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思维造物转战创业板:多项财务指标“亮红灯” 罗振宇知识焦虑初显

2020-09-29 17:34:44 和讯科技  致知

思维造物转战创业板:多项财务指标“亮红灯” 罗振宇知识焦虑初显

  知识可以改变命运,贩卖知识则可以改变罗振宇的命运。

  深圳证券交易所官网9月25日晚间披露,北京思维造物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思维造物”)正式递交招股说明书,拟创业板挂牌上市,中金公司担任保荐人。而思维造物便是“罗辑思维”与“得到APP”的母公司,创始人为罗振宇。

  一场知识与资本的“革命”

  思维造物的起源还要从罗振宇从央视辞职说起,2008年,罗振宇选择从央视离职,成为自由职业者,先后在《决战商场》、《中国经营者》、《领航客》等节目中抛头露面,完成了台后到台前的转身。随着网络视频节目的风潮,罗振宇一路走上了互联网,开启了知识脱口秀的全新篇章。

  2012年12月,罗振宇推出“罗辑思维”微信公众号,以音频及文章形式为用户提供免费、轻量级的知识服务,并推荐图书及相关衍生品。与此同时,罗振宇的脱口秀节目《罗辑思维》也以周播视频的形式也正式登陆优酷,凭借着包罗万象、幽默诙谐的内容,罗振宇很快收获了大量的粉丝。

  在当时,没有人能想到,罗辑思维能成为“知识付费时代”的革命代表,罗振宇也会凭借此成为一个彻底的商人。

  在原始粉丝的积累下,罗振宇开始寻求变现。2013年8月9日,罗辑思维推出付费会员,分200元、1200元两档会员价。仅仅6小时内,5000个亲情会员、500个铁杆会员售罄,罗振宇也由此收入160万元。2014年6月,罗振宇卖了8000套“事先不告诉你是什么”的图书包;众筹制作、“找人代付”的“真爱月饼”,共计售出4万多盒。

  2015年,罗振宇嗅到了新的商机,并于2015年推出“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为用户总结过去一年创新创业领域的学习心得,首创“知识跨年”新形态。随后,罗辑思维推出了得到APP、得到大学等产品。

  一艘知识付费的“航空母舰”俨然成形。

  知识付费“过气化”与终生教育“新概念”

  但其实从一开始,罗振宇就不认可“知识付费”这个词语。

  第六季《奇葩说》里,当选手在辩论中提到罗振宇在做知识付费时,坐在嘉宾席上的罗振宇就曾直接打断表达不满:“你才做知识付费,你全家都是做知识付费的!”罗振宇认为,来不认为存在为知识付费,他做的一直都是服务。

  在招股书中,同样难寻“知识付费”这个词语,留下的只有“终身教育”四个字。但对于罗振宇来说,知识付费和终身教育只是“换汤不换药”的一种表现。

  招股书显示,思维造物提供的主要服务包括线上知识服务、线下知识服务、电商和其他。主要产品类型依旧是得到APP中的线上付费音频课程、听书节目、电子书,以及线下的得到大学、跨年演讲、知识春晚等课程。

  那为何罗振宇强调知识付费中的服务?或许这与行业变迁有所关系。2016年以来,知识付费成了创业的风口,但始终未有太大突破。所以,在稳固的模式出现之前,“知识付费”的边界线还有待商讨。从行业巨头思维造物的招股书中,也能寻觅到其下滑的踪迹。

  2017年至2019年及2020年Q1,思维造物营收分别5.6亿元、7.4亿元、6.3亿元及1.9亿元,2018年营收同比增长32.64%,2019年则同比下滑14.91%,呈现较不稳定的营收增长。

  同期,思维造物净利润为6131.96万元、4764.41万元、11505.40万元、1327.82万元。不过,思维造物的扣非净利润却逐年下降,2017年至2019年及2020年Q1,思维造物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4990.31万元、3280.95万元、3067.57万元、1309.65万元,呈现不断下滑趋势。

  事实上,扣非净利润是指扣除与企业经营没有关系的一切收入与开支后得到的利润,扣非净后利润能够真实地反映企业的经营盈利状况。换言之,思维造物的经营盈利状况正不断恶化。

  思维造物自身的“焦虑”

  值得肯定的是,思维造物的净利润正处于持续攀升状态,并且符合《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第2.1.2条第二款,即“预计市值不低于10亿元,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

  探其原因,净利润攀升更多是因为成本缩减。招股书显示,思维造物2017年至2019年及2020年Q1,营业成本分别为30042.85万元、41919.47万元、34636.05万元,11149.19万元。2019年营业成本同比下降高达17个百分点。报告期内,思维造物研发投入分别为5387.18万元、9411.36万元、11261.81万元、2838.33万元,呈现着不断拔高的态势。

  有猜测称,这或许与思维造物去年计划冲刺科创板有所关联。思维造物于2019年9月2日向北京证监局报送科创板辅导备案登记材料,而后,思维造物结合自身业务实际情况于2020年4月决定上市板块由科创板变为创业板,于2020年5月27日向北京证监局提交了由科创板转创业板的辅导转板申请。

  钛媒体报道称,虽然上交所给出的上市规则中,并未对“科创”概念进行硬性规定,但根据《发行上市审核问答》中给出的发行人自我评估应该重点考虑的五个方面中全部指向“核心技术”和“科技水平”。但思维造物在这方面的能力是十分薄弱的,思维造物更像是一家涵盖了视频、音频、平面等形式的出版公司或传媒公司。

  此外,思维造物成本的缩减与研发投入增加却未能换来用户的高增长。

  2017年、2018年、2019年,思维造物主要产品得到App的累计激活用户量分别为1357万、2586万、3475万,累计付费用户数分别为279万、444万、535万,增速出现放缓。并且付费用户的ARPPU值(每付费用户平均收益)也从去年的231.93元,降至今年Q1的134.89元。

  值得一提的是,思维造物目前营收还较为依赖线上渠道。2019年,线上知识服务、线下知识服务和电商业务的营收占比分别为66.26%、18.53%和13.85%。与2018年相比,思维造物的线上知识服务业务及电商业务收入分别同比下降18.75%和 16.77%。这对于思维造物来说,无疑存在着较大的风险。

  在披露招股书的当天,罗振宇也宣布:今年“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的主题为“长大以后”。成长至今,思维造物虽已经盈利,但其“可持续发展性”下滑的问题已在招股书体现。作为主打“终身教育”理念的知识付费公司,如何能在行业下滑的情况下“留住用户”,这对于罗振宇来说,仍然是个不小的挑战。

(责任编辑:王荣智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