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曹国伟的不甘与新浪的不堪:微博“拉闸”减速 私有化能否成为救命良药?

2020-07-07 18:23:22 和讯科技  致知

曹国伟的不甘与新浪的不堪:微博“拉闸”减速 私有化能否成为救命良药?

  私有化背后,折射了曹国伟的不甘与新浪的不堪。

  7月6日,新浪宣布,董事会收到来自“New Wave MMXV”公司的非约束性私有化要约,拟以41美元/股的价格现金,收购新浪所有已发行普通股。根据当前流通股计算,该交易价值约为27亿美元,较周四收盘价溢价近12%。

  公开资料显示,New Wave是一家注册于英属维京群岛,由新浪董事长兼CEO曹国伟控制的公司。根据新浪提交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材料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曹国伟持有新浪13.5%的股份,有58.6%的投票权,其中通过New Wave持股12.2%,有58%的投票权。

  对此,New Wave表示,计划以债务和股权相结合的方式为收购提供资金,并期望在签署影响收购的协议时作出最终承诺。新浪表示,其董事会已经组成了一个包括独立董事在内的特别委员会,评估上述交易,但尚未就如何回应作出任何决定。

  曹国伟的不甘:股价波浪下跌 “新浪时代”退潮终结

  曾几何时,新浪也是中国互联网代表性企业之一,旗下核心业务包括门户网站新浪网、手机新浪和社交媒体微博等。

  2000年4月,新浪通过首次成功实践VIE架构,在纳斯达克正式挂牌交易,是中国最早一批赴美上市的互联网公司。此后,网易、搜狐等多支中概股通过VIE架构赴美上市。新浪也背上了“互联网三剑客之一”的称号。

曹国伟的不甘与新浪的不堪:微博“拉闸”减速 私有化能否成为救命良药?

  伴随着互联网的爆发,新浪快速奔跑。2011年4月,新浪的股价来到147美元的历史高点,曹国伟也迎来了“高光时刻”。2014年4月,新浪将微博分拆上市,同样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

曹国伟的不甘与新浪的不堪:微博“拉闸”减速 私有化能否成为救命良药?

  表面如火如荼,实则暗流涌动。新浪的股价没能如曹国伟所设想般的稳定,反而呈现了较大的起伏。自2011年4月达到高点后,新浪的股价便波浪式地下跌,之后虽有攀升,但自2018年后,又出现下跌趋势,近期则在30-40美元附近徘徊。

  在此之下,“估值过低”或许是新浪此次私有化的主要原因。“估值低于新浪管理团队和投资者的预期,是他们选择私有化退市的主要原因之一。”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院副院长欧阳日辉接受上游新闻·重庆商报采访时表示,新浪私有化后,管理团队对公司有更多的控制权,可以大胆调整战略,进行更多尝试、转型。

  新浪旗下的公司的反响同样侧面印证了新浪被美股市场低估:新浪作为第一大股东持股19.79%的天下秀目前在A股“风生水起”,总市值超过300亿元人民币,约为新浪的1.6倍;截至目前,微博总市值为98亿美元,约新浪的3.7倍。

  此外,分析人士认为,除了长期被美股市场低估外,今年兴起的中概股回归潮,也是推动新浪选择私有化的外因。去年11月,阿里巴巴在港交所二次上市,随后,网易、京东今年六月前后脚登陆港股市场。在几家头部企业的示范作用下,中概股回流也成为大势所趋。私有化后重新登陆A股或者港股,新浪无疑将获得一个价值重估的重要契机。

  新浪的不堪:业绩持续下跌 问题不断连遭约谈

  新浪此次选择私有化的举动并不难理解,其不被资本市场认可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于业绩的败退。

  据统计,2014-2019年,新浪的营收分别为7.682亿美元、8.807亿美元、10.31亿美元、15.84亿美元、21.08亿美元、21.63亿美元,同比增长分别为15.51%、14.63%、17.06%、53.64%、33.11%、2.59%。自2017起,增速正在放缓,2019年甚至出现增速停滞的状态。

  在营收增速放缓的同时,新浪的净利润也随之下滑,甚至连续三年出现了负增长的情况,且趋势正日益扩大。2014-2019年,新浪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768亿美元、2568万美元、2.251亿美元、1.566亿美元、1.256亿美元、-7054万元美元,同比增长分别为291.74%、-85.48%、776.58%、-30.44%、-19.80%、-156.18%。

  具体业务方面。微博业务2019年全年收入为17.67亿美元,几乎占了整个新浪集团超过80%的收入。但微博并不是一帆风顺,同样陷入了增长乏力,营收单一的瓶颈。

  2017-2019年,微博营收分别为11.50亿美元、17.19亿美元、17.67亿美元,同比增长分别为75.37%、49.43%、2.82%;归母毛利润分别为3.526亿美元、5.718亿美元、4.947亿美元,同比增长分别为226.39%、62.18%、-13.49%。

  疫情期间,微博再遭重创。2020年Q1,微博净营收3.234亿美元,同比下降19%,广告和营销营收2.754亿美元,同比下降19%。增值服务营收4800万美元,同比下降17%。

  综合来看,无论是新浪自身还是旗下的微博都遇到了发展的瓶颈。与此同时,抖音、快手、B站等产品的快速崛起,也将给新浪带来巨大的挑战。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7月22日,微博因“明星势力榜”投诉问题被北京市消协约谈;3月24日,工信部就App数据泄露问题约谈微博;6月10日,网信办因干扰蒋某舆论事件传播秩序,以及传播违法违规信息等问题约谈微博负责人,同时暂停更新微博热榜一周。

  接连的约谈也会给新浪及微博的形象带来巨大的负面影响,而平台中存在的问题会直接导致持续发展性的不足,如若新浪回归,这对估值将有一定的影响。

  大浪淘沙沉者为金,风卷残云胜者为王。

  早在2015年,曹国伟便增持新浪股份,意图加大对新浪的控制。当时外界有声音认为,曹国伟大笔增持新浪公司股票,其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新浪私有化,之后回到国内上市。五年过去,新浪私有化虽然还没有定数,但以当下为时间节点来看,无论是私有化还是继续深耕下一个十年,新浪更为核心的要义还是变革,以应对来自外部与自身的挑战。

(责任编辑:王荣智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