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股票|评论|外汇|债券|基金|期货|黄金|银行|保险|数据|行情|信托|理财|收藏|读书|汽车|房产|科技|视频|博客|微博|股吧|论坛
 
原创  高端访谈  业界要闻  互联网要闻  电信要闻  家电要闻  商业计算  精彩专题  滚动
 
数字生活  整机  手机  家电  图库

对话“预言帝”于揚:下一个互联网+是数据原油

  • 字号
2016-05-19 16:36:32 来源:和讯科技  作者:王博轩

易观国际董事长CEO 于扬

  在2015年全国两会上,马化腾提出的“互联网+”战略被采纳进总理两会政府工作报告。至此,不管是行走在上海陆家嘴(600663,股吧)的金融精英还是北京的互联网创业者,都把“互联网+”看作重振中国传统产业的“魔咒”。

  “两会上,我提出了‘互联网+’的议案。5月份从国家战略到行业落实都进展迅速。而‘互联网+’的概念最初是在2012年易观的一份报告中出现。我提出,‘互联网+’一词是在2013年。”

  在去年7月出版的《互联网+:企业行动指南》中,马化腾以此文为本书作序,写下了这样一段话,而这本书的作者就是易观的创始人——于揚。有趣的是,于揚也为马化腾的《互联网+:国家战略行动路线图》做了序,于揚把他们这种惺惺相惜的关系看作是,对“互联网+”最初认同者和提出者互相的验证。

  “预言帝”于揚

  如果说一次对行业趋势的准确预言是巧合。那么,对很多事情或行业都作出了精准预判的,西方宗教中称之为“先知”,在媒体行业通常把他叫做“预言帝”,于揚和他的易观就是这样的一个角色。

  据了解,易观智库成立于2012年,是一家专注于大数据分析、为企业提供大数据服务的公司。对于互联网+这一趋势的判断,也是基于大量的数据分析结果,才获得了对行业的观察依据。

  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除了“互联网+”,于揚还曾准确判断了很多互联网行业的“大事件”。

  早在2003年,当时的国际电商巨头易趣进入中国不久,在某次发布会现场,易趣相关负责人怒批易观的一份分析报告,该报告中指出易趣有可能被一家本土的创业公司所击败。结果,在三年后,由于竞争对手的步步紧逼,易趣退出中国,而当初的那份分析报告所“预言”的这家本土公司正是淘宝。

  诸如此类的“预言”还有很多,包括腾讯游戏份额超越盛大、去哪儿弯道超车携程机票业务、京东b2c紧追天猫、腾讯视频超越优酷位居行业第一等行业变动,从这样一系列的“预言”案例中,可以看到中国互联网行业发展的缩影。

  在当时的情景下, 这样的“非主流”预言一定是备受质疑的,但于揚知道,这一切都是靠专业的数据分析模型作为依据,所以面对质疑他们从不回应,他相信时间会验证这些“预言”。

  易观的生意

  虽然这些“预言”只是对大量数据分析后的必然,但易观的主业并不于此。易观的发展经历了多次转型,眼下的这一次转型是于揚最坚定也最痛苦的一次,在采访过程中,谈到目前公司的转型,他不下十次的提到了“零容忍”以表示他的决心。

  在业内很多人的印象里,易观是一家互联网行业的咨询公司,于揚却并不这么认为,他用医生治病来形容转型后“易观的生意”。

  在他看来,如果把企业的产品比喻成病人,咨询公司是给病人做手术,而易观要做三件事。第一给病人检查,通过各种数据模型发现产品和企业的异常指标,这指标体现在对标和评级中。第二,诊断,通过易观的分析产品确认问题的根源。第三,对症下药,开出解决问题的处方,如果需要做手术,可以推荐,但易观不做。

  在比喻中,检查、诊断和对症下药的方式分别对应的是易观的三个大数据产品,易观千帆、易观方舟和广告万像。“易观千帆是放大镜,它主要是利用大数据来分析APP的用户行为,通过易观千帆,我们可以实时查看APP的日活、月活、转化、留存等十多个数据维度。帮助客户找到与竞争对手的差距。易观方舟是显微镜,从一个显微角度去诊断,今天的用户和产品有什么问题,帮助客户去做运营判断。广告万像则更像是对诊下药的工具,通过一系列数据来帮助客户选择,哪一些人群是最适合投放广告的目标受众。” 于揚进一步介绍到。

  而在另一项重要业务“企业定制分析”上,外界经常将他们对标艾瑞公司,但艾瑞目前已经开始慢慢的转向了创投领域,与此同时,自然有很多客户来投奔易观。就在这样难得的“商机”中,于揚作出了让整个公司和投资人都意外的决定——彻底放弃企业定制服务!

  对于放弃的原因,于揚对和讯科技表示,“初期行业对于定制分析的原则是非黑即白,白的”可以拿出来单独做分析,但“黑的”,由于是客户,很多人都不会说。这是行业的规则,所以我们只能选择放弃。”

  “2014年下半年,随着数据产品上来之后,大数据产品的好处也是所有人的东西一目了然,每个人肯定都有优点,也都有缺点,客户自己分析完缺点去改进,我觉得这也是人之常情,我们不帮客户讲这些数据,我们只是把数据客观呈现给客户去用。”于揚说。

  不过在商场中的游戏规则就是利益为导向,面对这些“easy money”在公司中还是引起了很大的矛盾,于揚的方式是把“零容忍”贯彻到了整个公司团队中。

  “我们坚定不移地变成技术和产品驱动的公司,对企业定制业务零容忍,设置了严厉的惩罚措施,如果出现定制分析客户,不仅要求销售把合同退返,还会扣除销售全部提成。”于揚认为,“每个公司在创业阶段包括在大的战略调整的时候,强有力的领导者是必须的,我很强势!”

  不可否认的是,在“零容忍”的执行过程中,易观也作出了很大牺牲。他坦言,“在执行中确实很困难,流失了不少人,但为了整个公司的良性发展,这些牺牲是值得的。”

  互联网+之后的三个“预言”

  虽然公司方向在转型,基于大数据的观察仍然没有变。目前,互联网+经过了从国家到民间的普及,已经成为了国家级战略,对于互联网+的成效,在于揚看来,“当一个东西总谈概念的时候,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当你都不谈了,那就已经实实在在的互联网化,说明这事已经在做了。”

  而对于下一个互联网+的行业趋势,于揚把它锁定到了大数据行业。他提出了两个观点,第一,未来的企业会成为数字企业,数字用户资产是企业最核心资产之一,AI是下一个基础设施。

  第二,数据跟整个原油和石油行业去比拟,数据等于原油,所有的企业也都拥有原油。对于数据的挖掘,可以经过分析、提炼,把原油变成汽油、塑料、生活用品等所需要的产品。这就是数据原油的概念。

  对于人工智能方向,于揚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在与和讯科技谈到AlphaGo之后,未来拥有高智能和自我意识的机器人是否会对人类构成威胁时,于揚称,“机器人威胁论是伪命题,人类有一天自己都演进了,身体变成可以替换的机器部件,我们都变成机器了,所以也不存在机器人和人类的分别,把机器跟人类对立起来,太狭义了。”

(责任编辑:王博轩 HT002)

相关新闻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科技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精彩焦点图鉴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