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58同城私有化退市 姚劲波的“阵痛”与“自我救赎”

2020-09-09 19:14:52 和讯科技  致知

58同城私有化退市 姚劲波的“阵痛”与“自我救赎”

  58同城的崛起到衰落,一直有迹可循。

  9月7日,58同城发布公告称,在公司特别股东大会上,58同城私有化协议以超过75%的得票比例获得通过。这也意味着,58同城从纽交所退市已成定局。但在主营业务下滑、核心价值观缺少的情况下,退市或许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如何寻找新的出路,摆在了姚劲波面前。

狂奔

  2005年,中国互联网方兴未艾,但信息之间仍处于不对等阶段。无限商机下,时任中国万网副总裁的姚劲波毅然离职创业,58同城也由此出现在大众视野中。彼时,姚劲波认为,只要有足够多的用户数量,且有流量收入做支撑,58同城就能很快做大做强,甚至两三年上市亦可水到渠成

  很快,58同城就拿到了软银赛富的500万美元起步资金。但创业初期,58同城一直难以找寻经营模式,长期处于亏本状态。直到2008年,58同城推出付费会员服务,姚劲波才找到掘金道路。盈利的曙光出现,引发了资本的火热,2008年6月,软银赛富向58同城再次投资4000万美元。随后,58同城接连拿到华平投资、DCM中国及软银赛富的7500万美元融资。

  截至2010年年底,58同城的累计注册用户数就已突破400万,其用户数、流量与信息发布量在分类信息领域中都处于金字塔顶,同行业的玩家不是被58同城收购,就是“死亡”。2011年,58同城以91的排名冲进谷歌的全球TOP100强的网站中,成为国内最大的分类信息型网站,仅次于Craigslist,排全球第二。

  与此同时,姚劲波将主要精力回归到信息平台领域,强化衍生出的两种盈利模式:针对个人收费的会员服务、针对商家收费的在线营销。通过解决信息不对称、服务商家和用户两端,58同城真正成为了一个分类信息的综合性网站。

  “58同城,一个神奇的网站”这句口号彻底打响。

  2013年,58同城在未来的期许声中,远赴纳斯达克。上市当天,58同城暴涨42%。姚劲波更信心满满地表示:“下一个真正百亿级别的企业诞生于分类信息网站,‘剩者为王’的大戏即将上演,不是我们也是另外一家。”

  姚劲波说的“另外一家”便是后来被合并的赶集网。

  自58同城成立起,赶集网便一直与其缠斗。当时,58同城和赶集网分别在电梯间广告屏和央视黄金广告位上分庭抗礼,2014年夏天,杨幂和姚晨的广告轮番上阵。“每年烧一二十亿的广告费,这已经超过了我们所有的收入,估计赶集网也差不多”,姚劲波提及当时的“烧钱大战”时说到。

58同城私有化退市 姚劲波的“阵痛”与“自我救赎”

  事实上,早在58同城上市之前,在投资方的鼓动下,姚劲波就有合并赶集网的想法。只不过,战事尚未谢幕,赶集网的掌门人杨浩涌对未来仍有无限的期许。

  但胜者只有一个。

  资本的再次注入导致胜利的天平彻底倾向了58同城。2014年,姚劲波用58同城15%的投票权拧开了腾讯系社交软件的流量阀门,换回了腾讯7.36亿美元投资。2015年4月,58同城与赶集网在资本的撮合下,结束十年恩怨握手言和,在以现金加股票的方式获得赶集网43.2%的股份后,58同城最终实现一家独大。合并后的58同城在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市场份额也骤增至81.6%。

  同一年,58同城陆续收购安居客,巩固其房产业务,后又收购中华英才网,向中高端招聘领域扩展,并通过参股e代驾、控股莱富特佰、收购驾校一点通,扩展汽车产业链,业务版图日渐扩大,一座巨型的“信息航母”俨然建成。

没落

  2015年是58同城的高光时刻,也是其没落的开端。

  在早期流量的甜头下,58同城一直沉浸在分类信息网站的美梦里,对于创新的追求大大减少。且2015年以前,58同城大部分的精力都在与对手赶集网的争斗上。在成功兼并赶集网后,58同城一时间拔剑四顾心茫然。正如姚劲波所说,“与赶集斗了那么多年,将其收购后一瞬间感觉失去了对手。”

  但互联网更新迭代速度之快,远超姚劲波的想象。在58同城合并赶集网的同一年,同属生活服务领域的美团正攻城略地,接连进军酒店、外卖、电影、旅行、出行、新零售等领域,最终连接610万家活跃商户和4.5亿交易用户,成长为市值超万亿的生活服务巨头。与此同时,大众点评、滴滴、字节跳动、快手等互联网巨头也开始急速奔跑。

  新对手的出现,墨守成规的58同城渐渐落于下风。

  财报显示,2015年至2019年,58同城营收分别为44.78亿元、75.92亿元、100.7亿元、131.4亿元、155.8亿元,营收增速分别为185.11%、69.54%、32.62%、30.48%和18.56%,呈现增长速度持续下跌状态。

  同期,58同城净利润为-16.49亿元、-7.73亿元、13.89亿元、21.29亿元、84.45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1282.35%、53.11%、279.73%、53.25%、296.66%。其中2019年,58同城净利润增长超过近三倍,但这与其与其出售所持车好多股权颇有关系。

  2019年,58同城因出售车好多股权,获得61.4亿元的投资收益,及5.5亿元的相关即期及递延所得税费用。倘若剔除出售车好多部分股权投资的投资收益及应承担的所得税费用,2019年58同城归属于普通股股东净利润为26.6亿元,相较于2018年同期仅增长33.3%。

  毛利方面,2015年至2019年,58同城毛利分别为41.56亿元、68.85亿元、91.43亿元、117.0亿元、137.8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169.34%、65.66%、32.80%、27.96%、17.76%,毛利持续下滑。其毛利率也有2015年的92.8%下滑至86.4%。而毛利及毛利率代表了企业在直接生产过程中的获利能力,两项指标的下滑一定程度上可以说“58同城赚钱的能力大不如从前”。

58同城私有化退市 姚劲波的“阵痛”与“自我救赎”

  此外,58同城的流量红利也开始见顶。QuestMobile于2019年8月披露的数据显示,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增速已跌破2%,规模已达11.3亿。《2020移动互联网全景生态报告》同样显示,移动互联网流量竞争日益激烈,全网整体增长放缓,人口红利消失,拉新的难度与成本都在攀升。

  在各垂直生活服务平台玩家的崛起下,58同城的市场份额也不断被瓜分,在多个赛道中,58同城出现了强劲的对手。招聘垂直领域中,Boss直聘、猎聘网、前程无忧等对手的崛起,58同城核心业务之一的招聘业务受到不小的冲击。与此同时,58同城在核心的房产领域上也有链家、贝壳找房、房多多等伺机待发。在出行、二手交易、家政服务等领域,58同城也都缺乏足够的市场深度和专注度。

58同城私有化退市 姚劲波的“阵痛”与“自我救赎”

  从股价表现来看,近两年,58同城的股价一直处于波动状态,未有过多增长。目前58同城55.75美元/股的股价较2018年5月89.9美元/股的高点也跌去近40%。对此,外界有声音称,58同城的市值明显是被低估的,而此次私有化或许也与其有关。

  值得一提的是,2月13日,美国做空机构Grizzly Research发布了针对58同城的做空报告。报告指出,在过去三年中,58同城累计夸大了46亿元人民币的总收入;在2013年至2018年期间,SEC的文件显示,58同城每年的增长率达71%,而SAIC(中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的文件却仅为50%。报告还认为,58同城“似乎在2016年收购赶集网之后刚开始向SEC报告虚假收入”,在其2018年年报中,“关于收购赶集的商誉不翼而飞了15亿人民币,从2017年的近160亿人民币降到2018年的145亿人民币。”

笔伐

  价值观是驱动企业发展的第一核心要义,但外界认为,作为面向用户的平台,58同城的价值观或许早已丧失。信息发布门槛低、审核把关不严、虚假信息等问题自58同城诞生起就缠绕其身,被用户诟病至今。

  早在2017年,新华社“中国网事”发表《“我被58同城坑了”——农民工老张奇遇记》,指出58同城“杀熟”骗回扣、骗子横行、监管不力。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58同城因为更是因为虚假房源信息,被有关部门约谈不下十次。而这似乎只是大幕的开端。

  2019年12月,三亚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点名批评58公司旗下产品58同城、安居客等网上房源发布平台违规发布保障性住房房屋出租信息,发布虚假商品房屋销售信息。

  7月2日,58同城、安居客因未完成整改被北京市住建委通报批评;7月24日,因私自收集个人信息、私自共享给第三方、频繁申请权限、过度索取权限等原因,58到家旗下快狗打车遭工信部通报。

  8月14日,青岛市场监管局召开全市电子商务平台约谈会,集中约谈58同城等十家电子商务平台,指导电子商务平台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和规章的要求,规范合同格式条款,落实在平台服务协议和交易规则方面的相关主体责任。

58同城私有化退市 姚劲波的“阵痛”与“自我救赎”

  在聚投诉和黑猫投诉等平台上,关于58同城“欺骗用户”、“虚假信息”、“强制收费”、电话骚扰“等情况的投诉帖已仅接近5000条,且与日俱增。

  另据法制晚报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搜索2008年至2017年的相关一审判决书,58同城涉及的诈骗案件为98起。此外,澎湃新闻报道称,仅2018年上半年就有近60起关于58同城和赶集网虚假招聘诈骗的案例。248名被告人通过发布虚假招聘信息诈骗,超过5500名被害人受骗,诈骗金额近亿元,甚至有人落入卖淫窝点、诈骗集团。诈骗金额最高的一份判例中,受害者2000余人,被骗中介费共计6270万元。

58同城私有化退市 姚劲波的“阵痛”与“自我救赎”

  天眼查资料显示,截止发稿时,58同城共有321条法律诉讼、209条开庭公告,涉及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买卖合同、网络服务合同、侵害商标权等纠纷,至今仍有三场官司待开庭。

58同城私有化退市 姚劲波的“阵痛”与“自我救赎”

  如果说用户反馈是58同城的“照妖镜”,那员工就是58同城的“墓志铭”。

  在58同城2019年的年会上,姚劲波曾公开表示年内不会裁员。然而几个月后,一封内部信却让公司上下都提心吊胆:“将在年底前降级或者请走10%的副总裁,其他级别也类似。”在姚劲波的话术里,不裁员,不代表不淘汰人、不替换人,“请走”不算“裁员”,目的是用淘汰制度驱动员工、提升内部运营效率。这在当时一度引发了外界的争议。

  今年年初,有加V认证为58同城员工的网友在脉脉职言区爆料:58同城今天开始裁员,单方面强制员工停薪留职2个月,每个月只发最低保障工资1760元,降薪90%。相关信息显示,58同城强制包括孕妇在内的部分员工待岗,待岗工作期间的月工资仅有1760元。

  彼时,58同城停薪留职或等同于变相裁员引发争议。有不少员工认为58同城此举是为了让员工自行辞职,以逃避N+1的补偿。对此,58同城回应称,目前公司相关人员仍然按照正常业务进行安排,裁员的消息不属实。

  这或许是58同城的”无奈之举“,但方法的错位或许来自58同城内部管理的混乱。外界有声音称,这背后实际折射出58同城企业价值观的缺失。

自救

  在业务发展陷入瓶颈、口碑不佳之下,如何再造一个58同城成为了姚劲波的新命题。

  据了解,此次私有化始于今年4月。4月2日,58同城宣布公司董事会收到鸥翎投资发出不具约束力的收购要约,拟以55美元/ADS的报价收购所有流通股。按照58同城股价计算,这笔交易总额接近80亿美元,溢价超过17%。当时58同城董事会表示,将尽快对此要约进行评估。

  私有化要约曝出后,4月3日,58同城CEO姚劲波出质了58同城的运营主体——北京五八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部分股权,出质股权数额为90.4。

  6月15日晚间,在美上市的58同城宣布与QuantumBloom GroupLtd.签订合并协议。根据合并协议条款,买方投资财团将以每股普通股28美元现金价格购买58同城所有已发行普通股,总交易估值约为87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615亿元)。

  分析人士认为,58同城私有化表面上是多重维度原因的叠加,但更深层次的逻辑则是58同城正寻求转型。

  从58同城今年的动态来看,今年1月,58同城就宣布将组织架构调整为4个前台事业群,分别为汽车事业群、房产事业群、人力资源及职业教育事业群,和本地服务事业群。3月,58同城宣布与二手车电商平台优信集团签订协议,以1.0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优信拍业务相关的资产。4月,58同城与58爱房又宣布向重庆房产经纪企业“到家了”投资5亿元。

  4月13日,58同城进行了一轮高层人事调整,宣布任命董莉、杜瑞璞为58同城的独立董事,并任命58同城国际业务总裁周浩兼任首席战略官(CSO),原58同城CSO陈小华卸任,将专注于58到家公司的发展;5月8日,58同城副总裁冯米表示,58同城副总裁冯表示,2020年58同镇将启动商业化;9月7日,“58到家”宣布更名为“天鹅到家”,并邀请邓超为代言人、砸下1亿做补贴。

  在接连的动作中,不难看出58同城不甘现状的心思。但一家企业的价值决不能只以其业务布局的广度来衡量,如何将具体业务做到极致,58同城还需要更多的思考。且在垂直化已成为常态的互联网体系中,只有深耕细作才能产生更多的价值。

  此外,在口碑与价值观被质疑的情况下之下,如何再次获得用户信任,也是摆在58同城面前的一座大山。私有化是58同城来说向旧时代的告别,也是迈入新时代的起点。

(责任编辑:王荣智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