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第一圆桌:如何在开放大势下借平台力量创业

2012-04-07 15:51:22 和讯科技 

第一圆桌
第一圆桌

  和讯科技消息 4月7日,2012年第七届中国互联网站长年会今日在北京召开,本次年会的主题为借船出海谋发展 共赢社区云时代。会上几位嘉宾就开放平台做了精彩的讨论。

  本次圆桌讨论的主持人为腾讯微博开放平台徐志斌,参与嘉宾有腾讯微博开放平台总经理林松涛,腾讯微博事业部总经理刑宏宇,康盛公司总裁戴志康,互联网资深观察家洪波,亿玛总裁秦令今,安全宝CEO马杰,经纬中国副总裁肖敏。

  嘉宾就何为优秀的开放平台,当前主要移动平台的利弊等问题进行讨论。

  以下为讨论实录:

  徐志斌:谢谢大家,这场主持压力非常大,因为有三位老板,当然也不能让大家失望,也不能热怒老板,在这场论坛当中,我们可能会把问题更多留给大家,会让大家来问出这些尖锐的问题。我们先有请嘉宾,腾讯微博微博开放平台总经理林松涛,腾讯微博事业部总经理刑宏宇,康盛公司总裁戴志康,互联网资深观察家洪波,亿玛总裁秦令今,安全宝CEO马杰,经纬中国副总裁肖敏。我记得在座各位很多是我的老板,也有很多第三方合作伙伴,我们问题干脆直接一点,我想请在座嘉宾们都互相去试问一下对方,用自己最感兴趣,也可以是最尖锐的,问一问看看对方,其他嘉宾会怎么样来回答,我们就不用藏着,掖着,先有请肖敏。

  肖敏:我一句话介绍一下自己,我是来自于经纬创投VC,我们重要工作是找平台,或者找更好的团队进行投资。开放平台是我们非常关心的一个领域,尤其像是国外FaceBook上面的上市公司,我想一个比较实际的问题,腾讯开放,会不会说让我们投资的企业在这个平台上借船出海,让他们先去开路,等他们把方向探明了,一些未知证实之后,腾讯会统一的来把这些企业全部灭掉,腾讯自己来摘果子?

  徐志斌:会不会是合作伙伴在面前铺路,平台方在后面摘果子,我们直接回答,我看哪位老板先?

  刑宏宇:我先尝试给一些解读,其实这个问题问的确实挺尖锐,但是我觉得其实作为平台商,平台商有平台商的责任和职责,我觉得有几件事情比较重要,第一把这个平台做大,变成一个真正有用户持久吸引力的平台,这件事非常重要。比如以微博为例,到去年年底注册用户已经3.7亿,每天都有6800万用汇来到这个平台,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大的稳固平台,作为我们来讲,我们希望很重要把这个平台要做大做强,第二,在这里自然就会有很多种赚钱模式,作为平台商我们要找平台商赚钱模式,而不会去抢应用商赚的这个钱,同样你要搭好这个平台和通路,就像电信运营商利用网络去做各种盈利事情,但是本身电信运营商有流量其他一些费用,本身有不同定位。

  另外,作为平台商希望能不断的推进更好的产品服务和工具来帮助应用商,包括合资伙伴更好的在这个平台发展获利。我想举几个方面例子,第一本身我们在志斌在负责这个平台,我们内部非常强调对合作者开发导向,不管背后构建体系都是为了让应用开发者更好接入我们平台,包括我们内部也做了,包括微博一些开放平台接入整合,也方便开发者很容易接入这个平台。

  另外一个方面,我们也在积极推进一些推动不同类型产品,让更多合作伙伴参与到其中。比如,最近微博上新推出一个“微频道”产品,其实是把微博内容重新做了一些分类,技术上重新进行一些分类和筛选,这样就使得一些,即便你在今年构建内容的用户,也有机会参与到这个平台,并不一定要在这上面开发应用和编程序,将来我们也希望提供在不同层面产品和服务,能够让更多合作伙伴来去受益。

  林松涛:宏宇刚才说的很好,这个问题是我们做开放平台被问到最多的问题,大家也很担心,从去年很多业界都知道,2011年号称中国互联网开放元年,众多平台都开始接入开放,平台是什么?可以比喻为第一产业,是一些基础,能力,开放平台更像第二产业,对生产资料再加工,他们把平台资源变成能力,变成机制,变成接口提供出来,让更多合作伙伴在上面更像是第三产业,他们在做像长尾,百花齐放,更多垂直领域服务。随着社会化分工越来越细,积累越来越深的时候,每个领域许多投入人员和能力不是一个大平台,可以把每个领域都投入下去,反而从产业链发展来看,必将走向一个从单打独斗,走向合作共赢。所以,以前大家担心也是基于以往有一些案例,可能大家看到是围剿而不是合作,今天产业发展到今天这么一个模式下,已经是大势所趋。

  另外说一个更坦白一点的话,这种担心,如果平台真的这么搞,不多搞两次以后就不会有人跟你合作,对平台而言损失是长期利益,未来损失就不是一茬麦子,大家要致力于产业链不同环节,把各自价值真正最大化,这才是最想做到事情,包括开放平台,微博,社区,包括漫游,腾讯整个开放平台至今为止我们分出去钱是实打实,已经到达6亿。其实,据我们了解在腾讯开放撇太上已经有很多公司挣了很多钱,而且有公司正在筹备相关上市事宜,但是不能透露哪家公司,但是未来2,3年内在腾讯开放平台上成长公司里面,一定会出现类似的上市公司。

  徐志斌:肖敏的问题真不客气,第一刀就见血了,我们有请安全宝,会有什么样的问题?

  马杰:第一个问题代表了我们今天非常多的站长群体,我发现今天在座还有一个稍微小一点也是很大的群体,为这些站长所服务的这些人,他们既不是我们平台方,也不是为站长服务,我们是创新工厂投资一家为所有网站提供安全服务的一家公司,坦白说我们之前也跟腾讯开放平台有过一起聊天,开放平台同事也很认可大家所提供的安全理念,提供的服务。但是,在这么一个好的平台中,如何为我们这样中间地位一种厂商在这个平台上提供一种生存空间,想请教一下,这是不是在咱们平台所考虑范围之内,我们是不是你们所欢迎的用户?

  徐志斌:我记得其实亿玛也在和安全宝定位类似,不光为站长,也为企业在做类似的中间服务,包括类似的问题,会有不同的问题问出来吗?我们可以请嘉宾一起回答?

  秦令今:我想问一下Discuz!今天上午刚刚发布了一个最新版本,基于移动网这边Discuz!会有什么东西推出来,帮助站长在移动端建设他们个性化网站,或者说建设他们个性化的APP,让站长能够借助这一个平台在移动端取得好的发展,略有不同,一个一个来。

  戴志康:我先说安全宝的问题,我们假定把不同的品牌比喻成不同城市,不同社区,你就会发现在有的社区里面就适合盖一个电影院,有的适合做一个公园,有的适合造一座工厂。所以,对于腾讯很多平台来说,也是存在这样不同的社区属性的。比如微博和QQ空间其实也不一样,比如QQ空间里面最火的,最能够具有代表性就是游戏和娱乐性,对于微博可能是一些好传播,好玩,有趣的,和企业营销,公关比较有意思。比如这个社区适合搞物联网,这个区域适合搞物联网,这个应用是嫁接在这样的平台上。在此之前,就有人给我介绍了安全宝这家公司,非常有兴趣,就在于安全宝这个服务和Discuz!平台是比较匹配的。上午我们在发布Discuz!X2.5的过程当中,就做了这样一个考虑,让我们产品可以非常容易去集成,通过API集成各种各样的任何形式服务,而且我们自己都主动把我们很多基础功能变成了一个应用,这也就意味着在平台上内核非常小,这些基础应用,可能是有Discuz!研发团队所开发的,也有第三方团队所开发的,而且我们还支持在第三方开发应用在我们这个体系里进行一个收费服务。

  所以,从这个角度讲,我觉得安全宝其实很适合和Discuz!有一个更深层次合作。虽然,我们刚刚第一次在台上认识,但是我一看就觉得,这种生活植物就适合长在这片土地上,就有这样的感觉。

  然后移动互联网话题,一会肯定会遇到,一会咱们一起讨论一下,我觉得微博,空间,这些移动互联网都是很强的,咱们可以一会更多的讨论。

  刑宏宇:分享一下我自己的观点,其实我觉得作为应用商可能要考虑两方面问题,第一还是要考虑他的核心价值和你的定位服务不管是人群还是企业。我们可能不能把我们这个应用新网完全依托在一个平台之上,这是我们自己作为创业者是非常清楚的,有些情况不能指望平台把所有事都帮你做好。第二,比如像应用宝在我们企业有很多机会,第一通过Discuz!厂商可以让更多网站能够享受更好的安全服务,而且微博上也有很多应用,这些应用安不安全,其实用户是不知道的。如果假设有没有这样一种服务,我微博上接入服务大概有一些安全保障,这样对我用户使用来讲也是一个很好的点,可能有一些不同的切入点。但是,不管怎么选择,终归还是要把你自己定位想清楚,不能依赖于平台要把很多事都帮忙做好,也是想分享这一两个点。

  徐志斌:其实问题应该轮到大C来问了,凶猛的东道主会有什么好问题吗?

  戴志康:如果一定要让我问问题,我还是问一下松涛,我是觉得在FaceBook上,就有很多,其实他本身不太分成,甚至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没有参与分成,更多就是靠广告,靠对开发商的这种开放,透明式的几乎不去干预他的方式来去运营,这就和我们的QQ空间开放平台在早其会有一些不一样。当然,有的时候可以理解成一种文化上差异,你能感觉到美国政府什么都不管,但是中国政府就管很多,怎么再去平衡这种市场干预和宏观,主观干预和应用生态之间怎么达到一个平衡,这个我觉得很多开发商是想知道的。

  林松涛:果然内部人出手问的问题很到位,这有点像我们国家的改革开放,我们也是摸着石头过河,从最早完全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需要一个过程。同时,我们也看到国内国外在这个产业的模式上面,其实是完全不一样的,包括国内整个从业人员积累和经验,包括前一段发布开放平台白皮书里面很多人员构成经验等等,积累时间比较短,甚至在行业里面需要很多帮助,或者很多能力帮助进行约束,或者支撑这些能力。

  举个例子,很多开发者在我们平台上做一些游戏也好,或者应用,很多逻辑完全放到客户端。所以,他完全没有去应对一些外挂能力,黑客能力,非常容易就伪造一些数据,类似这些模式其实需要平台更多积累,帮助他们圈定一些规则,我们有一个口号“拎包入住”,我们更希望打造平台稳定,不要因为某些方面给平台和用户价值造成伤害,这是我们第一步要要求的,在一开始早期我们设置和要求会严格一些。但是,随着半年也好,一年也好整个行业正在走向成熟,经验在不断积累,也可以看到这里面限制也好,要求其实都在慢慢放开,包括我们提供的能力,其实我们自己也是经历很多思考,走过很多弯路,我们也在总结,之前我们做的很多事不太合适。所以,我们自身也在不断反省和提升,把这个平台,真正意义把这个平台打好,让更多合作伙伴能够自由的,更好在上面创新,取得他们自己应该取得的价值,这才是我们应该取得的目标。

  戴志康:我还想代表广大站长问一个问题,还是问给松涛。大家能够看到,康盛多年来一直在推广漫游开放平台,在推广各种各样的应用商集成到这个Discuz!产品上面来,我们看到像QQ空间,腾讯这样的平台有一个巨大招商能力,换句话说是有能力拉很多有价值的,好玩的,有意思的应用,我们也是想看看松涛这边有没有机会,像空间和微博上的应用,能够有机会分享给我们的广大站长朋友,能够大家一起获益的办法。

  林松涛:这边其实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就是在跟微博开放平台,腾讯是一个开放平台,可以说矩阵也好,族群也好,共同为开发商服务,腾讯有各方面平台和能量,这种价值是无与伦比,我们公司成立开放平台目的,也是希望把公司平台打通,帮助公司集合力量给开发商服务,为用户创造价值,这也是我们正在做的一件事情,包括我们近期也都会发布一些合作机制,把更多应用推到更多站长,包括整个Discuz!站长,其实都可以在这些平台和用户,和Q好友一起在自己的论坛,平台上享受应用,这一块都需要加快去推动的。

  徐志斌:我觉得这个问题答案也是我们自己内部一直强调的那句话,“一点接入,全网沟通”。洪波是大家一直在瞩目,非常知名的观察家,你会有什么关心的问题?

  洪波:我觉得可能大家都会想到,从FaceBook开放平台而获得成功经验,而且他甚至先于开放平台本身上市。但是,最大的成功其实也带来另外一个问题,我认真的比较过,FaceBook上面的应用跟苹果的IOS上面的应用,IOS上面经常有新的应用脱颖而出,在FaceBook上很难见到,首先问一下肖敏和腾讯开放平台,你认为在中国类似有可能出现完全依托开放平台,非常成功的互联网企业会出现吗?第二,腾讯怎么去平衡开放平台上这种大的玩家跟小玩家之间的关系,怎么样避免出现FaceBook这种增加对其他开发者的抑制作用?

  肖敏:这是一个蛮好的问题,我们在投类似的案子时美国同事就会问到我中国有没有类似的环境。我比较坦白讲,我们是在忐忑中前行,但是对未来充满希望。我们不是没有担心,但是我们还是蛮看好的,有几点。一个是说一家公司在中国基于第三方平台能不能上市,其实是取决于几个方面,其实不只是一家公司的事情,应该是整个产业事情,他的成功不代表他自己,甚至代表后面的平台,这蛮重要,我想过这个问题。

  第一,首先整个交易环境非常好,第三方平台如何上,如何下,其实应该是非常清楚的,让所有的投资者和未来在公共市场买单的人都能够放心。第二,他依托的平台本身,其实是要可信任,之前有一个信用,比如有一家公司在腾讯删帖,当然这是举例子,做的蛮大被腾讯卡掉,反复折腾,我觉得就没有投资者敢在上面买单。第三,取决于平台本身留的空间,还有本身成长空间。经纬已经在第三方平台上布局了相关领域蛮多公司,包括游戏,包括基于微博,基于一些客户端,我们还是蛮看好的,但是我们也有这些方面的担忧,确实是这样子的。

  徐志斌:洪波第二个问题应该是说,你又要扶持大的,又要不能被一家独吞了要百花齐放,确实比较难,松涛跟宏宇有什么不同看法?

  林松涛:我们也在反复讨论,从几方面来看,我们做开放平台很重要意义,希望真正百花齐放,而不是一家独大,而且变成一个绝对意义上的重复市场,到这个程度不开放也行,我只做TOP10一样可以达到这个效果,这不是平台希望看到的。包括开放平台不断调整策略,包括调整分成比例,10万元收入以下100%给开发者,我们都在不断改善中小企业开发环境,希望他们有能够更好生存有一个起步基础,包括给每个应用扶持的广告资源,包括更多服务器资源都是针对起步应用,还有一些中小应用,他们会更好得到一个比较好的环境,去迈过成长门槛。

  同样,腾讯把多年以来积累10年海量资源,服务器也好,运维测试支付等等环节打造成我们云平台,这都是免费的,这个机制给到开发商他不仅仅在用,同样在学习腾讯积累经验,这都是帮助很多中小企业缩短成长的时间和付出的成本。另外一个方面,我们也在看,因为FaceBook上还有一个很重要原因,FaceBook应用上对很多交叉营销是不干的,这是非常关键要素,谁是大的就可以自己直接导流量,强者更强,也产生了马太效应,或者说也没有太好机制能够抵抗。所以,这里在腾讯开放平台我们一直没有开交叉营销考虑也在这里,即使开交叉营销不是说你多大,我只有自己做,希望你能够贡献出来让更多人受益,甚至可以用类似竞价方式,我们给更多开发商一些机会,不要让大的开发商垄断。

  当然,说这些并不是要遏制大开发商,我们更重要要调平这个生态,要他的公司有大的玩法,让小开发商也有自己的机会。

  肖敏:我觉得中国还有一点是我们之前也考虑蛮多的,中国的开放平台不是一家,这是蛮重要的,其实我们提到多方制衡作用,对于第三方开发者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反而比FaceBook来的更有机会。

  洪波:但是你说中国开放平台不是一家,如果从开放平台能够给开发者带来的利益角度来看,能够带来利益的开放平台并不多,仅仅几家,比如腾讯,阿里,还有百度,其他大部分不能够带来直接利益,他开放平台没有一套很完善经济系统。

  肖敏:我觉得这是一个成长过程,就好象今天中午还在跟腾讯的相关人士讨论,不太可能出现的事情,一个第三方经营平台很大,他做的所有事情只有经济上索取,没有贡献,不太可能。从长远来说,应该会形成一个共生的环境,你在上面玩,有一部分的利益应该会给到开放平台本身,你拿走你该拿的那一部分,这是一个常态,不太可能,确实现在这样,现在的确有很多第三方平台,你上去之后第三方是第三方,平台是平台,大家之间好象没有太多的经济利益,这不太可能,越是有经济利益越有可能成,而且好象越来越成为一个必然,我同意松涛的观点,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是有一个过程的。

  徐志斌:我们现在应该还是松涛和宏宇没有问问题,你们有什么样的问题来问在座的其他朋友或者合作伙伴呢?

  林松涛:替我们合作伙伴问,交流的时候也有一些担心,我想问一下资本圈的朋友,因为很多公司赚到钱,但是目标肯定希望上市,但是他们也担心,跟很多问题有点像,他们第一担心资本圈到底怎么看待,比如在第三方平台,对平台依赖性比较强的情况下成长起来企业,在资本界估值也好,看法也好,会不会有一定降低,或者说先天性风险比较大,而且对于这些准备有一定收益或者收益标准增长的朋友,他们在哪里上市,或者在上市时需要注意的问题,有没有一些经验分享一下?

  肖敏:我们投了蛮多这方面公司,还是有一些小心得,我们看的时候还是比较区分这个企业,你虽然基于第三方平台,但不代表不能形成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我们看很多在腾讯上面游戏获得很大收入,这是我们比较看好的,游戏是原创的,这不太容易被剥夺,腾讯分享的是用户本身。另外一类,我们很看好在平台上边能够形成一些跟平台互补,独特应用,平台可能本身又不愿意来做的东西。比如说很多APP,很多客户端之类的,甚至是平台不愿意干的一些脏活,累活,这样一些运营,我们比较看好这一个。

  总的来说我们是比较喜欢的,你说从资本的退出角度来说怎么来看,我觉得其实也是比较简单的。公司成长到一个阶段之后,其实去上市的时候,就好象跟洪波的问题一样,还是取决于几个方面,本身看你的公司能够长到多大,我觉得好的公司会有买单。第二,你所在的这个平台,本身怎么样,目前看起来应该是往好的方向发展。大家其实都是期望着能找到一个平衡点,所有人都能够在这当中获得自己的利益,我觉得从这方面来说不会太有问题。当然,在哪上市?我觉得去国外也许比中国更有机会,我觉得是这样子的。

  刑宏宇:我就问一个在座应用开发者,随便哪位回答都行。某种情况下做平台商也挺受伤的,因为什么?你做的好别人觉得理所应当,做的稍微不好所有东西都被放到放大镜下进行放大。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其实整个开放平台生态环境好坏,其实不光是平台商责任,是我们应用商一起要去维护和完成的,我们也看到绝大部分应用商是非常好的,但也有一些应用开发者可能他走了一些灰色地带,甚至有一些短期伤害用户价值的东西。

  我想问问在座应用,你们对整个生态环境有没有什么建议,或者可能获取一些比较可行的方向,能够让应用商跟平台商一起把这个开放平台环境生长环境做好,这样能够有一个长期的,健康的发展。

  马杰:这个就让我想起在中学时候的故事,我们上学的时候,我们有个班长,这个班长极端严厉,严厉到跟老师太站统一战线了,上课有人说一点话眼睛就瞪过来了,老师不在的时候很严格的维持班级的秩序。但是我们在课下跟他玩的特别好,没有任何意见,因为他只做到一件事情绝对公平,我觉得作为平台一定要维护好整个平台秩序,否则就乱了,做到绝对公平。当然,世上没有绝对公平,做到最大限度公平,不要让任何第三方,我们这种2B服务商,最终站长们,觉得这是不是有腾讯参与投资,或者有某个品牌商参与投资的公司才能获得更多机会呢?中国很容易联想到有没有更多裙带关系,或者认识谁就能获得更好的广告位呢,我觉得这些所代表的最终公平代表了最终发言权。

  洪波:我觉得开放平台核心还在平台方,如果我们想一想中国比较早的开放平台,中国移动的“移动梦网”,应该算是一个准开放平台,他参与门槛有限制,不是谁想参与都可以,他仍然是一个开放平台,让参与者SP来玩。但是,这些参与者其实都是投机分子,因为你的政策不可能支持,任何一个开发者把资源长期的投入到你这来,我在能赚钱的时候赶紧赚,赚完就跑。所以,世界上很多人确实赚到钱,但是这个平台最终没有活下来,因为平台游戏规则不好,很差,你游戏规则设置不好,最后这些玩家就变成投机者,谁也不愿意认真玩,我要在这个平台上建一个百年老店不是傻子吗?我觉得关键还是在平台方。

  秦令今:我觉得回归一个本质,无论是做平台,还是应用开发者,总有一个利益导向,符合市场的合理,长期的,良性的利益导向,这是很重要的。我觉得作为平台方来说,应该是提供一个标准,是一个标准输出,但是在标准输出中一定要有很多第三方,或者开发者能够让他们真正借助平台去帮助广大用户得到很好的体验和服务,同时他们能够赚到钱,在这种情况下上游和下游能够很好的对接起来,用户体验提升了,生活变的更加美好了,融入到他们日常点点滴滴生活中,这些增值服务商不管是提供工具的,还是提供给应用开发者提供增值服务的,帮助他们流量变现,都能够合理的赚到一个良性的收入,我觉得整个生态链就健康了。越发提供良好价值的公司,在这个上面成长的越好,我想这个生态就会像森林一样越茂盛,这是我个人的一个想法。

  徐志斌:其实发现这一轮聊下来大家问题都很直接,也会很切中实际,时间确实不算太但,我还留了两个问题给我自己。第一个想先问一下洪波,这个时候再去问平台方,第三方和投资者他们都会有自己的一个愿望,但是从你独立的观察角度来看,你会觉得什么样的开放平台会是一个好的开放平台,会是值得大家去选择的开放平台?

  洪波:开放平台首先有一些应用条件,比如用户资源,你整个内部这些体系,这是一些应用条件。那么,具备应用条件不见得就能成为一个好的开放平台,我觉得一个好的开放平台,应该是一个,有严格的游戏规则平台,我可以参与的就参与,不该平台方参与的坚决不参与,因为这里面其实涉及到利益。我觉得FaceBook大家普遍认为是一个很好的开放平台,但是FaceBook由于他跟Zynga构成一个平台方进行分帐,最后其他玩家就会被排挤,不公平了。我觉得FaceBook平台,现在回过头来看不是非常成功,培养了一个大玩家,抑制了很多小玩家。但是,APP Store就好的很多,不断有眼前一亮新平台脱颖而出,这才是好的开放平台。

  徐志斌:有一个小问题要问在座各位嘉宾,开放平台其实从喊出来到现在仅腾讯而言从去年的6月份开放大会,再到前年12月份正式喊出开放的名义到现在,其实已经是一年多了,我想问一下,从宏宇和松涛所说的,你们所认为的开放平台长成什么样子,包括今天大C也加入到开放平台来,对于我们第三方合作伙伴,对于亿玛,安全宝来说,你们希望最获得什么样的东西,肖敏你希望投什么样的东西?要不我们从宏宇开始给开放平台下一个定义,什么样的词可以代表开放平台?

  刑宏宇:其实定义蛮多,我只说一个,真正好的开放平台,首先应该是一个足够强大的开台,这也是平台商需要做好的东西,离开平台本身强大,不管是在你的用户,还是说在你的黏性,包括在流量各个方面,离开这个应用上很难在这个上面获益,这点不管我们看苹果APP Store,跟整个苹果非常大的关联,如果他是一个小厂商这个东西根本不可能做的起来。所以,这是我想分享的第一个关健词。

  林松涛:我们觉得开放平台是一个真正用户,开发者,平台真正三赢的平台,才是真正好的开放平台,这是缺一不可的,不管是哪一方受委屈,或者委屈度日,这个模式都走不长久,就像大家问的一些比较尖锐的问题一样,一定要三方都赢,而且都能长期稳定走下去的模式。

  戴志康:既然说平台应该有应用,无论说平台还是应用就是产业链的事情,一个产业链是否健康,包含很多要素。但是,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要素就是产业链某种程度上的网状结合,什么叫网状结合呢?我理想钟的一种状况是什么呢?有点像刚才松涛说的问题,我是投资人看到公司全都百分之百在FaceBook上,腾讯上,我确实认为这个公司也不安全。为什么?因为平台本身制衡利益是来自外部竞争压力所导致的,这种网状的生态链使得在网状节点上每一个环节,无论是平台还是应用,都有一个自主选择权,同时在遇到每一次竞争,或者合作过程之中,都有着充分的知情权,以及充分在自己定位上发挥自己能量的权力。

  所以,说的抽象一点我认为是一种网状产业链结合,这是我认为在整个互联网上比较好的开放平台状态。

  秦令今:我觉得简单一点,说一个比较好理解的,平台能够营造一个良币淘汰劣币,能够把影响长期发展的东西淘汰出去,那这个平台就成功了。

  马杰:前面总结的都已经很到位了,一个公平透明的平台是一个好平台,一个能挣大钱的平台是一个好平台。

  肖敏:我们希望第一团队粉丝非常靠谱,这是根本,在这个基础上就比较简单了,善于跟平台共生,懂游戏规则,执行力够强,做的事情跟平台是互补,而不是冲突的。

  徐志斌:谢谢各位嘉宾,其实今天也不用着急下一个定语,开放才刚刚开始,也还是一个太小的新生儿,还需要一步步往前走,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以做一个广告,像刚才张翔所介绍,我已经不再是一个媒体,已经是微博开放平台工作人员,如果在座也有一些合作需求,可以随时找宏宇,找大C,找松涛,找我,再次谢谢各位。

(责任编辑:殷雨婷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