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人谈360腾讯之战

2010年11月10日15:33  来源:Techweb
 字号:
  【主持人】非常感谢大家在百忙之中参加我们今天IT龙门阵的特别节目,我知道其实大家都知道,我们在这儿不发工资,不发奖金,不管是腾讯对还是360对我们一分钱好处都没有,但是自古说人间得有正道,得有道义,得讲道理,得有正义,所以我们今天IT龙门阵就是想把话题能够进一步深入和延续下去,李刚的事儿咱管不了,这是河北的事儿,这是公安局不归咱管,但是电脑咱们每人都用,电脑要是不消停,过两天家也受不了,所以今天这期IT龙门阵特别节目,首先请胡延平老师说说他为什么坐在这儿。

  【胡延平】第一次来到IT龙门阵,很高兴和各位朋友交流。我跟大家说一下来由,包括我们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呼吁,其实这样的想法在很多从业者心里都有,无非是我们的角色或者每个人每天关注的重点略有不同。我个人从1995年成网民也好,或者是97年、98年成为互联网从业者也好,我一直都是忠实的互联网的粉丝,一个忠实的互联网分子,这个行业给我的感觉一直是好的,喜欢的,向上的,朝阳的,但是在那天早上,当几家企业又开始第二波互相去踩踏的时候,我对互联网第一次感觉这么恶心。但是在第一波的时候已经有这种感觉了,第二波的时候非常恶心,然后我就在想说,互联网就这么恶心下去,互联网就是这么个行业吗?是不是我们任由这些企业引导网民?制造各种各样的舆论歪曲事实?继续把用户裹挟在这边,成玩物撕来扯去吗?那么我们这个行业的人,不管是我们曾经在媒体工作过,还是曾经在研究机构工作过,还是曾经在某些企业工作过,我们心里是不是对这样的事情也有我们自己的判断?是不是像评书讲的人间自有公理在?我们每个人都能看清楚这个是怎么回事儿,但是我们从舆论层面看到的是太多的聒噪的东西,让我们恶心完更加恶心的东西,而事实的真相是四亿多互联网用户是最大的受害者,尽管他们也是通过这个过程受到了教育,了解了原来自己的权力被如此的践踏,但是从根本来讲又是受害人,他们被裹挟进来,就像我们每个人一样,我们每个人其实也是从用户的角度来讲是受害者,所以我觉得我们如果不是这个行业的行尸走肉,或者如果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所谓的道义的感觉的话,是不是应该说一些话?是不是应该做一些事儿?是不是应该发出一种声音,至少能代表用户说你们这么撕来扯去的是在踩踏我们,包括我们是不是应该跟有关部门有这么一个交流?我们更进一步的担忧是什么?就是它的一些结果会对这个行业非常不利。

  【主持人】您的心情我们都理解了,我觉得您就长话短说。

  【胡延平】我们希望跟政府喊话,从政府喊,不要把制止变成制裁。

  【主持人】你的政府是指公安局的政府还是……

  【胡延平】都有了。其实这件事情在幕后发生的一些事情,比台前迄今大家知道的所有消息都复杂得多,然后这个过程我有这个想法以后就快速的跟十个朋友我们沟通了一下,我刚刚邮件一发出,他们非常快速的反映,有五点关于这个事情的声明,最重要的是关于用户的权益保护,完了以后做了一个强调,下一步我们希望这件事情越快过去越好。

  【主持人】你觉得这能很快过去吗?

  【胡延平】从面上来讲很快会过去,但是背后不知道多长时间才能过去。

  【主持人】项老师你说两句吧。

  【项立刚】我是一个互联网户,如果我们这个行业要这么下去,这个行业是不会有前途的。刚才我特别同意胡延平说的,大家说到互联网的时候,这是一个青春无邪的,是充满活力,充满活力的年轻孩子,现在这个孩子不是长大了,而是长大了以后逐渐成了一个黑社会,成为一个古惑仔,如果都是这样下去,这个产业就没有希望了。所以我想还是得有人站出来说一说,还是需要他们能够有一些改变,还是希望这个行业,这些古惑仔在这个过程中间变的更加成熟,更加知道靠打杀,靠砍,这压不垮别人也救不了自己。这个社会需要有一个宽容度,需要有一个竞争的规则,需要一个底线,我想我们所有人都会这么想,如果没有底线,这个行业很快就会出现更大的问题,我们这些人说实话,大部分都是没混好的,对互联网不是那种最有影响力的人,我们抓不住命脉,但是我希望那些能够抓住互联网命脉的人不要用古惑仔方式解决问题。

  【主持人】曲老师您说说。

  【曲晓东】说实话,这两天这个事儿有点恶心了,说的有点多了,我是说点第一反映,就是我本来觉得互联网是我们的互联网,现在发现是他们的互联网。你看原来咱们看电视,那是他们的,他们让我们看到什么新闻我们就看到什么新闻。互联网本来以为我们想看什么就可以看什么,那是一个最后的净土,中国之大,我们还有一个能我们的意志,我们可以直接说话,可以直接评论,我们以为我们很是主人,但是现在突然发现,还是他们的。就是这种感觉不交Q币不能发言,你还是受束缚的,所以我的第一感觉是这种感觉。后来觉得这东西有价值在哪儿呢?我们说什么话他们是可以不在意,但是当我们说的话有条理的时候,特别是当我们指出了都不用感性的词,而是用一些具体的词,比如说到底用户的权利是什么?是这五个权利。当说到这五个权利的时候,这个事情我们提供了一点价值,就是我们认为这五个权利。当别人说,我们也在维护权利的时候,你认为的那个权利不是用户在意的权利,虽然同一个词,内容是不一样的。而我们这个别人都没有,把这五个权利如果说出来是什么了,如果用户认可了,说他们自己冠冕堂皇用户权利时候,对照一下,是不是说全了?这一点就有价值,所以我第一时间汇映了胡延平的呼吁,这是我们这帮人能做的一点点事情。

  【主持人】张总您的杂志是《商业价值》,您作为一个每天传播商业价值的人怎么看待他们这里的商业价值?这些商业价值是不是合理合法的?

  【张鹏】我觉得现在我们从外界的舆论这两天,我都看出来在往回找,总体来说他们的论调是说我们用一个错误的方式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情。但是我们想说的是什么?你其实用了一个特正确的方式做了一个错误的事情。你把公司和公司商业上的竞争,它其实跳脱了一个基本的规则,在这里面,刚才咱们讲,中国互联网用户的权利之前是没有人提出来的,但是现在这个事情必须要提出来了,大家都说政府要介入,要制定规则,他们不能冲破底线,那什么是底线?应该是个共识的,是个基本的东西。这个东西是什么?我们先不要求这个人有多高尚,他至少不能太黑暗,这个基本底线是什么?对用户的权利是起到参考目标。未来一定会有人规范这个事情,在这个过程中,因为我们又是用户,又是对互联网稍微有些了解的人,我们希望能够从相对客观,相对从用户的视角考虑,不要最后那个制度又变成了某些势力、或者某些既得利益最终的保护,那就可怕了,所以我们应该把这些点拎出来。

  【主持人】刘兴亮有网友说腾讯这次所谓封杀360,有点像当年蒋介石把黄河炸了,把日本鬼子淹死,你觉得呢?

  【刘兴亮】我做一个小调查吧,我看看现场朋友都支持谁,支持QQ的举下手,支持360的举一下手,两个都不支持的举下手。到底我们做事情有没有用?我要说的是我们还是要给他们点压力,李刚都表示压力很大了,我们这几个人在这呼吁,也有很多人说风凉话,你们能干点啥事儿?就几杆破枪,我们每个人面对这样事情的时候,都应该尽到自己该尽的责任。他们两家在用户的电脑上口水喷来喷去,所以说我们所有人都是应该尽自己一点力量,我们这个行业以前是非常干净的产业,但是现在发展到这个地步,让90后,00后到底敢不敢进入互联网行业?你说最大的两家都成了这个鸟样了,其他人怎么办?所以说我们还是应该接下来我希望在胡总编带领下,大家去做更多的事情。

  【胡延平】我们是想到一起了,我做一个补充,有些问题是面上的问题,但从我们来讲,有些出发点,我们其实不想介入到每个企业具体的事里面去。我们是希望能够说,我们行业能够大家怎么样往前走,包括我们怎么样能够建设性的去推动,保护用户权益,然后晓东刚才讲说我们互联网变成了他们的互联网,很多人如果仔细看会明白我们深层次的考虑,就是每一个公民在互联网上的权益,这是不是一个问题,是不是已经遭受到严重的侵害,而此时此刻是企业和企业之间的竞争重要呢?企业之间的恶性竞争重要,这个行业的垄断问题重要还是说每个公民在互联网上的权利重要?尽管我觉得怎么样怎么样,这里面有很多事情,但是我希望说通过这么一个行动,然后唤起所有人,尤其是用户,我们对于自身权利的控制,对于互联网上的知情权,选择权,对权利的维护,我们不能麻木。和我们有关系的是我们每个人,四亿多互联网用户,作为一个公民在互联网上的权利是不是得到了捍卫,这个里面具体我想大家都明白为什么讲这些话。不仅仅是因为今天这件事儿,只不过今天这件事儿让四亿多人都知道,甚至让十亿多人都知道。

  【主持人】刚才让他们每个人都说了点,实际上我们今天这个会不是让他们五个人在台上把他们的言论说出来,我们今天IT龙门阵的基本原则是我们讲道理和讲正义,每个人都可以发言。所以我们就算做不了什么,我们也应该把我们该做的事情做好,这是我们今天做这件事情的核心,接下来我会鼓励大家踊跃发言,把想说的说出来。

  【现场听众】我是一个互联网创业者,我觉得360和QQ他们之争这件事儿,我没有仔细看过他们怎么个竞争关系,但是从这两个公司做这个事情上来说,因为360他做的尽管说他绕弯路,最终有自己的商业目的,但是我觉得目前来说,我还没有感觉到他做了很多不利于我的事儿。但是我作为一个IT创业者,而不是用户来说,我觉得可能有的时候腾讯这边做的可能他不会给小公司生存的机会,目前我还没有看到360他很快的复制一个小公司的一个创意,但是这个不仅仅是腾讯,比如说一些大的门户,很容易就你的创新会被大的公司复制。我觉得刚才说那么多,我们的互联网需要一个净土。

  【主持人】你没有竞争怎么有净土?

  【现场听众】都是一些垄断的,都是大的财团,有资本运作的一些企业,他们都把市场垄断了,小的团队他根本没有生存的空间,你说没有竞争他能不垄断吗?所以现在变成大家在叹气,这几个大的巨头在这儿来回争,我觉得这个很正常,这件事儿我支持360,因为360并没有对小的团队竞争,它是跟大的对手竞争。

  【主持人】还有要发言的吗?

  【现场听众】我想问一下腾讯和360往下面发展,他们有一方会低头吗?会有一方首先考虑到用户的利益,而把自己的利益放在后面,首先作出表率吗?

  【曲晓东】往下的事儿基本就看不到了。

  【主持人】但是您觉得我们是不是应该持续关注和持续治理和持续说这件事情?

  【曲晓东】大家对于整个互联网的信誉降低了,互联网不管360还是腾讯,都不怎么样,那就是整个互联网业不怎么样,互联网这帮人都不怎么样。我们都是吃这口饭的人,我们将来争取用户的时候,在用户对你也是对你的信任感也会降低,所以其实这个事儿是损害了整个互联网的形象。

  再补充几个观点,第一个,为了商业利益这本身没错,但是为了商业利益不能损害用户权益。第二,垄断本身没错,谁不想垄断?但是利用垄断地位打击竞争对手这不对。垄断是很有能力,很有欲望,很有机会做邪恶的事儿,但是如果说我们在座的每个用户都是挣着眼睛的,都是警醒的,如果市场的竞争机制是有效的,而不是失灵的,那么对有效者就是个制约,用户如果清楚知道自己的权益在哪里,他也会对企业产生反击的作用。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今天讨论就有意义。我们在媒体上经常的对他们进行一些抨击和监督,这都有一定的意义,不能否认这一点,他们也得关注舆论的力量,所以我觉得,还是有点价值的。

  【胡延平】我有个建议,我们可不可以说大家看热闹,看故事,谁把谁怎么着了,这个事儿不重要。而且大家要回到整个这件事情最源头上,它真正问题的根源在哪儿?是什么事儿把这个事儿引起来的?那个问题解决没有?要想这个事儿。那么迄今为止我们谁听到了当事双方也好,有关方面也好,谁曾经说了一句话,我的软件不去扫描电脑,我的软件会把无关模块都去掉,我的软件一定要有维护用户的隐私权,那就意味着这个事情不管是有关方面也好,不管是当事的也好,没有一个人真正的说我是在维护用户的权益。

  【主持人】胡老师话就一个意思,中国软件没规矩。

  【胡延平】中国软件没有规矩的原因不在中国软件,这是另外的问题。我希望这个事情所有用户不要看别人的热闹,其实这个事儿是自己的热闹。

  【项立刚】我说两句,我稍微扯远一点,从五四以来我们的人都没有敬畏之心,我们思想家说社会怎么怎么不好,他照样可以拿着政府的大洋,他照样可以去几个老婆搞婚外恋,这种结果是什么?这种结果就是我们都没有敬畏之心。这种互联网表示的很明显,只要一得势,所有的用户这些东西都成了自己的棋子。说到这儿的时候我想跟大家说一句,我们去抨击360,抨击腾讯,想想我们自己,有一天你得了势,是不是你也会这样?这是很重要的事情,我相信他们那些人曾经也年轻过,也有和我们一样的理想,但是一得了势,得了势以后,要把企业做大这都是没问题的,需要有一个底线。其实我们已经预支了我们很多子孙后代的东西,不但把他们的矿产挖出来了,把他的空气破坏了,然后我们把我们的子孙后代有一个稍微平静一点的环境弄没了。这样下去,我们永远不会幸福。我们把太多东西都预支了,把太多东西都拿出来花掉了,这件事情是一个犯罪的事情。这个事情以后等我们老了,不要等我们老了,等我们孩子大了,他就会觉得你们这一代人是很混蛋的一代人,因为你们做的事情太不像话了,这些东西会害了后代。所以说实话,我们回来看看,所有的企业不管大企业小企业,都有问题。

  我昨天晚上在家里,原来我电脑装了一个金山网盾,我说我也装一个360,一装的时候金山网盾就跳出来说有非法程序要删除,要停止装非法程序,我继续装,然后360又开始报警,说发现非法程序。不仅是这件事情,大家都在这么干,都觉得无所谓,当然到腾讯,腾讯可以把几千万用户拿来做人质。如果我们最后的结果大家都成这样,那么我想很可能我们付出的代价就会更大。所以我真是希望不是他们这些大姥们,我们自己想想,不能把我们子孙后代的资源都预支。

  【张鹏】我说两句,我觉得这事儿项老师说拉远点,我还给扯回来,咱们集中在事情我们要说它什么。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感觉,我们对这里边情况还比较了解,这场战争我觉得我们可以把它定义成一个最后是一个失控的战争,双方谁都没赢,而且谁也不可能赢。为什么我们现在要去探讨这些东西?刚才咱们谈了说底线,谈了很多规则,垄断并不行。我们现在出来指责腾讯的垄断,这个是有偏颇的,它是一个企业经过十多年的努力,赢得了这样的市场份额,但是你不能说它是邪恶的,你可以说这个企业有权力争取市场垄断,别的企业也可以合理的挑战垄断,这两个合理就是规则,就是咱们说的底线。这些规则和底线由什么构成,你对用户的一些基本的评判,用户权力基本保证是要有。

  这个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两家企业都受到了一定损失,它其实是一个中国整个互联网的损失。我们看到两家都有自己优秀基因的企业,360整个颠覆了网络安全行业收费模式,创造了一个新的模式,让很多人免费用到了安全保护。腾讯做了一个有六亿人用的软件和客户端,不能因为这件事情让我们把他们全都否定。如果顺着这个方向再往下,我们整个互联网氛围就有问题,为什么要拉回到用户权利上,你应该遵循什么竞争,遵循什么去垄断和合理挑战垄断。今天下狠手,明天会到自己身上。出来混都是要还的,你今天下的狠手,如果明天这个事情没有规则,还是会回到自己身上,这是我们要去说说,也不仅是我们站在用户上,这帮企业也应该从这个角度思考。

  【主持人】您的意思是两个好孩子争夺天下第一恶人,这件事儿本身就是错的。有人想发言吗?

  【现场听众】我作为一个网民,听了几位老师讲的非常有道理,我想问一个问题,其实这件事情发生以后,我作为网民觉得自己很无助,刚才胡老师提出几个权益我也非常认可,但是你投诉也好,做事情也好,觉得自己也很无知,像被人家欺负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如果将来还会发生这种事情,我们网民应该做些什么?国家立法也好,我觉得现在都很欠缺,五位老师对这方面有什么建议?谢谢。

  【曲晓东】这个事儿我觉得很无奈,怎么讲,其实大家看这次事情怎么解决的,是一个强权出来说你们俩歇着吧,都有错,其中你错的是一二三,你的错是一二三,如果这个事情没有说明白,这个事情还会发生。或者说这个事情因为太大了发生了,政府强权给扼制住了,如果不是这么大的公司发生这个事情没人管,谁让你没那么大的势呢?如果那样那不是很悲哀吗?难道我们的权益只有QQ和360吗?哪个权益被侵害了,难道不应该被维护吗?但是政府是谁大解决谁,小的就不管了,那这个事情等于没解决。为什么呢?没有规则。大家都说规则,到底什么是规则,你能描述吗?胡延平认为的规则和我肯定不一样,如果规则在每个心目中都不一样的时候,意味着每个人都可以按照自己的理解解释,那就是没有规则,还是没有规则。那怎么办?其实就是说胡延平干了一件事儿,他这个事儿可能非常原始,非常初级的规则,他说有五个权力,是不是五个权力呢?可能不一定,可能真正的有十个权力,或者有一个权利不是,但是不管怎么,他等于先提出一个靶子,说有五个权力,我们一看也没有补充,也没有反对,那你们认为这五个权利对吗?你们要认为对你们就跟我们一块儿天天嚷嚷这五个权利。假如说双方都起诉了,假如在判案的时候,法官或者是律师引述了这五个权利,那这个事儿就进步了一点点,没人引述,那我们就瞎掰了。假如说法律不引述,我们看下一次马化腾出来接受采访时候,他的解释这五个方面的权利有没有侵犯,那我们也成功了。如果他们仍然讲他们的道理,我觉得我们仍然是没有成功。但是如果所有网民跟我们一块儿都去较真,每当说用户权就说这五个权利,那我们就制约了他们。

  其实已经制约他们,在这件事发生之前,包括MSN,包括新浪谁能想象我能在QQ那块儿抢一杯羹?但是大家看今天的新闻,新浪UC要跟MSN合作了,为什么?胆大了。大家看到有可能,这事儿有点可能了,这是什么呢?这其实就是腾讯没有守规矩,没有守游戏规则,受到了一个惩罚。你给别人机会,所以这个规则还真是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维护它,有点可悲,但是也是一种希望。

  【项立刚】我可以给大家介绍一下电信行业它的做法,大家都知道互联互通吧?以前电信运营商相互之间互联互通,比如我是连通的,网通不让我通,这个政府是开过高额罚单的。第一,把领导干掉,这个我自己亲历过,曾经我报了一个省级公司的老总,最后导致了这个老总被调到另一个省去当老总,虽然是去另一个省,但是他本来是在很好的省,调到了一个他很不愿意去的省。跟他一谈话他就哭了,不愿意走,不愿意走也不行。虽然好象也是平级调动,但是也是受影响。我想是这样,我对这件事情,我一直呼吁政府要开罚单,为什么呢?其实规矩我们可以从这些条例,可以从不正当竞争法里找到很多规矩,但是必须要出手,因为以前在电信行业,兰州一个地市公司老总,下令把26万户的手机断了几个小时,结果这个人怎么处理的?把他撤了,就做了这么个处理。过了两年,他又被提了省公司副总。后来政府下了决心,开了高额罚单,撤了领导人,我想这件事情它是很多的,包括今天国家已经开始要做信息安全的条例,在这里边我是觉得我们可以有更多的呼吁,把这些东西要加到政府的规章里边去,这些事情做到了以后,还是会有作用,这就需要我们大家所有人努力,让政府知道我们到底是哪些东西,不是变成很虚的东西。

  【刘兴亮】我再说一下刚才这个朋友提的问题,就是说我们应该怎么办,不光是互联网行业,我们每次被中国移动扣了几十块钱,想想几十块钱算了吧,这次360和QQ轮番把我们电脑强奸很多遍,我们想想算了吧,我的损失也不好鉴定,律师我也请不起。但是如果大家都去这么做的话,那他就会继续强奸你,不停的强奸下去,那怎么办?我们每个人看见周鸿祎也嚷几遍,看见马化腾也嚷几遍,看见政府官员也嚷几遍,我们的权益就有可能得到保证,所以我们应该做一点自己该做的事情。

  【主持人】有发言的吗?

  【现场听众】我替360说一句话,咱们知道扣扣保镖出来以后,它应该是360的第五个孩子,这五个孩子谁对QQ下手了?就是第五个孩子。人家五个孩子,最小的孩子把你家玻璃打碎了,你把人家五个孩子都抽一遍……

  【主持人】你比喻不错,但是你划的是我们家宝马车。

  【现场听众】我们家孩子谁不对你砸谁去,这是我替360说的一句话。然后我替腾讯说一句话,我替腾讯说是这样的,腾讯和它的用户之间形成一种关系,我给你提供服务,你看我广告。360做了一件事,让整个利益都平衡了。比如一个公园有个前门,收门票五十块钱,从后头跳过去不花钱,360就做了这么一件事儿。我第三个说的是咱们互联网里头谁有资格做老大,就是说你是有技术,有产品还是你要有德?

  【主持人】我反问一句,为什么互联网要有老大呢?

  【现场听众】这件事儿因为腾讯不断的扩张它的帝国,它是怎么发展的?他把一个产品,一个产品都捆在它的QQ上,它不断扩张,而360卸它的时候是一下几十个。所以谁能做老大,是一个能让大家心服的人。

  【主持人】还有人上台说吗?

  【现场听众】我第一次讲话不是讲的太明白,主要是我能力有问题,其实我的意思是这两家公司没有错,而且我觉得是件好事儿,原来一直是腾讯在垄断IM市场,360出现之后,使得杀毒服务变成免费了,然后由于这场争夺,使得像UC,MSN敢于跟腾讯竞争了,我们互联网市场,包括整个世界的IT产业,并不是垄断的,它最终会形成几个强大的公司在市场当中,只有达到这种局面时候才会出现我们说的公平,如果仅是一两家公司垄断,肯定是不行的。所以我这里面,当然我们的网民呼吁是有一定作用的,但是最根本解决这个问题是我们应该更加扶持一些小的公司一些成长,比如说你像IM,我们知道国内的IM几十种,为什么我们非得用QQ,QQ、360做的没有错,它本身提供的就是免费服务,我现在不让你用了怎么样?当时你免费选择了我,就像我们,一个电视台,你习惯了我每天八点播放电视剧,但是我今天播放晚会怎么样?因为我给你的是免费服务。所以这两个公司没有错,整个这个事件对以后行业的发展是个好事儿,我希望这个事件能够让更多公司起来去争夺这块儿市场,只有更多的公司进入之后,这个行业才会更多规范。

  【胡延平】我有一个补充,这个事情大家如果是看客的话可看点挺多的,但是我还是有些建议,我们所有的人是不是可以少看一点别人的热闹,多看一点自己的热闹,这个事儿实际上是我们自己的热闹,相当多的用户不一定充分意识到,这个事情真的是我们自己的热闹,而且在看自己热闹的时候,我觉得我们所有的人都希望政府出面,我们有关部门怎么样,其实我告诉大家不可能,只有谁能解决这个问题呢?只有我们自己,我们每个人都不相信自己,然后包括问到怎么做能够维护用户权益?我告诉大家,如果所有用户都异口同声说我只用网页版的QQ软件,你必须把相关的功能去除掉我才可以使用,如果有相当多的用户行动起来,我不相信这个问题解决不了。如果360用户说你的软件只有把电脑格了我才卸掉,你的软件我就不敢装了,这就是市场对企业最好的惩罚。包括我们所有的媒体,如果我们的媒体真的不去看热闹,而是站在维护用户权益这种角度去持续追问这件事,我就不相信最后这个事情还在那挂着。最后它是一个制衡,必须有一些力量,来自用户的力量去制衡这样的一种东西,不管是在市场经济也好,民主的社会也好,必须有一种制衡,否则它永远肆无忌惮。

  【现场听众】我有三个问题,第一个这次我们看到的360和腾讯的斗争,不见得是两家公司的斗争,而是两家公司水军的斗争。我们现在听到的互联网内容,是他们水军的声音还是我们自己的声音居多呢?这个是很困惑的事儿。

  【刘兴亮】这个确实是需要研究的问题,水军已经成为核心竞争力了,现在谁的水军多,谁就掌握了话语权。前段时间还有蒙牛伊利公关事件,我觉得确实它阻碍了我们进一步发展,让这个行业变的更加不干净,所以在这方面我们应该想办法去除这个毒瘤。

  【现场听众】我补充一点,记得去年在开全球传媒大会时候,当时新华社有一个观点,说现在互联网信息是无比的充足,像过去采取管制方式已经行不通了,现在无论是国家还是企业,还是说掌握的喉舌,都是采用倾销内容的方式来应对目前所谓的传播领域,其实这样的话应该是挺无奈的方式,这个是我的一个困惑。

  第二个问题,问360和腾讯之间斗争背后的一些根本性东西在哪儿?可能是体现五个权利方面,也可能体现在其他方面,这一点我想到一个事情你看我们看美国互联网,他们每年都会有大量的收购,收购一些很有创新性的小公司,但是中国的互联网界这个现象是非常少的,所以我的困惑是到底我们本身国内的这些互联网创业公司本身创新度不够还是已经成为互联网这些巨头公司本身开放心态不够,还是本身我们中国互联网商业社会里面,这些创业团队的职业精神不够,比如收购以后他们全跑,这些问题到底是反映我们本身互联网这个行业,又有哪些本质上的缺憾?我看周鸿祎写的一封信,都是360跟腾讯谈过投资的问题,一个是不愿意投,另一个觉得也是对方不愿意投,这个我想在国外,假如说通过一种资本纽带,很多是不存在这种问题,为什么在国内发生?

  【刘兴亮】主要是我们版权一是不够,我自己研发不出来,我可以去他那挖来,还是我们整体这方面意识没上去。

  【张鹏】我补充两个,关于说创新性小企业面对大企业怎么样。因为我知道有这么一个故事,某个大企业,他一个很好互联网创新应用出来,他觉得不错,一般三步,第一步过去先跟这个团队说,我可以买断你,二百万把这个买断,后边就是我的事儿了。说这不行,那还有一个办法,我把你放到我的体系里边,但是我得占你20%的股份,然后这分成是你拿一,我拿九,其实你算算比那个合算。说你这还不行,你觉得肯定应该有更好的了吧?那OK,我把你人都挖走。你这就没法办了,在中国互联网确实现实存在这样的方式,你说这个在国外存在不存在,确实是要少一些,为什么?我觉得这是个政府文化和氛围相关,再加上中国互联网所处的发展阶段,要不就是你的产品还没有创新到让他离了你没法玩,我们说氛围环境,这个东西是没法控制的,我们抱怨腾讯模仿抄袭,你说腾讯QQ邮箱量有很大,你不能说它是抄袭,它是创新。我们如果要想把这个事儿回避,也许在国外是有共识的,大家在心理上有个底线,有个信仰基础。中国你别跟他谈这个,你怎么没底线,你怎么没道德,你得说什么叫抄袭,什么叫模仿型创新,划分出来,然后大家都有这么个认可,这个就能够把它真正说到位。

  【曲晓东】我再补充一下,不要去抱怨环境、政府、市场任何事情,你永远只能改变自己。五毛党的存在它是客观事实,那你怎么办?封杀自己的分辨力,社会的发展就是说,你社会越成熟,越民主,作为一个公民,你只能提高自己的分辨力,你不要指望别人不来误导你,这是第一个问题,它会存在,你自己增加分辨力吧。第二个问题,还是你的创新不够。仍然有很多,包括腾讯在内,它仍然收购了很多企业,还是你的创新的东西有足够的价值,那么中国有很多小企业所谓创新是什么?你也不过是模仿了美国的什么模式,你凭什么让人家腾讯不模仿?你的东西是不是真创新,还是要补充自己。再补充一点,说那五个孩子不对,等于是周鸿祎带着四个兄弟砸人家玻璃,现在一看想砸马化腾家玻璃时候,临时收了一个小弟,你上,砸完玻璃之后,要赔罪,你去坐牢,兄弟们替你兜着,马化腾看明白了,你小弟新收的,那不行。所以马化腾肯定不这么想,所以周鸿祎没那么善良,马化腾也没那么傻,但是确实周鸿祎砸玻璃砸的是有一定道理的,他的那些服务是用户需要的,你比如说我就是不想看广告,我明明用的是你QQ聊天,你为什么非得让我用那些插件?我不想用那些,你非得捆绑一块用,周鸿祎提供一个功能,你可以选择性的安装。这里有很多问题,周鸿祎这么干到底对不对,马化腾的QQ他能不能单方面的因为你用了360就停止你的服务?这个事儿到底对还是不对?扣扣保镖到底是不是木马,是不是外挂,腾讯到底有没有侵犯用户的隐私,有没有扫描他不该扫描的东西,这个事儿应该讨论。周鸿祎不是说国家权威部门的检测要出台吗,政府不说话是正常的,媒体的第三方评测呢?你只要敢评我就敢看。这个时候我们可以逼着媒体老大,你不是说你代表媒体第三方吗?

  【现场听众】我从另一个角度看,从开始来说,这是一个不平等的两个对手之间的,360找腾讯是完全不成为对手的一次较量,这个结果现在基本可以看出来,我想问的就是未来会怎么样?从未来角度看,中国互联网企业肯定会在多领域不同角度产生竞争,而腾讯它的产品现在是比较全的,但是从未来的话,十年二十年以后来看,这四家现在已经有很多领域在竞争了,未来会出现什么情况?底线在哪里?现在已经触及到这样的底线了,未来会怎么样?而用户在其中会有什么作用?最后国家为了自己整个互联网的一个格局,中国互联网企业肯定要面对世界,国家战略会怎么样?这几家从资金量来说,公开数据是腾讯今年到明年会有55亿美金的现金流,而在国际上并购来说,腾讯现在已经是世界第三大互联网企业,未来阿里有可能超过腾讯,而这种级别是有可能阿里有可能挑战世界第一大互联网企业,而中国的互联网企业走向世界,这个问题只能用时间检验。

  【主持人】其实IT龙门阵最后并没有希望给出结论,我们希望每个人多思考问题,多作出自己能够独立判断的选择,多能够自己主张自己的权利,因为刚才几位老师都说了,如果你自己都不主张自己的权利,指望政府下命令管,或者指望前五位自焚不可能,只有每个人都拿出自己的道义的正义往前走这一步,我们大家才有最好的结果,感谢大家参加IT龙门阵,今天到此结束!

(来源:TechWeb.com.cn)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您好,欢迎您发表评论!  (言论仅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订阅新闻  和讯微薄  添加到收藏夹  反馈意见

 

腾讯科技 | C114中国通信网 | 飞象网 | 中国家电网 | 挖贝网 | 手机中国 | 51nb专门网 | 科技讯 | 移动Labs | 通信世界网 | CTI论坛 | 赛迪网 | 新华网科技 | 中国软件网 | 中国质检网 | 通信产业网 | 比特网 | 支点网 | 上方网 | 小熊在线 | 速途网 | 易观网 | 慧聪家电网 | CNET科技资讯网 | 睿商在线 | 钛媒体 | 安卓网 | 光电新闻网 | 百道网 | 人民网IT | 安智网 | 手机之家 | 环球家电网 | 新网 | 网秦 | iPhone威锋网 | 亿邦动力网 | 光明网IT | 环球网科技 | 虎嗅网 | e800 | 科易网 | 中国软件资讯网 | pc6软件下载 | DOIT| 安防知识网 | 站长网 | 第一家电网 | 科技资讯网 | 驱动中国 | 华北新闻网 | 蝌蚪五线谱网 | 大公科技 | 机房360 | 畅享网 | UC浏览器 | 移联名商 | 华强北 | 中国电子银行网 | 一财科技 | XDA智能手机网 | ZDNet至顶网| 蜂鸟网| e-works |博瑞网 |央广网科技 |会计家园 |

环球企业家 | 东方企业家 | 创业邦 | 数字商业时代 | 中国经济和信息化 | 商业周刊中文版 | 光明日报 | 新京报 | 法制晚报 | 北京青年报 | 中国计算机报 | 电脑报 | 申请友链
 

新闻热线:010-85651220

招商电话:010-85651220

E-mail: it@staff.hexun.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门外大街22号泛利大厦11层

邮编:100020

传真:010-85650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