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萨摩耶更名“新瓶装旧酒” 林建明能否跨过高利贷、暴力催收“高压线”?

2020-09-30 18:55:08 和讯科技  致知

萨摩耶更名“新瓶装旧酒” 林建明跨过规避高利贷、暴力催熟“高压线”?

  近日,萨摩耶金服公布萨摩耶金服公布品牌升级计划,将启用“萨摩耶数科”为全新品牌,并公布“F·I·R·S·T”战略。萨摩耶金服董事长林建明表示,科技对于金融的价值在于通过技术创新帮助金融机构降本增效,为金融行业智能化、互联化、数字化的产业升级做出贡献。

  对此,市场有声音称,萨摩耶金服更名,或为冲击科创板做准备。但在2019年315晚会被曝借探针盒子搜集消费者个人信息后,萨摩耶数科如今还存在着大量“暴力催收”、“高利贷”等投诉。现状如何支撑野心,林建明的“数科路“或许并不好走。

  IPO梦碎后 萨摩耶数科欲乘行业春风“再度崛起”

萨摩耶更名“新瓶装旧酒” 林建明跨过规避高利贷、暴力催熟“高压线”?

  天眼查资料显示,萨摩耶数科成立于2015年5月,作为一家以AI为驱动的金融数字科技公司,主要的产品是信用卡智能综合信息服务平台“省呗”,其董事长为林建明。

  迄今为止,萨摩耶数科已完成5轮融资。其中,2016年4月,萨摩耶数科获得来自达晨创投的A轮融资,随后不久“阿里十八罗汉”之一吴泳铭领衔的元璟资本和前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吴宵光领衔的微光创投联合投资了A+轮。

  2018年9月,萨摩耶数科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计划赴美上市,但在2019年8月撤回了上市申请。彼时,市场上有声音称,萨摩耶数科取消IPO申请或许与互联网金融整体环境不佳影响有关,而萨摩耶数科自身业务形态涉及的监管环境在当时也有变化。

  尤其是2019年的315晚会,成为了刺向萨摩耶数科的利剑。2019年3月15日,央视315晚会曾曝光萨摩耶数科因违规收集用户信息、且拨打骚扰电话推广贷款产品。当时,萨摩耶数科为此成立专项调查小组,之后便回应称:从未使用此类产品,而涉嫌人吴某某则是“紫康网络”的员工,并非萨摩耶数科的员工。

  一座高楼眼看就要倒下,但时间来到2020年,行业向好的迹象却突然出现。平安消费金融、小米消费金融于今年上半年相继开业,蚂蚁集团、京东数科也于近日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并取得了市场的期待与认可。而无一例外,这些公司都强调科技的含量。

  在此之下,萨摩耶数科选择更名,弱化“金融”成分,强化“科技”属性。萨摩耶数科董事长林建明表示:“此次品牌升级,是萨摩耶数科在第二个五年开启之时所完成的一次进化,也是一份通往更美好未来的地图。未来萨摩耶数科将继续加大在人工智能技术领域的投入,帮助金融机构提高效率、提升效益,用点滴努力,让每一位用户都感受到金融的温暖。”

  分析人士认为,在萨摩耶数科之前,蚂蚁集团、京东数科作为优质样本上市,对市场整体具有正面带动效应,将提升科技板块估值。萨摩耶数科更名不仅能够有效地规避相关的监管风险,而且在行业大趋势下,萨摩耶数科还能因为这个“科”字获得更多的认可。在以金融冲击资本市场失败后,萨摩耶数科的下一步或许是以“科技”再次冲击IPO。

  暴力催收、高利贷投诉不断 省呗触碰法律监管“高压线”

  但转型科技这条路对于金融公司来说并不好走,对于萨摩耶数科更是如此。

  据萨摩耶数科此前递交的招股书,2016年至2018年上半年,萨摩耶数科营收分别为5302万元、2.4亿元、2.3亿元;2016年、2017年,萨摩耶数科累计亏损1.62亿元,直到2018年上半年,萨摩耶数科才实现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2560万元。

  此外,招股书提到,近年来萨摩耶数科90天以上逾期率大幅攀升,由2016年的0.42%,上升至2017年的0.82%,2018年上半年为1.66%。

  逾期率是衡量一家金融公司的核心指标,逾期率的上升会大大影响企业的经营。近两年,不知萨摩耶数科是否已经弥补了短板,而真相或许要等待萨摩耶数科再次冲击IPO时才能揭晓。

  但比财务数据更重要的,则是来自于用户的投诉及法律风险。

萨摩耶更名“新瓶装旧酒” 林建明跨过规避高利贷、暴力催熟“高压线”?

  黑猫投诉、聚投诉显示,关于萨摩耶数科旗下主要业务“省呗”的投诉已经超过6500条,其中“暴力催收”、“高利贷”、“骚扰”等字眼层出不穷。

萨摩耶更名“新瓶装旧酒” 林建明跨过规避高利贷、暴力催熟“高压线”?

  9月30日,用户7490592273在黑猫投诉平台投诉称,在省呗平台借款,逾期一天后,遭遇了工作人员一直打电话骚扰,联系通讯录的情况。该用户认为,借呗存在着暴力催收的情况;9月30日,用户Zong-L869反映称,在结清省呗此前逾期帐单后,省呗还继续发信息骚扰我朋友们,不断打骚扰电话。

萨摩耶更名“新瓶装旧酒” 林建明跨过规避高利贷、暴力催熟“高压线”?

  同日,有匿名用户反映称,省呗收取利息高于国家标准;9月28日,由用户投诉称,借呗引流的元宝盈未经同意强制下款,且三天利息高达1200元,实际借款金额仅有1800元。

  去年10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印发《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剑指非法放贷中的暴力催收问题,如今正在执行。

  《意见》强调了高利贷的认定要以借款人实际借款金额来定,不管是咨询费、管理费,还是逾期利息、违约金等提前扣除的费用,都要计入实际利率。《意见》中提到,将对超过36%实际年利率的非法放贷行为进行处罚。高利贷平台如果强行索要债务,或雇佣他人非法催收,构成犯罪的,将被从重处罚。

  2020年4月,有消息称省呗已经全面退出了信用卡余额代偿业务。如今,在萨摩耶数科的官网上对省呗的介绍是:为用户与第三方金融机构提供资金对接、信息撮合的服务平台,省呗开始为用户提供银行助贷、信用报告检测、保险类产品等业务。

  自从2017年12月,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共同发布了《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以来,网贷平台的生存状况一直堪忧。

  虽然目前没有关于“助贷”具体的监管措施,但这无疑是悬在萨摩耶数科头顶的达摩克斯之剑,如若落下,或许是一击必杀。而为违规贷款公司导流,萨摩耶数科无疑存在着较大的法律风险。在IPO失败后,换上了新皮囊的萨摩耶数科,又该怎么讲科技故事,还有待林建明解答。

(责任编辑:王荣智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