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美国四大科技巨头CEO“受审”5小时,他们“犯啥事儿”了?

2020-07-31 21:42:36 新京报 

面对反垄断调查,思维CEO各有说辞。

当地时间7月29日,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召开了一场围绕美国四大科技巨头公司反垄断调查的听证会。亚马逊、脸书、苹果和谷歌四大科技巨头CEO历史性同台,“受审”长达5个多小时。

《华盛顿邮报》截图。

四大科技巨头CEO聚首,总市值超越德国经济

多年来,美国硅谷巨头的庞大体量一直引发外界担忧。科技巨头微软此前于1997年开始面临持续数年的反垄断调查和诉讼,曾被联邦法院判定违反了反托拉斯法(也即反垄断法),并被要求拆分为两家公司,但最终这一判定被推翻。

20余年过去,如今的科技四大巨头亚马逊、脸书、苹果和谷歌也面临相似的命运。去年6月,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下属的反垄断小组委员会发起一项针对这四家科技公司的反垄断调查。此次听证会上,国会成员根据为期一年的调查内容向四位企业CEO发起质询,调查这四家公司是否存在非法垄断的商业行为。

由于美国新冠疫情形势仍不稳定,听证会以远程线上的方式进行。亚马逊CEO杰夫·贝佐斯、脸书CEO马克·扎克伯格、苹果CEO蒂姆·库克以及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以视频会议的方式参与听证会。

这场聚集当前四大科技巨头CEO的听证会十分罕见,也让公众一窥全球市值最高的几家科技公司的内部运作。这四家科技公司的总市值已经超过了整个德国经济,而这四位CEO中,贝佐斯是目前的全球首富,扎克伯格的个人财富则排名全球第四。

民主党众议员大卫·西西林(David Cicilline)作为反垄断小组委员会主席牵头了此项调查,他在听证会开幕词中指出,这四家科技公司分别在在线购物、社交媒体、智能设备和应用程序、搜索和广告中占据了主导地位。在新冠疫情中,这四家科技公司还有可能变得比以往更加强大——随着美国家庭将工作、购物和日常通讯转移到网络上,这些科技巨头将从中获利。

他还指出,这些公司掌控了信息和市场准入权,并运用这一权力来压制竞争对手并保护自身的业务。“简单来说,他们拥有太大的市场力量。我们的建国元勋从不向国王低头,我们也不应该向网络经济中的巨头低头”,他说。

面临反垄断调查,四位CEO各有说辞

亚马逊被指利用第三方卖家数据谋利

贝佐斯:不能保证从未违反这一政策

听证会上,亚马逊主要被指控收集第三方卖家数据来为自身谋利,以及是否审查第三方卖家及其产品的销售数据来帮助自身平台创建新产品。对此,贝佐斯并没有直接否认,“我可以告诉您的是,我们有一项政策禁止使用卖家特定数据来帮助我们的自有品牌业务,但我不能保证公司从未违反这一政策。”贝佐斯称,其公司对这一问题仍在调查当中。据NPR报道,对于这一指控,其公司高管曾否认过。

还有议员指出亚马逊平台上存在假冒商品,并且排在搜索结果靠前的位置,称这一现象已经存在多年。贝佐斯回应称,其公司正在努力解决这一问题,比如雇用了1000名员工来专门审查货品。但他强调国会也应该有所行动,需要针对假冒商品颁布更加严格的法律。国会议员追问贝佐斯亚马逊是否从假冒商品的销售中获利,贝佐斯回复称,这样做的收益是短期的,顾客购买到假货之后不会继续在亚马逊上购物,“我宁愿丢掉一个单子也不愿失去一个顾客”。

脸书被指控主导社交媒体市场,利用收购打压竞争

扎克伯格:我们也有很多竞争对手

对脸书的垄断指控聚焦在其收购行为上,批评人士指出脸书利用其80多项收购案实现了社交媒体市场上的主导地位。脸书分别在2012年和2014年收购了Instagram和WhatsApp,该企业旗下应用目前在全球共计有29.9亿月活用户。

扎克伯格回应称,在收购Instagram时取得了联邦贸易委员会(FTC)的同意,而且当时Instagram还没有目前这么大的规模,“这是一项成功的收购”,他说。

批评者还指出脸书已经在社交媒体市场占据了主导性地位,当前美国人不可避免地要使用一项脸书所提供的服务,这导致不管用户同不同意,他们都无法摆脱其数据被收集、潜在的隐私数据泄露和广告定位等。另外,当脸书进入到竞争对手的领域时,就会显示出其市场主导力。例如,当脸书复制了其竞争对手Snapchat的一项功能并将其命名为Stories时,Snapchat的股价应声下跌。当脸书宣布将打造一个恋爱交友软件时,恋爱交友相关的公司股价也同样下跌了。

对此,扎克伯格的回应是,脸书在社交媒体市场有许多竞争对手,YouTube也和脸书有着一样大的用户数量。而在数字广告领域,谷歌是脸书强大的竞争对手。

苹果被指控主导应用程序市场

库克:为了保护用户隐私

听证会上,库克称苹果并不是垄断企业,其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只占据15%的份额,并指出谷歌拥有的安卓系统才在全球拥有主导性地位。但是,国会议员指控苹果在其应用商店(App Store)的管理上对应用开发者们拥有绝对的主导权,开发者必须遵守苹果制定的规则。另外,苹果设备的用户在应用和系统方面也受到很大限制,无法拥有其他的选择方案。

苹果的应用商店还被指控限制和自己同类型的应用程序来压制竞争。一名议员指出,苹果在2018年推出了一款Screen Time应用程序,这一软件可以帮助父母限制孩子使用智能设备的时间。当时,一款功能类似的家长控制软件OurPact因未满足苹果的安全要求而被下架。

库克辩护称,下架该软件是出于隐私安全问题的考量。议员则表示,该软件在6个月后再次被允许上架,这一时机很让人怀疑。“这从根本上来说是不公平的,苹果扼杀了作为我们经济命脉的创新”,她说。

国会议员还指控苹果应用商店利用收集的数据来仿制竞争对手的应用程序,库克对此坚定地反驳称,“我们永远不会窃取别人的IP。”

一项苹果内部文件还显示,苹果高管曾考虑将面向应用开发者的订阅费佣金从30%提高到40%。苹果一直向在其应用商店发售应用的开发者抽取30%的用户订阅费用,通常被外界称为“苹果税”。对此,库克回复称公司从未增加过用户订阅费佣金。

谷歌被指控窃取其他网站内容

皮查伊:不同意,我们和140万家小企业合作良好

谷歌因其在数字广告和网络搜索领域的巨大规模和主导地位而受到调查,数据分析公司指出,到2020年,谷歌在美国数字广告中的份额将达到23.4%。而且不只是在美国,谷歌在过去三年收到欧盟三次反垄断判决,一共被处以超过90亿美元的罚款。

听证会上,谷歌被指控从较小网站上“窃取”内容,将其留在谷歌自身的网页上,以此获得更多网络流量,并从广告中获利。例如,用户用谷歌浏览器搜索问题时,谷歌自身的答案框内就会摘取其他网站的答案内容进行显示,用户不用点击跳转到这一网页就可以获得答案。

对此,皮查伊回应称:“我不同意这一指控。我们一直致力于为用户提供最相关的信息。谷歌与140万家小企业展开合作,我们也看到了这些企业蓬勃发展,特别是在最近新冠疫情期间。”

企业强制拆分不大可能,特朗普威胁采取行动

这一系列反垄断调查结果可能如何呢?西西林在听证会结束时表示,这四家科技公司都是垄断企业,它们中的一些需要被拆分。但目前情况下强制性拆分是不太可能的,更有可能采取的做法是对它们建立新的监管规定来限制其市场力量。

这场听证会是长达一年的反垄断调查的最后一步,总的调查报告则会在8月下旬对外公布。据美联社报道,这一调查中,小组委员会成员从四家公司的中层管理人员、竞争对手和法律专家那里收集了大量证词,并仔细查阅了四家公司超过130万份内部文件。

这项调查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是,现有的监管政策和已有百年历史的反托拉斯法是否足以监管这些科技巨头,是否需要新的立法来加以监管。反托拉斯法(也即反垄断法)旨在阻止企业拥有过大的市场力量,以此通过压制或吞并对手来打压自由竞争,同时阻止企业为消费者制定的价格高于其获得的产品或服务的价值。

但目前面临的复杂难题是,像脸书这样的科技公司所提供的服务是免费的,并不会出现用垄断地位提高市场价格的问题,因此司法人员需要考虑是否应该改革和更新现有的反托拉斯法,用新的立法来监管科技巨头的垄断行为。

《华盛顿邮报》分析指出,国会在今年不太可能对现有反托拉斯法进行有意义的改革和更新。有国会议员在听证会上表示,在对科技企业的市场力量进行了一年多的调查之后,他认为国会不需要更新反托拉斯法。相反,他认为现在需要仔细研究一下司法部和联邦贸易委员会等监管机构是否有效地执行了现有法律。

特朗普在听证会当天则发推特敦促国会对科技巨头采取管控行动,并表示如果国会不这样做,他就会采取行动。“在华盛顿,这些内容已经讨论了多年,但还是没有任何行动。我们国家的人民对此感到厌倦!”

 

(责任编辑:岳权利 HN152)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