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四川人,莫得感情的取名天才

2020-02-21 12:06:09 和讯名家 

  作者 | 钟亦可

  编辑 | 未生

  前一段时间,四川人凭着儿菜登上了热搜,千里迢迢送了50吨儿菜到湖北,结果湖北网友表示“谢谢,但真的没听过没见过也没吃过”,只能求四川人民在线教学。

  ▲来源:微博

  儿菜,学名“抱子芥”,也不能怪湖北人民,实在是“儿菜”这个名字听起来太奇怪。其实也不止这一种蔬菜,去一趟四川就能发现,四川人个个都是取名天才,这里每样蔬菜水果都有个奇奇怪怪的“川式名字”。

  四川人:我叫你一声大名你敢答应吗?

  All水果/蔬菜/动物:饶了我叭。

  part.1

  四川取名,自成一脉

  你永远不知道一个四川人嘴里的蔬菜到底是啥。比如——

  “炒一个蒜蓉瓢儿白。”

  “???你家瓢炒一个菜我看看。”

  “老板来一斤enter。”

  “???你家enter键照称的啊?”

  所以没有看见实物之前,劝你永远别猜。

  四川话命名跟普通话体系不完全相通,完全不能靠想象脑补得出正确答案。

  毕竟,你永远无法联想到“一斤enter”居然是指“一斤樱桃”,你也真猜不出“瓢儿白”“猪鼻拱”“莲花白”“红苕颠颠”“大头菜”都是些啥。

  ▲来,大型揭秘现场|来源:知乎

  四川人取名,不仅看起来牛X,叫起来更牛X。

  取名不加er就没有灵魂

  吃四川水果,你能学会川式英语。

  这里不止有enter,还有“sangper”(桑葚)、“puter”(葡萄)、“lier”(梨)。甘蔗也不是甘蔗,得叫“ganzei”,柚子不叫柚子,叫“qipaogan”,荸荠也不能叫荸荠,得叫“ciguer”。

  就连屎壳郎,在四川都有它独有的川式英文名“推屎per”,是不是还挺一本正经的?

  四川人作为非典型性北方人的南方人,说话不加“er”就浑身不舒服。而且加“er”的地方完全不讲究,想怎么加怎么加,想加在哪儿就加在哪儿。配上四川话那种悠长宛转的调门儿,一句“jiang豆er”俏皮味儿十足。

  ▲国际范儿四川人|来源:微博

  卖萌(大误)还得靠叠词

  在四川,每一个霸气/“恐怖”生物都有一个见不得人的小号。

  “蟑螂”是“偷油婆”,蜻蜓是“丁丁猫儿”,蜘蛛叫“煤格豆儿”,“毛毛虫”是“豁辣子”。你能想像威风凌凌的蜘蛛侠到了四川就忽然成了“煤格豆儿侠”吗?

  ?

  至于外形霸气得不得了的挖掘机,也只能委屈自己叫“挖挖机”。

  毕竟,四川人一言不合就用叠词,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凡是看起来不明觉厉但是又形容不出来的东西,加一个叠词就完事儿。

  ▲无奖竞猜,莽莽是啥|来源:微博

  而且叠词的使用除了卖萌,还能形象表达含义,返璞归真,土嗨且原始。

  鱼摆摆(鱼)

  ——象形文字在命名史上的重大突破

  鸡咯咯(鸡)

  ——拟声文字在命名史上的重大突破

  鹅薇薇(鹅)

  ——生物反应在命名史上的重大突破

  没有美感,也没有感情

  凤尾多好听一名字,直接管人家叫“莴笋颠颠”;就算豌豆尖挑不出毛病来,也要给人家加一个“颠”,叫“豌豆颠”。

  四川人取名从来不考虑审美这件事,直接写实就完事儿,坚决杜绝一切美感和朦胧。

  在四川,任何妄图通过改名字达到整容般效果迎来销量辉煌的奋斗故事,都失败了。

  米其林餐厅在翻译菜名的时候就应该杜绝一切四川话的乱入。因为四川式取名,过于简单粗暴,拥有破除一切神秘感和高级感的魔力。

  被誉为“装X界第一道具”的松露,法国菜单和意大利菜单上必备的镇店材料,被欧洲人尊为“世界三大珍肴”的食材,到了四川,就只配叫“猪拱菌”,接地气到难以想象。

  “你好,一份猪拱菌面包,煎鹅肝,配起司的鲱鱼卷,外加一杯加香槟。”

  “白猪拱菌通常被称作白色钻石,具有最高的购买价值。”

  “曼金马普区的第一个黑猪拱菌花了大约五年时间才培育出来。”

  水果届文艺度扛把子选手“春见柑”,在四川一句“耙耙柑”直接被打回原形。

  ▲太难了,没有美感就算了,还总被当作粑粑|来源:微博

  日本“不知火”柑,到了四川一句“丑柑”就完事儿,简单粗暴,毫无转圜余地。审美没了,气势也没了。

  Fine,什么神秘感都没了。

  part.2

  在四川,去菜市场需要一点灵性

  四川的菜市场,是一个你需要解放天性才能读懂的地方。一定要充分发挥你的联觉能力,不管看到菜名的第一印象有多离谱和不可思议,但请一定要相信,那就是正确答案!

  “O省8角”。

  “???什么东西”。

  “妈带儿2块5毛8”和“儿离开妈3块5毛8”。

  “???什么玩意”

  外省人:这真的是菜市场,而不是灯谜会之类的存在吗?

  只看菜牌你可能会怀疑人生,吐槽这是个什么鬼东西,但一旦把菜和菜牌结合到一起看你会发现,四川人取名真的是好有道理,实至名归。

  “O省8角”其实是指“莴笋8毛”的意思,“妈带儿”和“儿离开妈”都是“儿菜”,但是形态不同,一个是整的,一个是分散的而已。

  ▲真的猜不出来了|来源:微博

  鉴于这种深厚独到、无法被外人窥知的取名文化,四川人出省后,充满了生活上的不适感,常常因为“念错”蔬菜/水果名字而感到和周遭世界格格不入。

  去饭店吃饭,点一道“猪鼻拱炖肉”,被质疑是不是来砸场子的。

  去卤味店买卤味,跟老板说“给我来一点郡把子嘛”,结果被室友和老板笑疯。

  去水果店买樱桃,问服务员“一斤enter多钱”,被人用智障的眼光看了好久。

  但四川话取名也有一个好处,那些奇奇怪怪的菜名都自带一层朦胧滤镜。因为对不上号,所以才感觉格外可爱。

  而且川式名字的有趣也和四川人有着分不开的关联,毕竟他们是一群吵着吵着都能笑起来的人。因着独特的韵律、抑扬顿挫的音调和特殊的语气词叠词等,四川话常常充满喜感;再加上四川人个个都是乐天派,骨子里的乐观和爽朗,也让这里更有烟火气息。

  ▲来源:微博

  其实,对应不上普通话名字,也丝毫不影响食物的真香定律起作用。比如上流君到现在也不知道小郡肝是什么东西。

  但你试着想象一下,如果风靡全国的网红店“成都小郡肝串串香”改成“成都鸡胗/鸭胗串串香”,你还会为它爆肝排队吗?(可能也会,毕竟现在吃啥都香)

  戳“阅读原文”,阅读其他城市知识点!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上流UpFlow。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何一华 HN11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