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超九成用户有付费意愿,音频平台的主播会成为下一个热门职业吗?

2020-02-20 21:02:10 和讯名家 

  音频主播这一职业究竟还有多少发展空间,在“耳朵经济”越来越被大众接受后,这群用声音带给他人知识与慰藉的人,还能走向哪里?

  读娱 | yiqiduyu文 | 肉肉在哪里

  “别怕,要是真确诊了,我们就在直播间陪你一起过年。”吴四威说道。

  吴四威给予安慰的人,是他喜马拉雅电台上的一位听友,因为在1月曾开车去武汉运货,回家后又有了低烧、咳嗽的症状,让这位听友在医院隔离的时候非常紧张,于是吴四威通过自己的电台节目《洪亮夜话》送去了自己能给予的温暖。

  播客吴四威

  受疫情的影响,很多人不得已被限制在家里,好在有线上的声音陪伴,人与人心灵的距离反倒被拉近了不少。知名播客大内密谈在这期间也发生了“捐个蛋”的故事,其在2月7日上线了“援助黄冈 大内义卖”公益活动,首轮义卖上线26小时筹集款项共96030元,采购鸡蛋64020枚,全部捐赠湖北黄冈蕲春县两家县级医院。

  知名播客大内密谈在湖北农场采购鸡蛋

  因为疫情的出现,线上娱乐形式在2020年初受到了用户更强烈的关注,视频内容让人们暂时忘记病毒带来的恐慌,而音频内容则通过陪伴安抚了人们焦虑的情绪。值得关注的是,在这次疫情中,许多音频平台的主播都采取了一定的行动,或共同录制相关科普节目,或用温情的节目传递爱,这也让我们再一次看到了音频主播这一职业的更多价值,以及这一群体的社会责任感。

  同时,也因看到了音频平台上主播群体的发声,让读娱君联想到了这一职业究竟还有多少发展空间,在“耳朵经济”越来越被大众接受后,这群用声音带给他人知识与慰藉的人,还能走向哪里?

  1

  越来越多的人都在听

  从前两年开始,“耳朵经济”就成了文娱行业中总被提及的词汇,这一领域的内容形态也得到了扩充,从最早的广播电台,也逐渐转变成如今既可以离线收听也可以在直播间参与互动的在线音频新形态,这样的变化也为在线音频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用户。

  据尼尔森网联发布的《2019网络音频节目用户研究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网络音频节目听众规模达到6.61亿,占网民规模的82%。而从这一次疫情期间的用户行为来看,也进一步验证了市场对于线上音频内容的渴望。据喜马拉雅数据,在这次疫情期间,喜马拉雅联合多家权威媒体打造的不同抗疫主题直播,总参与人数超过1.2亿人次,平台上55位头部主播录制的免费专题节目《疫情防护科学指南》,上线一天也获得了超700万的播放量。

  越来越多的人喜欢上听音频内容,是音频平台主播这一职业能够正常发展的基础前提,而除此之外,音频内容类型的多元化,以及音频内容使用场景的多元化,也为这一职业的发展扩大了土壤。

  更重要的是,随着新一批年轻群体的成长,以及人们对于音频内容认知的变化,用户对于为在线音频付费的接受度更高了,据艾媒数据显示,2019年近六成在线音频用户愿意付费,超九成的在线音频平台语音直播用户有付费意愿,超四成的用户表示偶尔打赏,这也是激励音频主播这一职业发展走向更加健康完善的基石。

  在当下,在线音频是仍然具有挖掘空间的领域,2019年全球最大的音频流媒体Spotify也开始发力播客行业,平台上播客业务的指数级增长,这样的消息对于音频平台的主播来说也是一个良好的信号。可以说,目前音频主播面对的是一片相对的蓝海,拥有极大的市场空间。

  2

  音频平台上的主播们过得怎么样?

  在线音频的市场做好了准备,接下来就是音频主播们如何去耕耘这一片土壤。当然,这些主播的成长必然离不开在线音频平台的支持,因而读娱君也以目前跑在行业前列的喜马拉雅为例,看看音频主播们的成长生存现状。

  在去年10月,喜马拉雅对外公布了平台用户达6亿的消息,活跃用户的人均日收听时长也超过170分钟,今年1月,平台上的主播数也突破1000万,这样的成绩自然离不开其已经构建好的内容生态,从播客到有声书,从知识付费到音频直播,多种内容形态以及多达328个内容品类,是喜马拉雅被大量用户喜爱的原因。

  在这样的丰富内容生态下,曾经开挖掘机的张男男通过自己一部一部的有声书录制,成为了如今喜马拉雅头部主播“幻樱空”,早就年收入过百万的他,成为了挖掘机司机中的“异类”,当初不看好他的父亲也感叹“我感觉有点耽误他了”,不过好在张男男坚持了自己的坚持,现在他的粉丝数还在以每天3000人左右的速度增长着。

  而另一位在13年就签约了喜马拉雅的主播掉掉,则更是因为音频平台的出现,实现了“站着把钱挣了”。在成为喜马拉雅主播之前,掉掉的娱乐直播“营业”很是惨淡,直到音频平台出现后,只有声音的形式凸显了他身为东北人的天然幽默感,再加上他多年累积的脱口秀创作经验,让他逐渐积累了爱他的粉丝,如今掉掉凭借着自己娱乐音频节目《非常不着调》实现年入百万,还成为了喜马拉雅的创意总监。

  主播掉掉与听众见面

  在2016年“耳朵经济”被广泛关注的时候,知识付费是在线音频领域最受关注的内容类型,这为在线音频带来了新的商业模式,培养了用户付费习惯,包括有声书这一内容类型也快速地为声音主播带来了收入,不过像在兴趣圈层广泛的喜马拉雅上,娱乐类和情感类主播也都拥有良好的成长空间。

  曾经为了能赚更多的钱补贴家用,咖啡厅服务员、工厂工人、10086话务员、小店买卖都是小默尝试过的工作,而在这个过程中她始终坚持着自己的业余爱好——录情感电台节目,直到2013年她被粉丝推荐把节目上传到喜马拉雅之后,一切才发生了变化。

  情感电台主播小默

  她的节目在平台上播放量快速增长,此前积累的人生阅历成就了她的主播生涯,她的情感电台《默默道来》如今拥有11.79亿的播放量,“小默127127”成为了很多人最信赖的朋友,最依赖的姐姐,而小默也因为网红主播的身份得以在长沙买下一套公寓,再也不用像十多年前那样为生计奔波,只能把电台当做一个业余爱好,对于小默来说这些变化是“我根本预想不到的”。

  而脱口秀主播佳期,也通过自己的脱口秀节目《非常溜佳期》成为了拥有近百万听众的音频大V,成为喜马拉雅2019年主播营销价值榜的第一名,沃尔沃片仔癀(600436,股吧)等品牌找到她专门定制广告。在这之前,她只是一个月薪1000多元的汽车销售,这样的人生转变,也都是因为她的风趣幽默通过喜马拉雅被放大,被更多人听到。

  脱口秀主播佳期

  丰富的内容生态,让不同类型的声音主播都能发挥自己的长处,这大概是喜马拉雅能够给予平台上主播的第一大支持,而另一方面的支持则来自于其变现方式上的多元化,助力音频主播拥有更稳定的生活保障。

  在喜马拉雅上,主播们可以通过知识付费、广告分成、直播收入、有声书收入等多种方式实现商业变现,尤其是直播这一形式,更是为主播增加了变现模式以及与粉丝交流的渠道。

  具体来说,很多喜马拉雅上的主播在上传自己的录制节目之外,也会开直播与粉丝交流,像是成为2019直播年度盛典荣耀主播的芸飞飞_九星,就在自己的有声书专辑之外,日常开直播与粉丝聊天,这让他拥有了双渠道的收入,也与粉丝保持了紧密的交流。

  如在《深夜小茶馆》讲悬疑故事走红的主播杨湃,推出了一档付费专辑《杨湃奇谈:悬疑惊悚的一千零一夜》播放量达到千万级别,收入突破百万元。

  而像是从话剧演员转身成为有声书主播的苏苏,则在“入职”喜马拉雅一年后,就实现了粉丝量从0到破百万,如今粉丝数超200万的一刀苏苏,也通过有声书实现了月收入十万元的量级,再也不用为生计而担忧,这也是她除了热爱之外继续坚持从事音频主播的一个动力。

  简单来说,在在线音频平台内容生态足够丰富,有健康的变现模式支撑下,主播们只要做好自己的内容,就有可能走向“第二人生”,毕竟有大量用户对声音充满渴望,需要音频内容的陪伴,这也是音频平台主播们在“内容为王”时期所具有的主动权优势。

  3

  成长困境下的多面关怀

  音频主播们也面临着种种成长困境:什么内容更适合自己?如何被更多人听到,如何保证长期发展,都是每一位主播要面对的问题。

  比如做有声书主播的新人就会面临,选头部小说IP竞争激烈选中腰部小说担心版权的困扰,不过好在在线音频平台会在这方面给予支持,像是喜马拉雅已经与国内几乎所有知名线上线下出版机构达成了深度战略合作,拥有海量畅销书的有声版权、网络文学有声改编权。这种版权资源上的支持,就为大量想从事有声书主播的人提供了便利。

  而针对音频平台主播的个人成长方面,则更是需要向平台“借力”,为此平台们也推出了各种扶持计划。2018年蜻蜓FM提出3年投10亿现金扶持主播,去年8月荔枝开启“回声计划”,喜马拉雅则在2019年启动“万人十亿计划”,一年内主播们从喜马拉雅共获得16.34亿现金分成。

  当然,平台提供的现金支持,可以是为声音主播们提供一个继续下去的动力,但与此同时,这一群体也更需要关注他们的个人成长。正是注意到了这一点,喜马拉雅在去年11月也推出了以“发现好内容、好主播”为宗旨的“巅峰榜”,基于点播热度、互动分享、付费率等指标对主播和专辑进行月度排名,让新锐主播也能拥有创作的动力。

  在这次疫情期间,喜马拉雅也推出了“谢谢你的爱·主播回报月”扶持计划,面向上传作品超过10期的原创主播,每天遴选100人,送出1000元现金奖励,以及持续14天、7倍速曝光流量的支持,这也是对于腰尾部音频主播的一大助推力。

  音频平台主播的成长不仅仅在于收益上的增长,其实更在乎的是个人职业上的前进,在这之中能够关注到主播个人成长的喜马拉雅,可以说是真正建立起了一个完善的在线音频生态——让用户可以听到喜欢的音频内容,让主播能够找到更多喜欢自己的听众。

  4

  声音内容的未来可能

  随着音频内容在大众中的认知度越来越高,明星也都“进入战场”,易烊千玺、邓伦、郑爽、吴宣仪、郑恺、张艺兴等一线青春偶像,也都曾登上喜马拉雅的平台,通过有声书、情感电台、脱口秀等内容形式与用户粉丝交流分享。这样的情况,也让喜马拉雅上的主播有了与明星“同台”的机会,可能通过平台让明星粉丝转化为自己的内容粉,这也是音频平台主播们的新机会。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优质播客也入驻在线音频平台,比如新入局的优质播客GQ talk、创业内幕等都入驻了喜马拉雅。还有像是用一个个故事吸引听众的故事FM,在文艺青年群体中拥有极高名气的日谈公园,又或者是评为苹果2019年度最佳播客的忽左忽右,都将自己的节目内容上传到喜马拉雅上,头部优质播客的迁移也体现出在线音频平台的发展已成气候。

  而从整个文娱市场来看,声音相关的内容也在成为关注点。比如2017年播出的《声临其境》就强调声音竞演,带动了一波网友对配音玩法的热潮,而这也会对在线音频领域产生一定的积极影响,培育市场对于“能听的内容”的敏感度,那么就可能有人因对声音的好奇走进在线音频;另外,以演绎书中角色为代表的有声书主播,或许在未来就有机会登上综艺的舞台,从素人主播走向明星也未可知。

  整体而言,在行业数据与市场表现的双重印证下,音频主播的潜力不可忽视,而在成长土壤上,像喜马拉雅这样拥有大用户、富生态、强赋能的平台也在不断提供助力,让音频平台上的主播们拥有了可持续发展、甚至进入人生新阶段的可能,这也让我们对于接下来的在线音频领域发展充满期待。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读娱。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何一华 HN11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