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CEO发了一条微信长文暴风集团又身陷“暴风”

2018-07-12 08:40:16 金融投资报 

  深交所发函要求公司和冯鑫就一些预测性敏感问题进行解释说明

  曾经风光无限、一度被冠以“妖股”之名的暴风集团(300431),最近又处于暴风之中了。从7月6日晚间公司公告CEO冯鑫所持暴风集团的部分股份被司法冻结,9日晚间公司微信公众号发布《三年大考,暴风雨中的暴风——冯鑫的内部两小时长谈》,到9日公司股票跌停,再到10日深交所发函要求公司和冯鑫就一些预测性敏感问题进行解释说明,暴风集团迅速陷入“暴风”。

  记者 苏启桃

  对于当前“暴风”中的暴风集团,冯鑫认为要做好两件事:一是把暴风TV做好,这是暴风集团的未来;二是把原来膨胀心态下的业务进行梳理,动手减负。

  风暴源头:冯鑫部分股权被冻结

  暴风集团这一次面临的风暴,还得从7月6日晚间的公告说起。

  公告披露,公司CEO冯鑫持有的暴风集团3271296股被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冻结,持股占冯鑫持股的4.65%,占公司总股本的0.99%。冻结原因是中信资本(深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信资本)以股权转让合同纠纷为由,向北京朝阳区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冻结开始日期为2018年6月26日,冻结到期日期为2021年6月25日。

  就在冻结公告发布两天后,7月9日晚间公司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条9000字长文,在与暴风市场部负责人Richard的对话下,冯鑫复盘了公司上市三年来的路程。

  根据冯鑫在文中的解释,中信资本是暴风魔镜的一个股东,其在2017年提出提前退出,虽然这个提前退出不符合以前的协议(协议约定2020年暴风魔镜不能上市或者被并购才能退出),为了避免打官司对上市公司形象造成影响,冯鑫本人拿股票质押融资,还了这笔钱,但是只还了5000万,还有4000万没还(3000万本金+1000万利息),一时还拿不出那么多的现金,因此导致了目前司法冻结股票的状况。

  尽管暴风集团在公告中表示,本次司法冻结事项目前不存在被冻结股份被强制过户的风险,不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也不会对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产生直接影响,但是7月9日,暴风集团还是跌停了,当日报收12.75元,此后的10日股价跟随大盘有所反弹,但11日再度下挫,报收12.62元,创出历史新低。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暴风集团2015年上市之后,公司一度风光无两,连续29个“一”字涨停板加十多天的持续上涨,令公司股价一度最高飙升至327.01元。然而,三年过去后,复权来看,目前股价已经只有33.41元,仅有当初最高点的十分之一。

  CEO反省:有点膨胀 布局太冒进

  所谓9000字真情复盘,冯鑫在微信文章中也坦言了暴风集团上市三年来的3个问题,主要包括上市以来没有完成一次融资和并购,对债券融资和股权融资的认识不够,以及自己有点膨胀,布局太冒进。

  但更多的还是给投资者“画饼”,给出未来的希望。对于当前“暴风”中的暴风集团,冯鑫认为要做好两件事:一是把暴风TV做好,这是暴风集团的未来;二是把原来膨胀心态下的业务进行梳理,动手减负。

  对于暴风集团而言,减负并不轻松。比如,其表示未来会缩减团队人数,将上市公司人数缩减到200人以内,这意味着其裁员规模将达到近50%。同时,将在不借助任何外部援助的前提下,把暴风影音现金流和利润恢复至“健康”,将魔镜、体育业务分别进行重组。

  对于暴风TV,冯鑫表示在2019年可以进入盈利期,2020年和2021年应该至少有一二十亿利润的期望值,而且还会保持很高的增长速度。在他的观点里,客厅互联网的价值很大,电视的生命周期长,以及互联网电视的价值一旦释放是挡不住的。

  但就2017年年报看来,暴风集团TV业务表现并不好看。2017年暴风电视销量为84万台,低于200万台的销售目标,且仅比2016年增加了4万台。主营TV业务的子公司暴风统帅2017年营收13.45亿元,亏损3.2亿元。

  事实上,冯鑫寄予厚望的暴风统帅,只是暴风集团的控股子公司。暴风统帅成立于2015年6月15日,到2015年年底,暴风集团持有暴风统帅31.97%股权,虽然低于50%,但由于公司为该公司的最大股东,实际控制其经营活动,故纳入合并范围。但2017年12月,暴风统帅进行增资扩股,引进东山精密(002384,股吧)和如东鑫濠,两者合计出资8亿元入股,增资完成后,暴风集团持股下降至21.58%。

  需要注意的是,暴风统帅并表后一直拖累暴风集团,公司此前还收到深交所对公司2017年年报的问询函,要求公司说明现金流为负的原因和改进措施。

  深交所六问聚焦暴风TV

  针对冯鑫微信长文,深交所又一次发函了,六问关键问题,聚焦的重点依然还是暴风TV。

  对于冯鑫对暴风TV销售额的预测,深交所要求公司按年度统计暴风TV业务开展至今的销售量、销售额及毛利率等数据,暴风统帅近三年及一期的资产总额、负债总额、营业收入、营业成本、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等主要财务数据。详细说明前述业绩预测的依据、过程,前述业绩预测实现所需要的资金投入及来源,相关测算是否具有合理性和可实现性,并充分提示风险。

  与此同时,仅持股21.58%的控制权,怎么看都摇摇欲坠。深交所明确要求公司说明是否可能丧失对暴风统帅的控制权,还要求公司就TV业务经营模式等进行说明。

  另外,冯鑫持股部分被冻结也被深交所关注。深交所要求公司说明冯鑫个人是否还存在类似的债务、担保或诉讼情况,以及其股权质押情况。

  有意思的是,暴风集团上市后董秘几度易换,如今是冯鑫亲自代理。但很显然,就其微博长文而言,其并不能胜任董秘一职,不然也不会引来深交所问询,“公司信息披露制度是否存在缺陷,执行是否存在问题以及拟采取的整改措施。”

  深交所要求公司在7月12日之前做出回复,但截至《金融投资报》记者发稿,公司仍未做出回复。

(责任编辑:邱利 HN154)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CEO发了一条微信长文暴风集团又身陷“暴风”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