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儿童沉迷手游之困:纠纷多发游戏公司频退款 实名认证待加强

2017-06-19 09:44:43 澎湃 

  “深圳11岁男孩玩手游花光家中三万元积蓄”一事尚未平息,6月17日,媒体又刊发了“武汉10岁男孩玩游戏充值5.8万元”的新闻。接二连三的此类事件,让舆论对未成年人沉迷手游的关注持续升温。

  一些家长为此试图找律师维权,而西安临潼区的吴女士,曾于去年11月将腾讯公司诉至法院,原因是她称11岁的儿子晓鹏多次偷偷用家长的手机给自己发微信红包,然后充值玩手游。

  6月18日,吴女士告诉澎湃新闻,她最终选择撤诉,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她觉得举证难度较大。“虽然手机和银行卡是孩子在使用,但办手机卡和银行卡的身份信息都是大人的,我们也无法完全证明就是孩子在玩游戏。”

  免费代理该案的律师赵良善告诉澎湃新闻,该案经媒体披露后,至今已有十多个家长联系他,试图通过律师向腾讯等游戏公司追讨孩子擅自在游戏中消费的款项,涉及腾讯和4399旗下多款手游。截至目前,他已先后无偿为五个家庭追回未成年人擅自充值的44500余元,其中涉及腾讯旗下手游的金额为37700余元。不过,举证难是此类纠纷的一个特点,部分家长因无法证明在游戏中消费的主体是未成年人,而放弃追讨消费款项。

  虽然一些纠纷经由游戏公司退款解决,但如何避免未成年人沉迷游戏,依然是社会各界需要共同应对的问题。

  我国《网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第二十条规定,网络游戏虚拟货币交易服务企业不得为未成年人提供交易服务。但由于网络交易的特殊性,导致这一规定难以落实。对此,赵良善建议,一方面游戏公司应当改善功能,加强对玩家身份的核实及限制,另一方面,需要家长的正确教育和引导。

  未成年玩家家长怒告腾讯 “死磕”腾讯等游戏公司数月来,陕西律师赵良善不断接到一些家长关于孩子私自充值玩手游的求助。6月14日,他又接到投诉,一名来自成都的人士自称其6岁孩子在某款手游上充值1万余元,并发来相关游戏界面截图,寻求赵良善帮助试图追讨充值款。

  赵良善介入此事始于2016年10月。当时,西安临潼一位吴姓女士向当地媒体投诉称,其11岁的儿子偷偷用大人的手机给自己发红包,然后充值玩手游。

  此后,吴女士委托赵良善以其子晓鹏之名起诉腾讯公司,要求法院确认晓鹏与腾讯之前的消费合同无效,并退还晓鹏在游戏中的充值款项3212.9元。

  吴女士告诉澎湃新闻:“可以说他们全班小孩基本都在玩手游,无非是花钱不花钱的区别。之所以起诉腾讯,一是为了触动孩子让他体会大人的不易,再一个也是希望游戏公司能改善游戏。”

  案卷材料显示,西安市临潼区法院受理此案后,腾讯公司于2016年12月15日提出管辖权异议,其认为本案属于合同纠纷,并以根据双方约定的协议管辖法院等理由,认为本案应由深圳南山区法院管辖。

  不过,上述管辖异议被临潼区法院驳回。此后,腾讯公司上诉至西安中院,但仍被西安中院驳回。

  二审裁定书显示,西安中院认为,本案属于买卖合同纠纷,原审原告晓鹏只有11周岁,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可以进行与他的年龄、智力、相适应的民事活动,其他民事活动由他的法定代理人代理,或征得他的法定代理人的同意。

  此外,原审法院在查明腾讯公司并未对其格式合同进行足够显著的标示,也没有对注册用户的年龄进行可以验证的核实,故该合同中关于管辖权约定的内容无效。

  西安中院认为,因被上诉人晓鹏以信息网络方式向腾讯公司购买物品,又通过信息网络交付标的,故其住所地为合同履行地。因此,临潼区法院对本案有管辖权。

  家长因举证难等原因最终撤诉

  赵良善律师告诉澎湃新闻,类似晓鹏起诉腾讯公司这类案件,除了管辖权争议,另一个难点就是举证问题。

  赵良善说:“网络交易合同信息容易被篡改,举证难度较大。传统的合同订立会形成书面合同文本。在网络交易合同中,其要约、承诺以及合同履行过程的详细记录只记录在提供网络交易的服务器中,具有高度的技术依赖性。同时,这些数据本身易被系统后台操作者复制、修改甚至删除。”

  “当消费者与经营者发生纠纷时,举证难度尤其明显,而消费者如果没有注意保存相关交易页面或文件,在纠纷发生时可能无法举证,需要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

  据赵良善介绍,从去年十月至今,先后有十几个家长因为自家小孩擅自充值玩游戏的事情向他寻求帮助,虽然他想免费代理,但其中有几个家庭因无法认定交易主体是未成年人而放弃追讨款项。

  而晓鹏诉腾讯公司一案,在2017年4月底,晓鹏的母亲吴女士也选择了撤诉和解,腾讯公司退还了晓鹏在游戏中的消费款三千余元,腾讯公司相关人员亦向澎湃新闻证实了撤诉和解一事。

  吴女士告诉澎湃新闻:“虽然手机和银行卡是孩子在使用,但办手机卡和银行卡的身份信息都是大人的,我们也无法完全证明就是孩子在玩游戏。”另外,她觉得打官司耗时耗力,家属也不支持,“好在教育孩子的目的达到了,他现在不玩游戏了。腾讯公司在这期间,也做出了一些改变。”

  事实上,为了证明是11岁晓鹏自己进行的游戏活动并充值,律师赵良善还自掏腰包,花费四千多元,请公证处对律师取证过程进行了公证。其向澎湃新闻出示的公证书显示,进行公证的取证步骤内容多达107个。

  “晓鹏这个比较特殊,他是通过偷拿大人的手机,给自己的微信发红包,然后又进行登录游戏并充值等操作,通过晓鹏账号平常的聊天记录等使用痕迹,可以证明充值玩游戏是晓鹏的行为。吴女士觉得没把握,可能也是因为她不懂法律。”

  已为5个家庭追讨充值款4万余元

  前述案件中11岁的晓鹏,不仅在腾讯旗下的手游“天天炫斗”及“穿越火线”中消费三千多元。他还在4399网络公司旗下的游戏“奥奇传说”和“火线精英”中消费五千余元。

  晓鹏的母亲吴女士在给赵良善送的感谢信中称,她也曾委托赵良善拟起诉4399网络公司,但双方在立案前便达成和解,4399网络公司不仅退还了五千余元的充值款,还额外支付了一千元损失赔偿。

  晓鹏及吴女士给4399公司递交的确认函称,在退款完成后,晓鹏的游戏账号的所有权益,转由4399网络公司处置,晓鹏不再享有该账号的任何权益。

  据赵良善向澎湃新闻提供的转账记录,及当事人出具的收条显示,从2016年11月至今,他已为五个家庭追讨回44500余元,其中腾讯公司退还的金额为37700余元。这些款项的追讨,均是双方协商的结果而非诉讼。

  近期引发关注的“11岁男孩玩手游花光家里三万元积蓄”一事被媒体披露后,腾讯公司也已将款项退还。该公司相关负责人对澎湃新闻表示:“虽然并无直接证据证明该账号发生的登录和消费是由未成年人操作,但出于关怀,除少部分打赏给别人的款项以外,已经将近三万元退还。”

  在前述吴女士给4399公司递交的确认函上,吴女士承诺,她将加强履行监护职责,以杜绝类似事情再次发生。吴女士告诉澎湃新闻:“游戏公司开发游戏挣钱无可厚非,但是应当注意加强对未成年人的保护。”

  “在消费者借助诉讼及媒体报道方式寻求帮助后,游戏公司确实出面解决了目前存在的一些纠纷,如退还游戏款等。”赵良善律师说:“但这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游戏公司应当提高对未成年人消费者权益的重视,从游戏软件的开发与运用过程中切实保障未成年人的权益。”

  赵良善表示,如果腾讯公司不纠正其错误,完善相关功能,他就准备把官司一直打下去,“我有一个三岁的女儿,我也担心她以后会沉迷游戏。”

  律师建议应加强对游戏玩家身份的核实

  腾讯公司此前回应澎湃新闻称,在今年2月,腾讯推出“成长守护平台”系列服务,协助家长对未成年人子女的游戏账号进行健康行为的监护。

  腾讯方面称,任何技术和制度都不是完美的,若要根本解决未成年人沉迷游戏问题,仅依靠政府监管和企业自律,无法百分之百规避,还需各方努力。

  事实上,我国《网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明确规定,网络游戏虚拟货币交易服务企业不得为未成年人提供交易服务。

  但因网络交易合同采用电子数据形式订立,缔约双方当事人通过互联网联系,不直接面对面,以至于合同相对人掌握的主体信息有限,甚至只是虚拟身份信息,这也就导致“不得为未成年人提供虚拟货币交易服务”的规定难以落实。

  赵良善律师建议,网络游戏运营企业应当要求网络游戏用户使用有效身份证件进行实名注册,并保存用户注册信息;同时,应该设定实名注册后,要求用户上传真实照片进行比对,该比对目的就是对身份进一步核实。在进行银行卡绑定消费时,应该就实名注册信息和银行卡办卡信息进行核对,要求一致时才能进行虚拟货币交易。此外,游戏公司不得为使用游客模式登录的网络游戏用户提供游戏内充值或者消费服务。

  除了游戏公司应做出改变外,赵良善还认为,家庭和学校也应加强对未成年人的教育引导工作,以防孩子沉迷于各类游戏。

  “在法律层面,有关部门应当对未成年人进行虚拟货币交易服务后的法律责任进行明确划分和界定,在出现法律纠纷后能够有法可依。”赵良善说:“否则,游戏公司和未成年人均无法明确责任,就会出现游戏公司和未成年人法定代理人各执一词的局面,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责任编辑:徐立梅 HT001)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儿童沉迷手游之困:纠纷多发游戏公司频退款 实名认证待加强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