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寒武纪上市首日股价飘红 陈天石“高光时刻”背后业绩增长乏力 业务僵局难解

2020-07-20 15:37:21 和讯科技  知新

  7月20日,AI芯片第一股寒武纪登录科创板,上市首日涨幅一路高开超350%,市值一度超千亿。股价一路飘红高歌猛进背后,寒武纪市场认可度能持续多久?

寒武纪上市首日股价飘红 陈天石“高光时刻”背后业绩增长乏力 业务僵局难解

  从此前寒武纪公布确定的发行价格64.39元/股,预计募集资金总额25.82亿元来看,寒武纪并没有达到预期的28.01亿募资金额。伴随而来的是,持续扩大的亏损、客户依赖重叠度高的阵阵质疑。

  连续三年净利润为负 寒武纪盈利“困斗兽”破局难

  寒武纪在盈利上,一直还处于空白,而且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会维持这样的状态。

  招股书显示,智能芯片研发需要大量资本开支。截至2019年12月31日,寒武纪累计未分配亏损超过8.5亿元,且公司无法保证未来几年内实现盈利。

寒武纪上市首日股价飘红 陈天石“高光时刻”背后业绩增长乏力 业务僵局难解

  招股书显示,从2017年至2019年,寒武纪实现归属净利润分别约为-3.81亿元、-4105万元、-11.79亿元。

寒武纪上市首日股价飘红 陈天石“高光时刻”背后业绩增长乏力 业务僵局难解

  2017年至2019年,寒武纪每年的研发投入均超千万量级投入,面对持续不断的巨额研发投入,寒武纪在经营业绩上的压力十分巨大。此外,还要面临累计未弥补亏损及持续亏损的风险。

  痛失大客户 与昔日兄弟华为海思“短兵相接”

  在对寒武纪阵阵质疑声中,关于华为海思大客户的流失的讨论最为激烈。由于寒武纪的客户与供应商均高度集中,一旦面临“断供”,寒武纪的处境则十分尴尬。

  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8年,寒武纪的收入主要来自IP授权,而华为分别贡献了其中的100%、98%。

  但在2019年,IP授权收入相较于2018年下滑41.23%,占主营收入的比例也从最高时的99.69%下降至15.49%。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华为海思选择自研终端智能芯片,不再继续与寒武纪合作。至此,寒武纪的主要收入来源变成了智能计算系统集成。

  除了大客户的流失,对寒武纪来说,最致命的是与巨头企业产品线的业务重叠冲撞。

寒武纪上市首日股价飘红 陈天石“高光时刻”背后业绩增长乏力 业务僵局难解

  目前寒武纪的产品线包括终端智能芯片、云端智能芯片、边缘端智能芯片。从2016年开始,寒武纪产品年年迭代出新,速度十分迅猛,提供芯片及加速卡产品、终端智能处理器IP授权、智能计算机集群系统构成了其三大主营业务收入。可是,这几大业务板块,华为海思也已有完整的产品线布局。

  陈天石“高光时刻” 丞需寻找业绩新亮点及突破口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2019年9月,创立3年半的寒武纪估值达222亿元,保荐人中信证券(600030,股吧)给出的最新估值甚至高达342亿元。据此计算,参与寒武纪设立的中科算源的投资收益率将高达2.31万倍,参与前3轮增加注册资本的谨业投资收益率超27倍,参与第2次、第3次增加注册资本的国科瑞华收益率达4.46倍,参与第3次、第5次增加注册资本的阿里创投收益率达3.42倍。

寒武纪创始人陈天石(左)和哥哥 陈云霁(右)
寒武纪创始人陈天石(左)和哥哥 陈云霁(右)

  公开资料显示,寒武纪由“天才少年兄弟”陈云霁和陈天石于2016年合伙创立,二人均毕业于中科大少年班。大股东为陈天石,二大股东为中科算源(由中科院计算所100%持股)。此外,中科院创投、阿里创投、科大讯飞(002230,股吧)也都在其股东阵营中。

  外界也有传言,寒武纪一定程度上算是中科院计算机所孵化出来的一家公司,陈天石、陈云霁等创始团队成员主要来自中科院“龙芯一号”的核心研发团队。

  对此,寒武纪曾公开回复表明,不存在对中科院的“依赖关系”,具有独立的发展能力。中科院员工团队占比只有约3.97%,比例非常小,大部分是公司商业化组建的团队。

  面对竞争对手的步步紧逼,动辄上亿元的研发投入“烧钱”拉锯战一触即发,不断投入的时间精力成本,以及不断培育的芯片行业市场。

  未来留给寒武纪的时间并不多,寻找新的业绩新亮点和突破口迫在眉睫,而强大的高素质人才研发团队储备和领先的技术则成为了其发展的关键所在。

(责任编辑:郑希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