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原创  高端访谈  业界要闻  互联网要闻  电信要闻  家电要闻  商业计算  精彩专题  滚动
 
数字生活  整机  手机  家电  图库

雇“水军”诬陷对手侵吞国资800亿

  • 字号
2014-10-11 02:23:33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雇“水军”诬陷对手侵吞国资800亿
  
长江商报消息

  张新明花钱找水军“两司马”抹黑竞争对手

  本报特派记者 萧川

  除了靠行贿等手段为自己的事业“扫清障碍”外,张新明还利用“水军”抹黑、排挤竞争对手,司马南等知名人士也参与其中。近日,曾参与“水军”任务的“污点证人”秦何(应本人要求化名),向长江商报记者揭露张新明如何花钱指示“水军”抹黑诬陷。

  煤炭行情上涨打官司收回已卖出股权

  9月24日,长江商报记者在武汉一酒店见到了秦何,他向长江商报记者介绍了数年来张新明的“水军”们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其实,我并没有主动和张新明联系过,每一次安排"任务",都是张新明主动联系我们。”秦何说,“我其实也只见过他一次,是由潘新建(原沁和能源总经理)介绍的。那是在2013年,残疾人运动会的时候……”

  秦何,山西省晋城市沁水县人。据其回忆,参与张新明所交代的“水军任务”,主要是关于抹黑张在山西的竞争对手—沁和能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吕中楼。

  张新明与吕中楼之间的纠纷,媒体此前已有曝光。两人曾因煤矿股权纠纷,打了一场长达五年的官司。

  在山西煤炭圈里,提到张新明,必然会使人想到另一个煤老板吕中楼,这位叱咤山西的煤老板同样不可小觑,素有“中国学历最高的煤老板”之称。二人曾因一煤矿股权纠纷打官司而惊动整个业界

  作为沁和能源集团董事长,吕中楼拥有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1965 年生于山西省沁水县尉迟村,在1998年创立晋城中嘉煤炭实业有限公司之前,其曾任职于国家科委中国国际科学中心,自2003 年起担任沁和能源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

  2007年7月,张新明将金海能源46%股权以138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沁和能源。而在煤炭行情上涨之后,2010年3月,金业集团及张新明将吕中楼、沁和能源起诉至山西省高院,以对方违约为由,要求解除双方签订的一系列合同,返还金海能源46%股权。

  几经周折,官司一路从山西省高院一直打到最高法。2012年9月,最高人民法院对金海能源的股权转让作出终审判决,以金海能源46%的股权转让价过低等原因,判决沁和能源收到支付款项本金约4.23亿元及利息七日后将金海能源46%的股权返还给转让方。

  最终,张新明通过打官司夺回了五年前已经转让的46%股权,由此获利84亿多元人民币。

  昨日,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姬敬武律师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虽然目前该判决已执行完毕,但在最高人民法院二审判决后,吕中楼一方已向最高人民法院多次提出再审申请。但至今已过18个月,仍未有审查结果。

  同时,另一家与沁和能源一样,深陷金海煤矿股权纠纷案的国企—山西煤炭运销集团晋城分公司阳城公司(阳城煤运)亦向最高法申请再审未果。

  另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山西当地一位人士曾表示,张新明为了与吕中楼争斗,没少花钱,当年的那场黑金官司闹得整个法律界都为之震动。现在张新明被抓,在与吕中楼的官司中谁能笑到最后多了几分变数。

  而围绕着股权官司,张新明也利用“水军”对吕中楼发起一波波负面新闻攻势。

  5亿、80亿、800亿侵吞资产逐步“加码”

  据秦何透露,2012年3月,张新明开始发动“水军”,在网络上大肆宣扬吕中楼及沁和能源侵吞国有资产800亿。而事实上,通过搜索可以发现,与网上主体内容相同的材料早在2002年就有了,材料变动之处除有时增加“腐败分子”,“侵吞”的金额也在不断变化中,最初有过“侵吞3000万”的说法,后来是“20亿”,2009年之后升为“800亿”。

  而据新金融观察2012年报道中采访吕中楼时说:“(三矿一站改制)开始的时候说(我贪占)几千万,后来说1个亿 ,有说5个亿,再说80亿 、800亿。目的都是为了引起关注。”

  “800亿国有资产流失”举报人甚至表示:“来自晋城的39名老党员以身家性命作保证,控诉山西省国土资源厅副厅级巡视员、原晋城国土资源局局长王有明及当地商人吕中楼一案始有回音。贪腐分子王有明终于在党的反贪大潮中被"双规",不良商人吕中楼销声匿迹。”

  “这些其实都是子虚乌有的。”秦何回忆称,“后来被视为黑金一般的煤炭,当时在沁水,其实价格非常低,一吨煤最低的时候就值15块钱,行业全线亏损。而县营煤矿改制,实际上是实在撑不下去了,工资都发不出来。”

  “沁水县要有800个亿,20万沁水人就什么也别干了,坐这儿吃吧”,沁水县委宣传部一位干部也曾表示,800亿,是沁水县2008年财政总收入的56倍。

  那么,“800亿国有资产流失”又是怎样算出来的呢?

  秦何向长江商报记者解释,这是用煤炭行情最高峰时的行价、资源费、运输费等等加在一起,再乘上沁和能源所有煤矿储量而估算出来的。1998年,吕中楼以207万元的价格从镇政府手里买下南凹寺煤矿的所有权。而直到2006年山西出台煤炭有偿使用方案,一吨无烟煤也仅3.3元。“800亿,其实就是一出偷换概念、胡说八道的把戏。”秦何称。

  “两司马”收“参会费”为张新明站台说话

  因为前述争议很大的百亿官司判决,当时中国法学界泰斗江平、梁慧星等专门举行了研讨会,并对一些枉法行为进行了抨击。为抵消影响,张新明拿出几百万交由一清、胡斌等人,去雇请“水军”和司马南、司马平邦等人,专门召开一个所谓揭露800亿国资流失的发布会,现在网上还留有当时会议的视频

  “讨论关于应对金海煤矿股权争夺宣传报道的会是在北京开的,是由时任名博沙龙协会会长的一清主持的会议,除了司马南、司马平邦等"名人"外,还有三四个沁水县的当地人,好像还有武全旺,我当时在沁水县,恰好这次会议没有参加,不是特别清楚。”据秦何回忆,一清是湖南人,文质彬彬的,“我们沁水县当地人是由残联主席潘新建带去的。潘新建之前在沁和能源任总经理,2002年12月,由于对永红矿的话语权争夺,潘被吕中楼辞退,随即,两人就闹翻了。”之后,潘新建反成为持续上访反映“贱卖国资”的主要人物,并主动找到张新明结盟对付吕中楼。

  “最开始主要是因为潘新建被吕中楼辞退,潘新建怀恨在心要报复他。”秦何苦笑,“我们其实是被利益"绑架"的。后来张新明与吕中楼的关系破裂,张和潘就一拍即合,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两人的关系便日益紧密。”

  “到了2013年,有个叫小胡的人就经常带着媒体到我们沁水县来。”秦何回忆了很久说,“各路媒体都有,我记得的就有一个知名报社的记者,美其名曰了解情况,也就是带着媒体跟我们几个沁水当地人吃个饭,在饭桌上挖一些关于沁和能源的料,潘新建就要我们提供一些关于吕中楼的举报信、黑材料。”

  吕中楼

  竞争对手

  张新明

(责任编辑:HN666)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科技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精彩焦点图鉴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