知新

  披着“特价机票”的外衣,畅行花却和自己“同门师兄”信用飞如出一辙,玩起了贷款生意。无论畅行花的宣传还是投诉平台的种种质疑,都与信贷业务存在不可分割的关系。

邱冠宇的“信贷把戏”:畅游花砍头息投诉不断 或触碰监管高压

  据畅行花介绍,其是一款提供旅游服务的APP,同时还有商城可以进行购物。不过,打开畅行花APP,首页“最高可借额度”、“通过率高达96%”、“利率低至0.02%”几个大字却极为扎眼。

  “挂羊头卖狗肉” 畅行花被指为信贷平台

   2019年8月,央行出具了关于《金融科技规划》(以下简称《规划》)的纲要,《规划》指出金融科技是技术驱动的金融创新,确定了六方面重点任务。一是加强金融科技战略部署;二是强化金融科技合理应用;三是赋能金融服务提质增效;四是增强金融风险技防能力;五是强化金融科技监管;六是夯实金融科技基础支撑。

  强监管之下,贷款平台的路越来越窄,更名、转型成为了企业的生存办法。公开资料显示,畅行花APP运营主体是上海畅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公司成立于2017年,注册资本100万元,法定代表人邱冠宇。此外,邱冠宇还担任另一家名为上海晓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该公司注册资本4421.25万元,旗下运营另一款APP信用飞。

  能够看出的是,畅行花、信用飞都受上海畅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操控”,但前者的包装相对不是十分“露骨”。畅行花用低价航旅飞行场景切入,主打“年轻化”品牌定位,拉取前端流量,鼓励用户分期付款,本质上仍旧是信贷业务。

  早在去年8月,据凤凰网财经WEMONEY就曾报道成,信用飞因涉及变相“砍头息”等问题,被曝借款金额越多“砍头息”越多,其业务开展疑似踩监管红线,而同样的问题,在畅行花身上也有出现。

  砍头息、暴力催收投诉不断 畅行花或触碰监管“高压线”

邱冠宇的“信贷把戏”:畅游花砍头息投诉不断 或触碰监管高压

  截止目前,黑猫投诉、聚投诉平台显示,畅行花如今的投诉量累计超2000条,其中“阴阳合同”、“砍头息”、“暴力催收”等为投诉重灾区。据用户7521634864在黑猫投诉平台反映,其在畅行花借款7000元分12期偿还,但借款成功后才发现有隐藏费用,高额手续费及融资担保服务费累计达2152.4元。

  而类似的问题并非个例,在苹果Appstore上也有多名用户反映,畅行花涉及高额担保费、隐藏费用、暴力催收等问题。虽然上述投诉为用户单方面反馈,具体结果有待观察,但投诉频繁出现,也为畅行花的合规性划上了问号。

  今年11月3日,中国银保监会会同中国人民银行等部门起草了《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直接提高了经营网络小额贷款的资金门槛,要求从事网络小额贷款的企业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

  这也意味着网络小额贷款将迎来新一轮“洗牌”,强监管严准入的规定下,目前网络小额贷款行业鱼目混珠、良莠不齐的状态将得到进一步规范,一些缺乏优势以及违法违规的小额贷款公司将面临淘汰,为网络小额贷款业务装上“安全阀”。

  对于畅行花,监管的“利刃”与用户反馈是发展过程中绕不开的难题。政策高压之下,“在线旅游”、“年轻化”等标签并不能成为信贷平台逃避监管的幌子,换汤不换药的运营方式,犹如头顶时刻悬着的达摩克斯之剑。此外,上述客诉是否真实存在,畅行花更应内部开启自查,给用户及监管部门一个交代。

(责任编辑:郑希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