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滴滴、Uber合并一周年,打车为何更难更贵了?

2017-08-03 21:52:40 号外财经网 

  还记得前几年轰轰烈烈的网约车大战吗?滴滴、Uber、易到、神州,几家网约车公司空前的补贴力度让网约车市场异常火热。

  虽然是几家行业巨头之间的商业战役,但优惠却是实实在在,一时间消费者不仅享受到了低价打车的服务,人多车少的困境也消失了大半。

  去年此时,几家平台经历了耗资几百亿的补贴竞争,还在各方猜测赢者花落谁家之时,滴滴、Uber中国突然宣布合并,这一消息似乎要为这场商业竞赛画上句点。

  除此以外,交通运输部等7部门出台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也试图将网约车的运行规范化管理。

  但一年以后,事情却向相反的方向发展了。正所谓欠下的总归是要还的,低价打车的时代随着网约车大战的结束而不了了之,经历了几轮加价与监管力度的加强,打车难打车贵的时代似乎正在归来……

  网约车江湖物是人非

  2017年8月1日是滴滴与Uber中国宣布合并一周年的日子,几天前,原Uber中国高级副总裁柳甄在社交网站上晒出了Uber中国离职员工聚会的照片。 在这场网约车大战中,最终滴滴、Uber形成双赢,而最先打开棋局的易到好不容易守住老二的位置之后,却面临因东家倒台而造成的风雨飘摇之中。

  腥风血雨的百亿补贴大战

  网约车的局始于易到,2010年,周航成立了易到,甚至领先于国外的Uber,开启了最早的网约车模式。但不久后,新入局的小弟们表现出了来者不善的态势。

  2012年,快的和滴滴先后成立,不久后分别获得来自阿里和腾讯的千万美金投资。背靠大树,两家公司开始在市场上横冲直撞跑马圈地,第一轮补贴大战开始。

  据悉,这场补贴大战持续了一年多的时间,双方烧掉近20亿元,堪称惨烈,其中滴滴是攻势,快的是守势。

  让人没想到的是:2015年的情人节,滴滴快的突然宣布合并,原因可以概括为尽早终止大规模的持续烧钱计划以及为更多的业务做准备。

  显然,他们对市场的情况的估计过于乐观,因为此时,更多的竞争者正向网约车这个大蛋糕赶来,其中就包括Uber和神州专车等。

  新的一轮烧钱大战一触即发,后知后觉的易到也终于加入了这场战争,易到用车CEO周航表示将为今后的烧钱大战准备30亿到50亿的“弹药”。

  神州专车抵抗对手Uber制作的海报因错别字曾引起轩然大波

  据统计,2015年整个专车市场光补贴就烧掉了近200多亿元, 仅滴滴一家就亏损了122亿元之巨。2016年第二季度,易到被爆出平均日亏损额高达3700万元的数额。

  此时,受益最多的则是网约车的消费者以及司机们。五元打车在城市中根本不算稀奇事,网约车司机一下子变成了月入2、3万的中产。

  烧钱大战当然不是长久之计,高昂的补贴甚至要掏空了约车公司,而此时众多小弟已经倒下,网约车市场呈现了几家独大的情景。

  去年下半年开始,约车补贴开始降温。随即而来的是网约车新政和滴滴、Uber的合并,易到晋升为行业老二。

  战火终于熄灭,高价补贴的日子一去不复返,网约车在新政的指引下重新摸索。

  滴滴疑垄断、易到风雨飘摇

  去年8月1号,滴滴出行宣布收购优步中国之后,两者的市场份额相加超过90%。引发行业及法律界人士质疑合并涉嫌垄断。

  合并一年来,滴滴多次调价,被认为是垄断加价。中国出租汽车产业联盟秘书长葛磊表示,滴滴的调价其实带有很大的随意性和不透明性,垄断行为日益明显。

  反观Uber,曾经的Uber员工如今撑起了共享单车的半边天。据媒体报道,来到共享单车领域的Uber员工,占据了Uber中国800多名正式员工的八分之一,且高层居多。

  摩拜CEO王晓峰,就曾是Uber上海的总经理。2015年12月,他从Uber中国离职,加入到了摩拜总裁胡玮炜的创业团队中。

  ofo的COO张严琪曾是Uber全球最年轻的区域总经理,除此之外,ofo还有另外一位来自Uber的高管陈为,她曾经是Uber总部的产品总监,现在是ofo的产品负责人。

  对比来看,易到显然是最不顺利的那一个。2015年10月,乐视汽车宣布战略投资易到,获得70%的股权成为控股股东。

  而经历了一段蜜月期之后,易到也与乐视正式开撕,先是控诉乐视挪用了易到13亿元的资金,后与乐视分道扬镳,如今并入首汽约车艰难重生。

  网约车的江湖就这样物是人非了,不过对比于商场上的精彩厮杀,消费者恐怕更加关心自己的钱包。

  重回打车难打车贵时代

  7月28日,网约车新政满一周年。据人民日报报道:一年来,24个省(区)发布了实施意见;133个城市已经公布出租汽车改革落地实施细则。与此同时,随着各地网约车新政过渡期结束,部分城市出现网约车打车难、价格高问题。

  例如,在收购Uber获得了网约车领域的绝对霸主地位之后,“滴滴一下,马上加价”成了许多消费者使用滴滴网约车的真实体验。

  “不加价50%几乎约不上车”,一些目测风和日丽、道路畅通无阻的时段,也被约车平台随意定位为用车高峰。在有关网约车的消费者投诉中,价格问题占到了首位。

  除此之外,网约车的数量在这一年中也在直线下降。这样的结果一方面源于约车公司补贴的减少,而另一方面则因为监管力度的加大。

  目前,我国300多个地级以上城市,已经公布改革细则、已经或正在征求意见的加起来只有210多个;滴滴、神州两大平台获得经营许可的城市分别只有22个和33个。

  滴滴出行提供的数据显示,北、上、广、深在今年6月早晚高峰和夜间时段的打车难度均有不同程度上升,同比分别增加了12.4%、17.7%、13.2%、22.5%。

  与此同时,共享单车的杀入也搅乱了网约车的市场。高德地图指出,伴随今年网约车新政的逐步落地实施,城市内短途(5km内)出行比例也在逐渐下降,从2015年6月的57.1%逐步下降到目前的34.7%。

  情况逼得网约车不得不向共享单车靠拢,不久前,滴滴开始了对ofo的战略投资,如今ofo也正式接入滴滴。虽然这些情况属于正常的商业扩张,但是一年前的今天,谁又会料到各种新型行业所带来的改变。

  目前,网约车的厮杀已经告一段落,而共享单车的补贴大战又正打得火热。或许,资本市场就是这样变化莫测。

  但话说回来,愉快的打车是不是又变成了奢望?消费者这笔债又要还到什么时候呢?
(责任编辑:娄在霞 )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滴滴、Uber合并一周年,打车为何更难更贵了?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