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刘强东缺钱,美团、滴滴想合并,互联网的大买卖都得去找他

2018-09-27 21:26:48 和讯名家 
刘强东缺钱,美团、滴滴想合并,互联网的大买卖都得去找他
  中国新经济的资本生意,快要被他包场了。

  华商韬略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客服微信:hstlkf华商韬略·华商名人堂 ID:hstl8888作者丨熊剑辉

2018年3月,彭博社传出华兴资本赴港上市的消息,华兴资本创始人包凡只回应了“胡扯”两个字。
  2018年3月,彭博社传出华兴资本赴港上市的消息,华兴资本创始人包凡只回应了“胡扯”两个字。

  半年后的今天(9月27日),包凡却敲响港交所上市锣,并深情感谢了这个伟大时代。

2015年1月的一天,深圳某酒店套房中,滴滴打车的程维、快的打车的吕传伟、华兴资本包凡都沉默不语。
  2015年1月的一天,深圳某酒店套房中,滴滴打车的程维、快的打车的吕传伟、华兴资本包凡都沉默不语。

  彼时,滴滴与快的的补贴大战正杀得昏天黑地,双方管理层手头的股权却越打越少。面对一场注定双输的败局,两家公司的CEO不约而同找到包凡,要完成一场艰难的合并。没想到,双方完全谈不拢。

  但是,他们对包凡依然绝对信任。

包凡自有绝活。谈不拢,就喝酒;喝醉了,谈人生、谈理想、谈创业苦痛,渐渐谈出了知心话。为给他俩创造机会,包凡干脆醉倒,程维和吕传伟开始推心置腹。
  包凡自有绝活。谈不拢,就喝酒;喝醉了,谈人生、谈理想、谈创业苦痛,渐渐谈出了知心话。为给他俩创造机会,包凡干脆醉倒,程维和吕传伟开始推心置腹。

  当年中国互联网史上最大的一笔并购案,包凡一顿酒搞定。

  中国互联网经济的辉煌年代,从当当、京东、美团、微博爱奇艺的上市,到优酷与土豆、58与赶集、滴滴与快的合并,从未缺少华兴资本包凡的身影。

  2013—2017年,在为中国新经济公司运作的融资并购服务中,华兴资本位列中国投行第一。

  包凡也因此被誉为中国新经济领域的“并购之王”。

  但很多人还是搞不清,包凡是干什么的。

  投行就是券商。华兴资本以“精品投行”起家,曾充当资本中介的角色。

  比如创业者、企业家想融资,找包凡就对了:投资人的秉性爱好,他一清二楚;投资人要投ABCDEFG+孙宏斌轮,包凡手头公司一大把,谈笑间一笔大生意就促成了。

  这个行业表面高大上,实则鱼龙混杂。有些所谓“财务顾问”,靠着在企业和投资人之间牵线搭桥,就在融资额中捞取5%的提成,被人称为“金融掮客”。

  华兴的定位则不同。今天的华兴资本,是承接企业上市、融资、重组、并购、投资等业务的综合型投行。

  而这个热衷拳击格斗、从摩根士丹利的“角斗场”杀出来的投行人,终究觉得职场不刺激,于是选择了创业。

  2004年,包凡在北京建国门外一家饭店借了间房,招了个清华女生兼任分析师和秘书,两个人的华兴资本,就这样开了张。

  这一年,国外投行在中国正“八仙过海”。瑞士信贷、德意志银行、高盛、美林证券等巨头正想方设法,切入中国市场;包凡却还在创业路上不停摔打。

  他折腾不良资产、搞证券咨询、做天使投资,四处碰壁后,才确定了“投行+投资”的商业模式:既做财务顾问,又做小规模参股投资。

  这种“小而美”的商业模式,被人称为“精品投行”。

  跟国际大投行相比,小投行看似一无是处。但包凡洞察到,中国创业企业、民营经济正在崛起,小融资、小并购不断,却为大投行所不屑。

  这,正是华兴的机会。

  当年,民营企业家在资本面前大都“蒙圈”:既说不清发展方向、融资需求、核心竞争力,也认不清自身价值,对法律、财务、战略等更是一无所知。融资时,要么说服不了投资人,要么在资本面前沦为附庸。

  但这些麻烦,交给华兴就好。

  要找投资人?包凡手头一大把,每个人的喜好、为人、信用,都装在包凡的脑子里;要跟投资人谈判?“伤感情的事,留我们来做”;融资的协议不知道怎么写?华兴帮你搞定的,直接是全套解决方案。

  就这样,华兴爆发的机会很快来了。

  2006、2007年,华兴一口气为征途网络、21世纪不动产、奇虎、当当网等知名企业完成上百亿私募融资,一举斩获“最活跃中小型投行”“年度最佳新型投行”等桂冠。

  特别是奇虎,由于当年周鸿祎遭遇某些对手恶意抹黑,几乎无人喝彩,包凡却认定老周必成大器,助其完成B轮2500万美元,从此成了不离不弃的好兄弟。

  但也不是所有的努力都有回报。

  2007年11月,华友世纪与光线传媒(300251,股吧)的合并案,华兴充当双方财务顾问,一时风头无两。但这场谈判几度陷入僵局,一次次都是包凡挽回。为实现合作,包凡甚至设计出一个全新的对赌协议,被光线传媒王长田赞为“天才的想法”。

  但就是这笔“生米煮成熟饭”的买卖,最终仍然因故终止。包凡为此倾注的大量心血,也突然付诸东流。

  可即便如此,包凡对华兴的项目质量,依然保持着偏执狂般的执拗:

  项目要么不接,要接就必定做成,否则分文不取。这种豁出一切的豪情,使得华兴与客户的利益高度一致,最终在业内赢得了极佳的口碑。

  投行这门生意,表面看竞争激烈、公平合理;实际上,民族、国别造就的鄙视链无处不在。

  2010年,当当网在纽交所成功上市,却惹怒了当当总裁李国庆。原来上市前,承销投行摩根士丹利将发行价“强制打折”,使当当募资额大减。但上市当天,当当股价暴涨86.94%,引发了李国庆与“大摩女”的微博对骂。

  而作为当当财务顾问,包凡一语道出玄机:

  中国公司海外上市,表面风光无限,实则遭受着各种不公平待遇。

  以当当上市为例,1200万美金委托摩根士丹利承销;但在人家看来,这只是笔微不足道的小生意。

  实际上,国际大投行与上市公司只是“萍水相逢”,跟大基金才是“老夫老妻”。投行要承销,当然倾向于多分配给有实力的大基金。但基金无利不起早,投行不压价,谁当接盘侠?李国庆愤怒的,正是他们这种串谋压价的行为。

  而美国投资人对中国企业的理解,也充满偏见。他们懒得理解你的商业模式,总希望你找出类比对象,比如当当就是“中国亚马逊”,然后财报、公式一套,估值马上出来。

  反正不管你是阿里、携程还是新浪、百度,甭管你在中国多牛,在美国资本市场要是找不到“对标”公司,美国投资人就会怀疑你公司有猫腻。

  这让包凡开始了审慎反思。

  在华尔街打拼多年,包凡深知金融业其实具有强烈的民族性。

  大投行,数学精湛、工作勤奋的华人,充当着底层金融“民工”;印度人占据着中层管理职位;最高层,则永远是犹太人和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天下。

刘强东缺钱,美团、滴滴想合并,互联网的大买卖都得去找他
  华人要如何去赢得自己的一席之地?

  包凡的答案是,一定要打破欧美投行的上市垄断权。华兴资本,即便陪跑,也要参与。这是他在格斗当中悟出来的道理,“被打倒时,你绝不能退缩,必须马上打回去。”

  2012、2013年,华兴先后拿到中国香港、美国的券商牌照。

  从此,中国企业赴美上市,就有了中国人自己的投资银行。

  2013年6月,跨境电商第一股兰亭集势在纽交所上市,成为华兴操刀的IPO第一股。

  拿下这笔承销大单,是因为包凡与兰亭集势董事长郭去疾是不折不扣的“好基友”:当年,郭去疾在谷歌中国当首席战略官时,就是包凡“鼓动”他下的海。

  与京东合作,更是华兴资本运作的典范。

  早在2006年,包凡就结识了刘强东,认定他能力强、讲义气、会成事。但京东的数轮融资,华兴都失之交臂。包凡是那种不到黄河心不死的人:“我就不信这邪,我们一定要为京东做点啥。”

  2011年,京东C轮融资,刘强东终于找到包凡,开口要10亿美金。

  包凡第一感觉是:刘强东疯了。2009年盛大赴美上市,融资额也不过如此。

  这种一般人接不住的大招,包凡咬牙接了。正好,华兴资本的老朋友、俄罗斯数字天空技术(DST)创始人尤里来到中国,这位俄罗斯土豪的核心竞争力就是有钱。包凡带着这位“老铁”逛京东,一砸就是5亿美金。

  有了第一个“冤大头”,老虎基金、软银马上跟风,竟然破天荒凑了15亿美金。这场融资是京东发展史上的关键之战,包凡可谓功不可没。

京东融资大战,令华兴资本声名大振。2014年5月,华兴更是担当京东20.5亿美元IPO的联席主承销商,创出当时中概股最大规模融资纪录。
  京东融资大战,令华兴资本声名大振。2014年5月,华兴更是担当京东20.5亿美元IPO的联席主承销商,创出当时中概股最大规模融资纪录。

  如今,华兴资本赴港上市,京东金融领衔认购,更是承续了当年的渊源。

  大洋彼岸涌现的上市热潮,让国内大型券商望洋兴叹。

  但华兴资本却趁着中国新经济崛起,跃居为华尔街第七大承销商。在中国民营投行中,它的领先地位已然牢不可破。

  伴随赴美上市的中概股增多,麻烦也越来越多。

  2009年开始,美国做空机构浑水、香橼,发布各种调研报告,大肆做空中概股,令其突然暴跌、停牌、摘牌。

  这些事件与华兴毫无关联,却令包凡出离愤怒。他积极呼吁中概股公司抱团成立基金,专门起诉造谣生事的做空机构。

  在包凡看来,美国监管当局肆意纵容浑水、香橼等机构做空,并在中概股公司安插内鬼、搜集情报,仅浑水在中国就招募5万人次,恶意狙击中国新经济。国内竟有人天真地认为“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让包凡不禁感慨:中国人既不懂华尔街,更不懂美国。

  深谙套路的包凡,第一次向国人描绘了华尔街的“做空路线图”。

  首先,浑水、香橼会先找几个真正财务造假的烂公司,直接在市场上干掉,确立做空机构的市场公信力。

  接着,做空机构就开始向其他中概股下手。它们问题不大,但可以把问题放大。此时的美国投资者已经真假难辨,从而相信做空机构。

  当积累到足够数量,做空机构便会配合对冲基金,全面质疑中国股市和中国发展的问题。此时,它们积累了足够的号召力,联手做空中概股乃至恒生指数,靠做空大赚一笔;然后对赌中国政府救市,再反手做多,两头赚。

  不幸的是,2011—2012年的恒生指数走势,全如包凡所料。

  面对如此被人收割的现实,包凡的建议是,要敢于组织起来,赴美打公关、舆论仗,用美国投资者能懂的语言,以正视听;哪怕退市,也不能让做空者得逞。

  1998年,在东南亚帮客户收拾残局的包凡,曾见识过一个国家的金融系统被击溃后的惨烈,那种损失,不亚于输掉一场战争。

  今日中国,加速金融改革、防范金融风险、培养国际金融精英,正变得像国家安全一样迫切而重要。

  2015年,美国财经杂志《彭博市场》评选出全球最具金融影响力50人。华兴资本包凡的名字不仅赫然在列,排名甚至超越万达王健林和时任工行董事长姜建清

  对此,彭博的解释是:

  快人快语的包凡凭借其“关系”,能在中国新经济领域安排几乎任何交易。

  互联网创投圈,是个典型的口碑小社会。一笔生意做完,能力人品都会被疯传。而很多人聊起华兴,都会说“老板很厉害”。

  华兴的买卖,很多是交朋友交出来的。

  兰亭集势、京东的IPO,都是包凡不停“勾搭”来的;土豆网创始人王微,则是在一次上课时与包凡偶遇,简单的萍水相逢很快就成了意气相投,土豆的融资、并购就这样被华兴包了。

  有人说,天秤座天生有高超的社交手腕和优雅的人格魅力。包凡并不隐瞒赢得友情的秘诀:你要多记得别人的好,这样才能和更多的人合作。

刘强东缺钱,美团、滴滴想合并,互联网的大买卖都得去找他
  华兴的企业文化中,也充满着“江湖义气”。在利益问题上,包凡历来很大气、不计较;而一旦跟包凡有了深交,有人甚至愿意“送”钱给他。

  当年光线与华友的并购案,让包凡鸡飞蛋打,但光线传媒王长田记住了这事。后来光线传媒上市,王长田拉着包凡入股,让他一口气大赚30多倍。对此,王长田直言不讳:

  他是一个你愿意给他钱的人,你觉得他挣钱是应该的。

  对自己的客户,包凡曾说过一段动情的话:“中国的民营企业家很不容易。我特别能够理解他们在夹缝中求生存的困境。这些人很不简单,我很佩服、尊重他们。”

  这种牢固的情感与人脉,使得华兴既能承接京东、美团等“腾讯系”生意,又能让“阿里系”的蚂蚁金服成为基石投资人。这其中,投人情、重感情,或许是成功的一大奥秘。

  在包凡看来,中国经济正日益裂变为传统旧经济和崛起新经济。身处旧经济的人们在悲观哀叹,不知路在何方;拥有新经济思维的人,则眼见传统经济中的痛点和机会大把,感觉遍地黄金。

  比如,A股常年萎靡不振,代表新经济的海外中概股则连创新高。

  包凡的预言是,“中国的未来一定是新经济的未来,新经济是未来唯一值得赌的方向”。

  过去十几年,包凡曾将一批又一批中国概念股送上海外资本市场。但对于华兴资本要不要上市,他却踌躇不已。因为那意味着,他不得不将华兴的“软肋”大白于天下。

  比如,华兴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年,华兴人均薪酬高达120万元人民币。七成的公司收入,都被工资吞噬了。

  今天,华兴上市了,说出了自己的这些“秘密”,统统会被高盛、美林等国际投行窥见,而双方的短兵相接也将难以避免。

  包凡和合伙人为此权衡许久,最终决定——上市“赌一把”!

  敢赌是因为,华兴已经拿下了中国内地、中国香港和美国三地牌照,实现跨市场服务,并拥有了与国际投行较量的底气。

  有人认为,华兴成为市场赢家的秘诀很简单,那就是始终与赢家站在一起。在这一点上,拥有强大人脉、大胆押注中国新经济的包凡,正是华兴的核心竞争力。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华商韬略。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马金露 HF12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