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400万元整容女PK知乎女神,一开始你们就都输了

2018-05-15 18:59:45 和讯名家  咕咕

  对话节目《不可说》第一期,天然美女剑桥学霸王诺诺和整形美女吴晓辰,展开了一场内在美和外在美的较量,引起了大家对于美的新一轮讨论。

400万元整容女PK知乎女神,一开始你们就都输了
  就像节目一开始主持人陈晓楠说的,我们不预设立场,也不做评判。

  外在美和外在美,到底哪个更重要?

  看看她们怎么说。

  1

  双方入场

  首先介绍一下两位主人公。

  59万赞同、38万人关注,知乎女神王诺诺,整容0次。本科在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读经济学,研究生在剑桥学习环境经济学。科幻作家、知乎大神、选美佳丽、互联网公司行业分析师。

400万元整容女PK知乎女神,一开始你们就都输了
  整容美女吴晓辰,整形医院老板。14岁就被妈妈带去整容,后来一直不间断地做新的项目,每年都要做一次大型手术,瘦脸,抽脂,填充,截骨等等。整容大概花了400万——“我的脸是一栋楼”。
400万元整容女PK知乎女神,一开始你们就都输了
  2

  不漂亮=平凡?

  节目一开始,吴晓辰说到了自己整容的初衷。

  小时候的她是个大大咧咧的体育生,后来进了艺校,身边有太多美丽的女孩子,才发现自己需要提升的地方太多了。

  后来,吴晓辰越来越为自己的形象感到自卑,恰好妈妈也是个孜孜不倦追求美丽的前卫女性,于是不甘平凡的她踏上了整容之路,并确定“

  注定要变成现在的自己”。

14岁的吴晓辰(最右)
14岁的吴晓辰(最右)

  看到这里,你或许会提出跟王诺诺有一样的疑问,难道“

  平凡跟样貌是挂钩的”吗?

显然,在吴晓辰眼里,答案是肯定的。
  显然,在吴晓辰眼里,答案是肯定的。

  王诺诺却并不认同:“其实有一些非常平凡的女生,比如说公交车上、地铁上遇到的那些长相很平凡,一脸雀斑的女生,依然平凡而幸福地过完了一生。”

  “但是很多来整容的女孩,是不想那样甘于平凡的。”吴晓辰回答道。

400万元整容女PK知乎女神,一开始你们就都输了
  换句话说,是不是漂亮的女孩更容易过上精彩的人生呢?

  这个问题很难有唯一的正确答案,就像今天的两位女主角,她们更像是内在美和外在美的两个极端,可生活中,更多女孩需要面对的是游离、徘徊在两者之间的尴尬状态。

  内在美当然是我们上下求索的精髓,我们每个人从小都被教育,多读书、多学习、身体和心灵总要有一个在路上,要做个温良恭俭让的公民,要做个对社会、对家庭有用的五好青年。

  可有点残酷的是,外在美成了更直观、更快速的判断标准。人们都说不要戴着“有色眼镜”去看人,可是当每个人都戴上了”有色眼镜”的时候,这件事也就变得稀松平常了。

  不能说这是坏事,佛学说相由心生,浅意就是人的仪容外表总受心灵思想因素的影响,不是没有道理的。

  一个人对于自己外表的重视,侧面反映出她(他)对于他人的尊重。端正、得体是基本,而美貌则是更高的要求了。

  没人不喜欢姣好的面容,只是总有人说注重外表等于肤浅,弄得大多数人不愿意承认罢了。

  3

  可以复制的美

  早晚被取代?

  对于外在美的不care,王诺诺表示自己可能是受了妈妈的影响:

  我的妈妈真的挺不好看的。她自己做生意,完全没有沾上相貌0.1的光,但是后来能赢得尊重和地位也好,或者说是有自己的一个作品、一个企业也好,跟我爸爸的婚姻也挺幸福的,我觉得这也是女人可能的一种方向。”

  这时候吴晓辰说了一句话:“

  你有没有想过,美的东西会有加成。”

400万元整容女PK知乎女神,一开始你们就都输了
  而王诺诺没有直接回答:

  “我平时业余会写科幻小说,然后会很无耻的去翻贴吧上的评论,大家都说现在不就是美女写这种(小说),我就会很生气。然后后来我写的故事里都不会出现女主角,或者说不出现感情线。”

  对王诺诺来说,这种美的加成并不是她想要的。

  “我不希望大家把我的努力,或者说我的一些东西,被这个事情给掩盖过去了。我会觉得很生气。

  我本来就很强,为什么你们把这两件事情联系在一起。这是分开的两件事。”

这句话让我想到了很多电视剧里的桥段,勤奋努力的女主靠着自己的实力赢得了晋升,却在上厕所的时候听到外面的同事议论自己所得的一切都是因为“那张脸”。
  这句话让我想到了很多电视剧里的桥段,勤奋努力的女主靠着自己的实力赢得了晋升,却在上厕所的时候听到外面的同事议论自己所得的一切都是因为“那张脸”。

  到底是美貌加速了成功,还是凭双手努力不靠脸?无解,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漂亮总不是一件错事。

  王诺诺问了吴晓辰一个问题:现在的科技已经很发达了,别人也可以通过各种手段向你的美貌无限靠拢,你会觉得被取代吗?

  “不会,每年的流行都不一样,我也会根据流行继续改变自己。”

  吴晓辰对美的追求从来都很“明目张胆”,选秀、模特大赛、时尚走秀,她经常出现在各种与“美”有关的场合,2006年还获得了第六届中国职业模特选拔大赛的亚军。

很有意思的是,王诺诺也参加过选美比赛,并且取得了还不错的第六名。
很有意思的是,王诺诺也参加过选美比赛,并且取得了还不错的第六名。

400万元整容女PK知乎女神,一开始你们就都输了
  对于选美,王诺诺在知乎上给出了自己的定义:

  所谓选美,并不是在一群美女里选出最美的那个,而是自个儿选自个儿。

  如果说自拍是关于自我和本我一厢情愿的终极臆想,那十个别人的镜头就是十面角度相异的镜子,镜子里十个不同的你在哭在笑在胡说八道,脑子里心底里犄角旮旯里的念头对你自己来说,就是一览无余了。

  你走到十面镜子跟前,踯躅再三,打量再三,拨开云雾见未来,选出一个最美好的你。

  这是选美。

  比赛的“比”不是把别人比下去,它更加类似于天涯若比邻的“比”,和一群女孩儿比肩依靠,扶持成长,这想想就觉得美好。

  说是体验生活也好,爱美也罢,即便是没有吴晓晨那样对美的极致追求,王诺诺还是希望自己能被美丽肯定。

  4

  追逐美还是回避美

  是谁在拧巴?

  王诺诺说了一段往事:“我曾经遇到一个人,他对我说,你要记住一点,你的长相其实是可以的,但不足以能够让你靠长相吃饭,那你就干脆忘了这件事,你还有别的饭可以吃啊。”

  当时的王诺诺觉得很释怀,“

  我觉得他说的好有道理!”

也许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她彻底放弃了自己对美的执念,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成了现在的美女学霸。
  也许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她彻底放弃了自己对美的执念,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成了现在的美女学霸。

  毕竟对于学霸的颜值,普世价值观还是比较宽容的,王诺诺这步曲线救国,也算是大获成功。

  这时,一直处于被动的吴晓辰找到了突破口:

  吴晓辰:我发现你是很纠结的,会随着别人的想法走。但是我是不会的,我自己认定的事情就会坚持到底,很多人都给我说,你不要再整了,你的脸已经很完美了,但是我还是知道自己哪里有缺陷,还是要更美,任何人都不会去阻挡我做这件事情。

  王诺诺:那你怎么知道自己做的是对的呢?还是你确实感觉到了快乐?

  吴晓辰:对。我会知道你不让我做这件事情我会多难过。

  王诺:那其实真正纠结的人是你,因为你永远没办法对自己的脸满意。

  吴晓辰:我不纠结,但我强迫。

这段对话其实有点剑拔弩张的意思了,两个人争锋相对地表达着对自己立场的维护。都想证明自己对于美的认知是笃定的、正确的、不容置疑的。
  这段对话其实有点剑拔弩张的意思了,两个人争锋相对地表达着对自己立场的维护。都想证明自己对于美的认知是笃定的、正确的、不容置疑的。

  接下来王诺诺的提问更加犀利:

  如果过了一百年,别人回忆起来,他们不会觉得曾经有一个美女,而是一个曾经被自己内心的强迫和焦虑弄到崩溃的人,把自己做了N次手术的人。

  那么你一生追逐的一个事情,是不是就是一个虚幻呢?

吴晓辰很自然地回答道:不虚幻。
  吴晓辰很自然地回答道:不虚幻。

  人要活在当下,自己开心,潇潇洒洒的过完了一生,不要考虑一百年以后的事情,那时候你已经不在了。

  其实很多细节可以看出,王诺诺和吴晓辰是有共同点的,那就是她们都知道,“外貌”的确决定了某些事情的走向。

但是两个人对于“美”的反应却截然不同。
  但是两个人对于“美”的反应却截然不同。

  吴晓辰对于“美”的野心直接而干脆,不断地整容就是她靠近美的途径,她说这是一种“及时行乐”。人生短暂,应该在有限的时间里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而王诺诺的表现就比较微妙了。

  一方面,她接受着外表带给她的镀金。学霸美女、选美比赛的名词、包括在节目录制前想要换到显脸小的机位,她无法回避、也不自觉地接受了舆论、社会、身边人对她的“表扬”,甚至可以说是乐在其中。

  另一方面,她却坚定不移地说着自己如何的不屑于外表的美丑。

  甚至包括公司年会或者是一些需要盛装出席的场景,她会故意连头都不洗就去。

  比起外貌,王诺诺说自己更在乎的是作品有没有被大家熟知,小说有没有被更多的人看到,剧情会不会改编成剧本,流传下去。

  这似乎是个逻辑正确的选择。

但是一边享受着外貌带给自己的红利,一边却说着“我完全不在乎外表”,未免有点口是心非。
  但是一边享受着外貌带给自己的红利,一边却说着“我完全不在乎外表”,未免有点口是心非。

  而如此的口是心非,也让王诺诺的人设变得拧巴起来。

  她谈到自己对于追求美的看法:“

  如果我们一味地追求美,是不是代表我们向这个世界低头了?难道我要讨好男人吗?难道说我不是在悦己,而是在悦人。”

  我实在不敢苟同。

  如果女性的美,都变成了取悦男性的资本,都变成了追名逐利的手段,那也太可悲了。

法国作家、女权主义的鼻祖波伏娃,让大家记住的更多是她对于女性独立自主的捍卫,但其实她也是个“爱美”的女人。
  法国作家、女权主义的鼻祖波伏娃,让大家记住的更多是她对于女性独立自主的捍卫,但其实她也是个“爱美”的女人。

400万元整容女PK知乎女神,一开始你们就都输了
  在被誉为“女性圣经”的《第二性》中她写道:

  但情况依然是,女人打扮的越漂亮,她就越受到尊重;她越是需要工作,绝佳的外貌对她就越是有利;姣好面容是一种武器,一面旗帜,一种防御,一封推荐信。

  没错,漂亮也是女性的实力之一。

  节目的尾声,王诺诺问了吴晓辰一个伪命题:

  经历了这么多之后,如果你还能穿越回以前,还会选择整容吗?

  “如果我穿越回去的话,我会选择更好的医生。”

  5

  做自己就足够美

  让人欣赏的是,吴晓辰从头到尾坦然的态度,不管是大方承认自己的整容经历,还是袒露自己不懈追求外在美的热情,她坦然地表达着自己的一切。

  而正好相反的是,王诺诺时而疑惑,时而害羞,用略显夸张的面部表情表达着自己的情绪,而那种情绪中不乏轻蔑的意味。

  其实对于美这件事情,道理很简单。就像陈奕迅的那句歌词: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王诺诺作为一个普通女孩,相貌已经算是中上水平了,再加上高智商、高学历、优渥的家庭这些标签,说是人生赢家也未尝不可。

  她大可鄙夷那些颜值至上的女孩子,但是“饱汉不知饿汉饥”的道理,恐怕也是她没法体会的。

  作为一个高学历、颜值不错的斜杠青年,或许在王诺诺眼里,整容是一种略带“投机取巧”的一步登天,有偷懒的嫌疑。

400万元整容女PK知乎女神,一开始你们就都输了
  吴晓辰的那句话不假,美的东西会有加成。

  手术刀为吴晓辰雕刻出的精致五官是她事业的加成,王诺诺天生的清纯可爱面庞也是她才华的加成。

其实这场博弈,更像是
其实这场博弈,更像是
“长相姣好害怕别人忽视了自己努力”的女孩和“外表普通害怕自己失去公平对待”的女孩之间的一场博弈。

  而更深处的问题是,她们为什么要参与到这场博弈?

  她们都足够优秀,在各自的人生里达到了别人很难达到的程度。

  她们每个人都在向着自己选定的价值观靠近,这本来就是个值得肯定的事情。可是为什么,还要坐下来讨论这种可以被任何人以“关你X事”、“关我X事”结束的话题。

  如果未来有一天,女性们再也不用为这样的话题展开讨论,才是这场讨论的真正意义所在。

  看吧,说好了不预设立场,也不做评判,我还是不知不觉地站了队。

  那么,关于这场外在美和内在美的角逐,你怎么看?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金融八卦女频道。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岳权利 HN152)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400万元整容女PK知乎女神,一开始你们就都输了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