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焦点分析 | 吉利的3亿美金拿不拿都烫手,李斌却不得不作出选择

2020-02-21 12:18:57 36氪 

蔚来会“羊入虎口”吗?

广汽10亿美金投资蔚来的传闻刚过去一个月,吉利3亿美金入主蔚来的消息又遭风传。与上次广汽出面果断否认不同,这次传闻中的当事方吉利和蔚来,都表示对市场传闻不予评论。大幅上涨的蔚来股价再次说明,业界对这家新造车头部公司解决资金问题,饱含期待。

吉利投资蔚来的消息并非空穴来风。36氪从接近蔚来核心管理层的知情人士处了解,双方在2019年已经有过多轮洽谈,2020年1月初举办的电动百人会上,蔚来创始人兼CEO李斌和吉利董事长李书福再次密会。

“吉利觉得蔚来的品牌做得很好,只要李斌愿意让步,这事就能谈下来。”上述知情人士说。蔚来目前以约40万元的售价卖出了超过3万辆汽车,在此之前,几乎没有一家国产汽车品牌做到。

蔚来快速打造出高端品牌的策略是在研发和用户服务上大量投入,该模式的基础是蔚来创始人李斌塑造的用户企业文化。服务上的创新让蔚来收获了口碑,也使其付出了巨大的资金代价。去年二季度电话会上,蔚来创始人兼CEO李斌表示,公司累计亏损220亿元,最新的第三季度财报显示,蔚来继续亏损24.51亿元。

如果此刻能够拿到吉利的3亿美金,无论是李斌还是他的蔚来,都可以松一大口气。不过这笔钱并没有那么好拿——无论是经营策略,还是成长基因,蔚来显然与步步为营、通过漫长积累成长起来的吉利截然不同。而且接受吉利的注资,可能还意味着要面临来自后者更为强势的整合。

企业文化和经营理念的差异似乎是这场交易的阻力,但急需资金输血之下,李斌也要重新审视手中的筹码。

疫情下的新造车

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让消费电子巨头苹果都宣称一季度营收将受到影响,新造车的生存环境愈发恶化。

蔚来春节过后的第一次发薪即延后6天至2月14号,这家公司在邮件中向员工解释称,因为疫情影响了复工时间。巧合的是,蔚来在2月7日宣布发行一笔1亿美元可转债,这笔债券的转股价低至3.07美元,3天后的2月10号即可完成。一周后,蔚来以相同条件完成了第二笔1亿美金可转债融资。因此,也有分析认为,蔚来在等待融资到账发放薪酬。

36氪从接近蔚来管理层的知情人士处获悉,蔚来1月份员工工资加上13薪,需要2亿多人民币。此外,蔚来在监管文件中披露,去年1月发行的6.5亿美元可转债,也需要在2月1号支付半年票息,约1亿元。

除了这笔紧急支出,疫情对供应链复工的影响,也让新造车公司一季度的销售遭受不小打击,而销售收入正是蔚来现金流的主要来源。蔚来总裁秦力洪此前宣称,“蔚来月入10亿元,不一定活得阳光明媚,但肯定死不了。”

36氪从行业人士处了解到,包括特斯拉、蔚来、理想等新造车公司在内,虽然已经拿到了复工证开工生产,但几乎都是依靠供应商的安全库存。李斌在接受《汽车商业评论》采访时坦言,供应商库存仅能支持一周生产,其预计汽车行业恢复正常生产最早要到3月底。

虽然线上直播卖车能维持一部分订单,但销售效果有限,且大都只能收取部分定金,大额尾款需向用户交车之后才能入账。这造成的局面就是,车企的销售收入大幅减少,现金来源几乎被截断,但公司日常运营的开支却需要照常进行,且拖欠的供应链款项也待支付。

蔚来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等余额为19.6亿元,应付账款达到31.88亿元,相比二季度增加11.28亿元,也就是说,蔚来维持现金流的策略包括拉长供应商的账期。

不难看出,疫情笼罩之下,新造车公司的头号任务是紧急储备资金,保证现金流健康。

发行2亿美元可转债之后,蔚来解决了燃眉之急,李斌同时表示,公司还有其他的融资在向前推进。特斯拉国产化攻势汹涌,蔚来仍急需更多资金,支持新车型和平台开发。以蔚来建立的行业口碑,自然不乏长线投资方,但疫情带来的诸多不确定性,显然会拉长谈判周期,而吉利的橄榄枝似乎早已抛出。

牵手吉利,蔚来会“羊入虎口”吗?

自2010年斥资19亿美元成功收购沃尔沃汽车以来,吉利借助资本并购策略,布局了一条完备的汽车产业链。包括2013年,吉利收购英国锰铜公司,成为伦敦经典出租车及附属资产的拥有者;2017年5月,收购宝腾控股49.9%的股份及英国豪华跑车品牌路特斯集团51%的股份;2018年2月,吉利又在二级市场以约90亿美元收购戴姆勒9.69%股份,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追求控股,打通技术研发体系、保持品牌独立,是吉利汽车投资布局的特征。因此,有分析认为,吉利投入3亿美元只能获取蔚来第三大股东地位,且在蔚来ABC三类股票对应不同投票权的股权结构下,吉利汽车难以获得相应的话语权,这与吉利一惯的投资逻辑不符。

实际上,在吉利的投资项目中,早已有步步为营,伺机收购的案例。2006年,吉利控股购入英国锰铜公司(伦敦经典黑色出租车的制造商和拥有者)19.97%的股权,时隔7年后,英国锰铜公司面临破产危机,吉利控股二次出手完全收购该公司。

蔚来汽车的品牌气质虽然与创始团队高度绑定,公司运营层面也追求独立,但这家公司庞大的资金需求显然是其短板所在。在此过程中,吉利并不乏扩大股比的机会。

此外,蔚来虽然在行业中成功打造了高端品牌,但作为新兴车企,不得不背负高昂的供应链和研发成本,这家年销量超过2万辆的高端车企,至今未获得正向毛利。而吉利拥有的产业链和研发资源,显然能帮助蔚来进一步降低成本,从而在公司运营中获取话语权。

吉利在收购沃尔沃10年之后,宣布对其整合,双方将在技术研发、成本控制和财务上进行协同。但是对孱弱的蔚来,吉利不一定有此耐性。这或许也是李斌的顾虑所在。

2009年和2010年,特斯拉也曾相继引入戴姆勒和丰田两大传统车企豪强作为投资方,品牌背书和资本双收。在此后数年,戴姆勒和丰田都未能与强势的马斯克取得有效合作,只在抛售股票后获得丰厚的财务回报。

而相比之下,李斌在行业中的“好人”人设,反映了其性格中兼顾周全的一面,而面对吉利这样饱经沙场的行业老兵,其是否能够守护蔚来的运营主导权,会是李斌将直面的考验。

吉利投资蔚来的交易仍未有官方定论,但是疫情迷雾笼罩、资金难题待解,李斌不得不面对这个抉择。2月19日晚,就在吉利3亿美金入股蔚来的消息满天飞时,李斌更新了蔚来APP状态,晒出自己在家做的两道菜,他妻子在评论区说,李斌差不多20年没有做菜。或许,久违的闲暇能让李斌重新思考出发时的目标。

扩展阅读:

焦点分析 | 十亿美金背后的蔚来融资疑云

(责任编辑:王荣智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