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P2P维权者:这个城市在睁着眼睛哭

2018-07-22 09:46:39 和讯名家 

  小春得知自己投资的43万出事了,是在早上6点给孩子喂奶的时候,看到了P2P平台凌晨5点发布的清盘公告。

  “我们算爆得晚的。端午节时唐小僧出了事,心里就有所准备。但平台一直都在正常回款,所以心存侥幸吧。结果那天突然不回款了,一天后,就被清盘了。”

  除了一宿没睡的人,小春大概算是第一批得知清盘消息的人。

  4个小时后,她和一位“难友”直奔经侦办。

  经侦办里已经挤满了人,黑压压的,仿佛台风即将降临的天空。

  P2P平台在近一个月里以平均每天5家的速度集体爆雷,远远超出了经侦办所能承受的办案能力。“一共也就30个人,灭火都来不及,现场就一个女警察坐在那。”

  而办案人员的短缺,让等待中的人更为焦虑,谩骂、哭泣、争吵在人群中爆发着。

  “我亲眼看到有个女的,一边填资料,一边被她朋友骂的狗血淋头。她拉着朋友投资,朋友在外地,不能亲自过来立案。”小春有些愤恨,“亲情、友情,在钱面前什么都不是。”

  女警察很是淡定:“我妈也投了20万呢。拿不回来了。”

小王投资的平台爆雷后,他加入了10几个维权群,还成为了一个维权群的群主。
 
  小王投资的平台爆雷后,他加入了10几个维权群,还成为了一个维权群的群主。

  每天早上起来,就有几千条消息涌入手机里。

  “你不看吧,怕错过什么重要的信息;你看吧,里面大部分都是负能量的情绪。”后来小王索性自己拉了一个维权群,在这个群里,他要求大家少说话,只分享那些可以实施的具体操作。

  作为群主,他必须把自己能够接收到的所有信息全部看完,然后整理出一份清单,告诉大家有哪些事情可以去做。例如:今天要转发、点赞哪几条微博,一起给总理写挂号信(具体的写作格式、投寄地址),找律师做法律咨询,组织维权行动等等……

  小王的维权群一共组织过两次行动,第二次维权行动让小王的一些观念发生了巨大的转变。按照他的说法,“在这之前,我都能够理解执法人员为了维护社会稳定所做的一些必要措施,但是那天发生的事,我不懂。”

  那天上午,他们约定在信访局门口的广场集合,但还没集结完成,就有人出现,要求检查他们的证件和手机信息,一旦确认是维权者,就被带上了大巴车。

  当天晚上,他们被迫留在派出所里,度过漫长一夜。

 
  小春也在派出所熬了一夜,只不过是在门外。

  她在维权群里看见消息, P2P平台的老板说自己已经前往湖南去找借贷方讨钱,已经让“二老板”去派出所配合调查,小春立刻飞奔去了派出所。

  他们果然看见了“二老板”,但是没有对上一句话,二老板就被警方带入询问。小春他们守在门口,想等一个说法。谁知等到了12点,都没看见二老板的人影。有人进去找了一圈,发现二老板在会议室的凳子上睡了。

  小春他们不敢离开,于是几个维权者约定轮流值班,看着二老板什么时候出来。第二天一早,又有另一批维权者过来“交接班”。

直到第三天,确认二老板必须每天到派出所报道后,维权者才离开派出所。

  小春刚出月子,还在哺乳期,但看到维权群里难友们发布的信息,她无法坐在家里等待:“那一周,真的是天天在派出所里度过的。”

P2P维权者:这个城市在睁着眼睛哭 | 小巴看一周
  阿七的老公则是逃一般地离开派出所。

  他曾经在投融家任职,两年开始办理离职,公司不放行,一直到一年前才切割干净。他本来以为,这就是他和老东家最后的牵扯。本周二,却突然接到派出所的通知,去进行调查。

  在P2P集体爆雷事件中,投融家是第一家被定性为诈骗的。老板早已跑路,名下资产全部转移到了国外。

  阿七的老公最终被判罚一年的佣金(约50~200万),“算是给个教训”。而他的同班同学,在投融家做到副总级别,则直接被逮捕。

  我问阿七,你老公知道公司在骗人吗?她说:“

不知道啊,其实他们也是被骗的。而且我老公两年前就不去上班了。”

  我又问她,你老公的同学,那位副总知道吗?她说:“大概总知道一些吧,但是做到他这个级别,公司根本不可能放他走的。”

  “P2P一个月连爆100家”听起来很恐怖,但并不是所有的P2P平台都像投融家一样被真正定义为欺诈案件。

  大部分P2P如今无法兑付,实际上是受到了连续爆雷事件给整个行业带来的恐慌和连锁反应。

  P2P平台面临的其实是两方的压力,C端投资方出现用户提现潮,希望自己可以成为在平台清盘前拿钱离场的幸运儿,但大批量要求兑付的交易单超过了平台能够负荷的能力;而B端的借贷方却想方设法拖延还款,偷偷观望情势,因为“一旦平台爆了,我就可以不还钱了” 。

  这就又引发了一系列的博弈。

  例如,在得知平台有爆雷风险的时候,究竟要不要立刻报警呢?如果不报警,大股东一旦跑路,结果就是再也拿不到还款,但如果你报警,警方把大股东法人抓起来,投资人想要拿到还款就更没有希望了。

  小王说,你能够相信吗,虽然大家都是受骗上当的难友,但群里每天都在为了这些问题相互吵来吵去。指责对方太早报警,或者争论请律师的费用究竟该平分还是该按涉案金额比例分。

  即便如此,小王更害怕的,还是大家渐渐“认命”。

  “有一天早上,我起床,突然发现每个维权群里只有几条留言了,那时候我的心咯噔一下。”

  小王在P2P平台投入了50万,但是他的心态一直控制得不错,因为这个金额对他来说,还算是在合理风险承受范围内。

但是,从那天开始,小王把每天30%的精力都投入到组织维权这件事情上。

  “我不想认命,这件事是可以通过大家的努力,一起维权把事情做成的。如果因为害怕让家里人知道、在警局留下案底、长途奔波、工作受影响,每个人都不去做这件事,那这个事情就永远做不成。我们的维权意识就永远打不通,我觉得这是我的使命。”

  小王喝了口咖啡,夜很深,他从城市另一端开车赶来接受采访:“也许我是个理想主义者。”

 
  昨天,台风即将登陆浙江的前一天,天空把整个世界染成罕见的昏黄色。

  大朵大朵的云从城市上空掠过,一会疾风骤雨,一会晴空万里。有人在朋友圈说:这个城市在睁着眼睛哭。

小巴跑去刚刚爆雷的一家P2P公司楼下,保安不放行,“没啥好去的,楼上门都关了。”
小巴跑去刚刚爆雷的一家P2P公司楼下,保安不放行,“没啥好去的,楼上门都关了。”

  他说每天有上百号人来这里,想要上楼去看看。他们已经把天台给锁了起来。

  我告诉他,对面派出所的警察和我说,他们每天只收到了十几个报案的信息:“是骗我吗?”

  “不是。”保安回答我,“的确有人只是想过来看看情况。而且他也是不希望你们紧张。钱可能还是可以要回来的。”

  我离开的时候,他又对我重复喊了一句:

“钱可能还是可以要回来的。但愿,但愿吧!”

  小春在微信上告诉我,“大老板”准备回来了,下周一会和他们见面,告知具体的兑付方案。“大概一年的样子,可以拿回全部的本金。时间会久一点,也怕中途再出幺蛾子。但好歹有一线希望。”

  我问她,你觉得你的钱可以拿回来吗?

  她说,但愿,但愿吧。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岳权利 HN152)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P2P维权者:这个城市在睁着眼睛哭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