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一场疫情,有多少线下消费场景“移民”线上

2020-02-24 17:12:15 和讯名家 

  躲疫蛰伏,只能提笔,为抗疫尽绵薄之力,这是我的第二十二篇“撸文抗疫”文章。

  作为娱乐业的一个细分领域

  演出行业正遭受前所未有的重创

  科技业再次化身白衣骑士闪现

  细心的读者会发现,在这二十二篇“撸文抗疫”文章里,其实一直围绕着两个主调在观察这场抗疫之战。一个主调是围绕主战场,即政府与民众正如何抗疫;另一个主调则是围绕经济,尤其是对科技业战疫的观察,占了大概小一半的文章数目:中国的科技业在这场疫情中发挥了意想不到的巨大作用,且其自身也正因应对疫情、参与疫情而在发生重要蜕变。

  这种作用一是表现在互联网巨头一端,他们通过对平台经济的利用,表现出一种重要的动员组织能力,可以在社会成本很低的情况下,在市场化的情况下,更开放和有序地,更广泛地调动社会各方资源,更高效率地完成相关资源配置,极大的提高了服务和救援的效率。

  二是表现在大量互联网企业在疫情期间因满足社会需求缺口,而表现出的重大“担当”性作用。比如在疫情导致传统线下企业服务缺位的时候,互联网企业适时的挺身而出,即做担当,又抓机遇。最典型就是这次疫情期间涌现出的“在线四大天王”:在线医疗、在线教育、在线办公、在线娱乐。而今天观察的“唱吧”即属于其中之一。

  唱吧是中国最早的音乐内容社群应用之一,目前是国内重要的泛音乐平台。早在2012年,唱吧用户数已经超过千万,如今用户数已达2.8亿。据媒体报道,唱吧今日宣布了一个疫情期间的重要举措:2月24日-3月1日,唱吧将联手中国最大的独立音乐公司摩登天空,合作推出唱吧Live House“摩登OK!”专场,满足用户在线观看音乐演出需求的同时,为音乐人提供线上演出机会,并与音乐人共同创收。

  伴随这一举措,摩登天空旗下的大量优秀音乐人将集体入驻唱吧,唱吧则将成为众多音乐人歌曲宣发、粉丝互动及获取线上收入的重要阵地。

  具体而言,为期7天的唱吧Live House“摩登OK!”专场将于每晚7点半在唱吧APP开启直播,每晚推出3至4组艺人,每组艺人在线演出30分钟,摩登天空旗下的重塑雕像的权利、满舒克、马頔、阿肆、尧十三、彭坦&春晓等音乐人均将登陆唱吧。

  这看似是一则并不太醒目的娱乐新闻,但却体现着疫情期间普遍的社会大背景:作为娱乐业的一个细分领域,演出行业正遭受前所未有的重创,而科技业再次化身白衣骑士闪现。

  演出业“雪崩”到什么程度?可参见一则新闻:2月7日,据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致全国演艺同仁倡议书》,2020年1-3月,全国已取消或延期的演出近2万场,直接票房损失已超过20亿元。因聚集性活动被取消,各类歌手艺人疫情之下都呈现暂时失业状态。不止是歌手,连曾吸引大量歌手艺人流连的北京K歌之王也挺不住了,一份北京K歌之王总经理 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在网上流传,该公司计划于2月9日与全部200余名员工解除劳动合同,1月份工资分期支付,30%员工不同意就破产清算......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冰火两重天的是,和很多互联网平台一样,疫情的突然发生也使唱吧的流量意外爆发。按唱吧音乐集团创始人兼CEO陈华的说法,从大年三十开始,唱吧检测到了数据的明显变化。

  往年的年三十、年初一数据都是非常低的,因为大家都在进行外出聚会,或家庭合欢或老友重聚,但在今年的这一时段,唱吧的流量却不减反增,用户数量、在线时长、使用频次等数据都在飙高。

  正是在这一“冰火两重天”的背景下,Live House 计划 适时出现,为暂时因疫情失业的歌手们找到一个工作出口。

  并不能将唱吧的Live House 计划理解成一种流行的“互联网驰援”,更不能讲是互联网公司在疫情期间“赏”了歌手一口饭吃。

  因为严格来说,这其实是一种自救。作为线上线下都拥有着丰富产品线的唱吧而言,其与歌手及音乐公司实际上是一种上下游之间的“毛之不存皮将焉附”的关系。不仅是因为自身拥有近年表现出色的线下KTV和迷你KTV等线下产品,更因为归根结底,唱吧之“唱”的内容源泉还是来自歌手创作,歌手若都下岗,唱吧也将成为无源之泉。

  但如果从长远来看,这种行业间的抱团自救同时也衍生出机遇和契机,最终则可能是奇迹。因为没有疫情,唱吧和唱片公司虽然也有合作,但终究有一种互联网和传统行业之间常有的“既生瑜何生亮”的隔阂,只有曹操八十万大军已至的时候,吴蜀两家才能最高效的转化为亲密无间的合作关系。

  如果这种合作关系能迅速产生双赢效果,那么即便敌军已退,合作也将长期延续下去,甚至最终融为一体。这也是中国互联网经济与传统经济在此次疫情中普遍面临的重大机遇与挑战。

  之所以说挑战,因为并不是所有因疫情导致的线上线下合流都具有持续性。典型的就是疫情期间全国各大夜店扎堆线上“云蹦迪”的热潮。疫情发生后,因为线下遇冷,来自北京、成都、重庆、长沙等一二线城市的众多头部夜店和厂牌纷纷入驻互联网平台,进行“云蹦迪”直播,每晚都有排期,火爆一时。但很显然,在家蹦成啥样都不可能有夜店的感觉,对于高档夜店来说,昂贵的场地租金、上百工作人员的薪水等开支重担也不可能通过直播打赏来弥补。所谓“云蹦迪”只能是个短期的线上替代需求。

  但同样因疫情而生的唱吧Live House不一样,它有可能从此成为唱吧的一种战略性功能,演变成为一种唱吧为音乐人提供的长期性线上演出平台服务,具有相当大的行业想象空间。

  在这一过程中,就像在校教育通过疫情在亿万学生中瞬间完成市场启蒙工作一样,歌手们实际上也“被迫”接受了一场线上演出的启蒙教育,不管平时多么抗拒,当发现其中的乐趣,获得良好的收益之后,自然就“戒不掉”了。

  为什么与“云蹦迪”相比,Live House更具可持续性,关键是因为它是“以人为本”的,即以音乐人为中心。在基本商业模式上,歌手入驻互联网平台实际上在各大直播平台早有验证,而Live House升级了这种模式,把早期野生的网红主播和零星的低线歌手演变成成建制的明星歌手集体入驻,相当于从游击战升级为正规军作战。

  唱吧平台也有足够容纳这种歌手大规模入驻的空间。唱吧不是一时兴起,多年的积累实际上已经具备了为线下以唱歌为生的10万歌手提供线上演出机会的能力。作为专注于泛音乐的音视频平台,唱吧聚集了擅长音乐、爱好音乐、欣赏音乐的垂直人群,通过为Live House打造首页专属tab入口,这些人群形成的流量可以被精准导入到线上演出中。

  投身互联网之后,歌手不但通过在线演出可以获得收入,还可以通过录播等形式获得流量分成等长期收益。另外,资源性收益也不能忽视,比如粉丝资源,在线上,音乐人可以积蓄粉丝及加强粉丝互动,粉丝也可以更好地为偶像应援。

  对唱吧而言,如果利用好这次疫情提供的Live House机遇,则很可能会促成未来一些比较重大的战略转型,可以从三方面观察。

  其一,专业歌手的集体入驻将加强唱吧的泛音乐内容布局,补上唱吧长期以来的短板。这实际上也是此类互联网平台的普遍短板,即早期崛起于普通网民的娱乐性聚集,拥有巨大的流量,但内容偏草根、偏自娱自乐,而向主流转型时却缺乏专业资源,简单说就是缺明星、缺大V,没有超强的后台与实力,没有特殊机遇,这种转型只能缓慢发生,但疫情则促使转型加速,一旦专业歌手集体到来,唱吧的内容将由UGC向PGC强化,粉丝经济属性得到强化,用户粘性大幅增加,内容输出能力大幅增加,紧接着就是完全不同的一套打法。

  其二,拓展新的商业模式。比如把传统的基于线下的音乐产业链更多的搬到线上,推进音乐产业的“在线办公”化。就像陈华所说:音乐人可以在唱吧上实现在线工作,第一你可以写歌、唱歌,把歌放到音乐超市去卖,第二可以通过唱吧寻找音乐后期服务,第三可以一键发行,唱吧打造的水星发行,可以一键发行到网易云音乐、TME和所有线下KTV平台,唱吧拥有中国最全的线下KTV发行体系,这个体系覆盖了全国70%线下KTV。

  其三,强化唱吧的线下业务。与其他平台不同,唱吧与大量的线下实体业务,比如唱吧麦颂在全国有700多家门店,在疫情中也蒙受到损失,但当疫情结束后,则会有一波报复性+爆发性的增长,因为所有的用户,最后还是要回到真实的体验式的生活里面去,这时候,Live House所带来的新资源也将表现出新的价值作用。

  一场疫情,有多少线下消费场景“移民”线上?唱吧疫情中的一系列措施只是其中之一。而我真正想说的是,经济因疫情受损虽然必不可免,但也不必过分沮丧,因为基于科技和互联网业的经济新硬核也正在加速形成中,过去由于担心转型成本、利益分配等一直纠结的事情反而在疫情逼迫下不得不豁出去试了一水,这些都将是疫情后中国经济将涌现的新动能的一部分。

  日子仍将继续,我们未来的生活可能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坏!疫情过后,歌照常,舞照跳,太阳照常升起。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信海光微天下。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