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搜索引擎需要信息民主

2008年04月18日13:49  来源: 三联生活周刊    作者:尚进

上一篇:人人都是江南春:创意面前生意不平等 下一篇:东软董事长:人民币升值帮助洗牌市场

  73.6%,这是2007年第三季度一份第三方分析报告中,百度占据中文互联网搜索领域的市场份额。尽管最新份额的数据还没有计算出来,但所有人都相信,百度将在2008年占据中文搜索市场80%以上的份额。相比Google在中文领域只有11%的现实,百度已经名副其实的接近“垄断”了。与此同时,Google在全球搜索领域的市场份额,也在2008年3月达到了56.2%。一个国家或者一个语言族群,依赖于一种搜索引擎,这已经成为了当今互联网信息领域最现实的通病。

  更重要的是,号称无所不包的搜索引擎,已经彻底成为大多数人登陆互联网后首选的信息入口。可关键词,Google或者百度这类通用搜索引擎依赖的检索核心,依旧非常生硬,伴随海量信息的严重雷同,互联网信息检索的难度实际上在悄悄发生着变化,很多时候为了寻找一条精确的信息,需要在通用搜索引擎机器检索之后,再手动甄别性的翻捡一遍,尤其是一些流行性词汇和IT性内容,几乎前10页的机器检索结果都是无用的,除了过时新闻,就是信息垃圾。正是面对这种通用搜索引擎不够智能的互联网现实,越来越多垂直搜索引擎凸现出了自己的价值。以搜索旅游信息为主的SideStep,拥有19个垂直门类的Looksmart,还有只关注健康搜索的Healthline,美国市场在最近18个月内出现了一大批只针对单一领域的垂直搜索引擎,填补Google这类通用搜索的缝隙,成为了垂直搜索的博弈空间。

  针对单一领域的信息搜索,借助定向性优化,以及对使用者习惯的智能分析,至少垂直化思路解决了目前通用搜索引擎暴露的诸多细节问题,更重要的是,这些垂直搜索引擎的出现,从信息权利的均衡民主化上,成为了当今信息世界不可或缺的商业补充。2006年10月从百度首席技术官岗位挂靴的刘建国,也注意到了垂直搜索的机会,作为国内最早一批研发搜索引擎的程序师,这位昔日北大计算机系的老师,选择了自己创业,来打造百度、Google、搜狗,这三大国内通用搜索引擎之外的新可能。他的爱帮网在2007年4月拿到了顶级风险投资商Matrix的500万美元,并且选择生活,作为自己垂直搜索的专注领域。之所以选择生活作为切入点,是因为在通用搜索中有将近60%的检索都是针对生活的,同时生活也是跟消费最为贴近,很容易转化出商业价值。按照COMscore和TMB的预测,未来通用搜索的年增长率是14%,而生活搜索有24%。爱帮网这类新兴的垂直搜索引擎,能否改变目前人们对于通用搜索引擎的依赖,目前中国互联网搜索一只独大的局面能否被改写,为此我们采访了爱帮网的首席执行官刘建国,这位昔日百度搜索技术的缔造者。

  三联生活周刊:百度占据了国内搜索市场70%以上的份额,Google在全球则超过55%。巨型搜索引擎对于互联网信息访问的控制力越来越强,是否已经形成了垄断的苗头,新兴的搜索引擎还有机会吗?

  刘建国:目前还无法定义垄断,信息是流动的,瞬间就可以流向新的源泉。我认为信息检索领域还有很多机会,目前控制搜索市场的巨头都走的大而全路子,根本无法满足用户的细分要求,你输入一个关键词,跟同样其他输入查询者,都最终获得一样的搜索结果,千人一面的信息同质问题严重,这是不合理的,也是不能满足互联网以人本为中心的思想。现在搜索商业模式存在着很多信息噪音,精准广告的商业模式压过了信息检索效率的技术追求,这就是我做爱帮网的动力。

  三联生活周刊:作为百度以前搜索技术的核心设计者,你认为搜索技术本身是否已经到头了,还有多少再进步的机会?

  刘建国:搜索技术再升级的机会永远存在,因为互联网带来的信息文明随时在进化。目前互联网世界形成了两种流派,一派是Google,崇尚机器搜索的算法套路,另一派则是facebook崇尚的以用户自我堆砌创造的关系型信息检索,很难说哪种更好。但是Google代表的机器搜索引擎,确实已经构成了现在互联网文明的入口,而且我认为信息入口的取向不可能改变。我创业的爱帮网恰恰就是希望坚持搜索作为入口的基础上,深入切入到垂直搜索上,让毫无节制的信息世界,形成以人本生活为基础的分类,这样就能在兼顾搜索算法的同时,更能倾听网民信息行为的细节。

  三联生活周刊:很多人已经忘记了新浪创始人王志东,你作为百度前任首席技术官,跟王志东一样是程序员出身,并且也离开上市公司再创业。包括搜狐前任总裁古永锵,以及搜狐前总编李善友,都没有走出再创业后的超越老东家,你如何看?

  刘建国:这确实是需要总结的问题,你会注意到所有再创业的人,都没有选择以前公司的业务模式,包括我融资500万美元创立爱帮网,也没有把自己的搜索技术放在那种海量搜索上,而是将搜索技术引入到生活实用性上,作成一个信息获取的工具。我认为中国互联网从商业规律和人文生态上,都没有成熟,没有形成以技术推动的进步,更无法形成跟随技术变化的商业新陈代谢。于是我们看到很多第一代互联网公司因为上市了,就可以挂在股市上吃老本,而那些有技术的年轻人却苦于创业投资上的困境。

上一篇:人人都是江南春:创意面前生意不平等 下一篇:东软董事长:人民币升值帮助洗牌市场

(责任编辑:鲍有斌)

 

[发表评论] [复制链接] [收藏此文] [打印] [财富速递] [RSS]

我来说两句
谁在说
用户名: 密码:   全部评论>>
  全部评论>>
热点
推荐
商讯
热点新闻
热门评论
热门事件